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87、转了性子

这顿饭,石三勇没打别的主意,完全就是叙旧,毕竟关系都是处出来的,时不时地一起吃个饭坐一坐,感情就会加深一分,若是每次吃饭都要说事或者请人帮忙,谁还跟你来往啊?由于有徐倩在场,他连邵和平都没叫,免得尴尬。

其实有个事情,张劲松是很好奇的,石三勇现在是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不可能跟安青县公安局的人不认识,怎么他到安青的那次,也没见他提到过一句在县局有熟人的话呢?他很想问问,却又觉得还是不问的好。

由于和石三勇这顿饭没怎么喝酒,而中午的酒意也消退了不少,心中又想着武玲的事情,所以回到家中,张劲松毫无睡意,很想再打一下武玲的电话,看看她接不接,然而又想到自己跟徐倩在一起,不能这么不厚道。

在沙发上坐着,随便开了个电视频道,张劲松身子往后靠着,一脸疲惫,眉头情不自禁地皱了起来。

徐倩发现了他的烦闷,抓起他的手,放在掌心轻轻摩挲着,轻声道:“一天了,给武玲打个电话吧,这么长时间,有什么气也该消了。你是男人,大度点,不管谁对谁错,跟她道个歉,哄哄她。”

张劲松没料徐倩会说出这个话,转过头,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徐倩就放开他的手,双手捧着他的脸,轻轻揉搓着,脸上荡漾着甜蜜的微笑:“别看我了,赶紧打电话吧,我去洗澡。”

“一起洗。”张劲松也笑了起来,不让徐倩继续说话,便又道,“这房子卫生间还是太小了,只能洗淋浴,要是能装个浴池多好啊,洗鸳鸯浴才尽兴。”

徐倩明白了,张劲松此时此刻不想谈论跟武玲有关的事情,她也不去深究这究竟是他心中气没消,还是因为要照顾她的感受所以才这么说,反正张劲松能这样,她还是很高兴的,虽然嘴上劝着他给武玲打电话,可如果他真那么干了,她心中毕竟也有点不是滋味哈。

洗澡的时候,自有一番温存略去不提,张劲松心头的烦闷少了许多,他觉得武玲和徐倩都是爱他的,可是,武玲只是爱,而徐倩呢,除了爱他,还理解他,懂他。

躺到**之后,张劲松抱着徐倩,动情地说:“倩姐,我会永远爱你,永远都不离开你。”

徐倩吻了他一下,道:“我知道的,我相信你。”

......

第二天中午,徐倩给张劲松分析了一下覃浩波为什么要找他的原因,开发区纪工委书记这个位子市纪委很有发言权,而木槿花现在是市委组织部长,在来随江市之前,木槿花还是省纪委的人,而且随江正好归她负责,她和市纪委秦书记是熟人,真要肯帮忙的话,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人家木部长凭什么帮你呢?

对这个事情,张劲松也觉得很头疼,可是昨天给徐倩夸了口,不管能不能成,他总要跟木槿花提一提,在他想来,大不了有别的合适的位置,把覃浩波调整过去得了,也算是还他一个人情。况且,自己回来市内了,怎么着也得跟木部长汇报一下思想动态不是。

和张劲松吃过饭,徐倩便去了白漳。而张劲松就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回市里了,没地方吃晚饭。

木槿花早就习惯了张劲松这无赖的作风,笑骂了两句,却也答应了晚上和他一起吃饭。不过,晚上吃饭并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几个人,都是市里几个行局的。木槿花作了介绍,张劲松就知道,这几个人,怕是紧跟木槿花了的。

由于有这些人在场,张劲松就不好帮覃浩波说什么了,只是喝酒吃饭。席间,有人提到徐倩在安青县闹出来的事情。

张劲松无奈,便把当时的情况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说明。他都已经做好了挨批评的准备了,却不料木槿花不仅没批评,反而还表扬他了:“劲松还是很有担当的。”

张劲松就有点受宠若惊了,那事儿跟有担当扯不上关系吧?不过领导这么说了,他自然是不好反对的,便谦虚了两句。

木槿花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心里还是有点自豪的,不管他有什么背景,他现在都是我木槿花在随江的班底啊,而且是最坚实的那种。

酒足饭饱,由于明天上午要开会,张劲松便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连夜去安青了。

星期一,安青县政府。前来找张劲松汇报工作的人一下就多了起来,要说当初拿下民政局长只是让一部分人害怕,而另一部分人还不是很服气,那么借着徐倩的势一下子将公安局长给搞得被免了职,那真叫一个霸气侧露。张劲松分管的部门中,那些还没来汇报工作的,今天居然都来了,甚至连烟草公司这种垂管单位也坐不住了。

对这种情况,张劲松有点意外,却也乐见其成。

自己得罪了政法委书记左正,却让下面的人都心惊胆颤,这也算是一种收获了。这个事情,不能简单地说值不值得,反正今后的工作中,少跟左正打交道就是了。他倒不是怕了左正,左正现在虽然还是县委政法委书记,可没再兼着县公安局长了,那也就相当于老虎没了牙,就算他想报复,也少了许多手段,只不过,他到安青的时间太短,可这短短的时间内,惹出来的事情又太多太震撼,若是还不知道收敛锋芒的话,恐怕县里大部分领导都会对他不放心了。

张劲松下来安青是干工作的,可不是搞斗争的。干好工作是目的,斗争只是必要时为了达到目的而使用的一种手段。

这一次,张劲松没有再冷落谁,但上午要开会,他就让郑举安排好,下午再按顺利听取他们的汇报。其实那些家伙也知道上午县政府领导们会开会,早早地跑过来,并不是要马上给张劲松汇报,而是表明一个端正的态度。

对于这种心思,张劲松是心知肚明的,对这些部门负责人,他没再摆什么架子。一个下午,只是正常地听取着一个又一个的汇报,基本上都会勉励几句。以前他对谁好冷落谁,那是为了一打一拉,现在他的威风立起来了,倒是不必再吓唬他们了,摆出一幅平易近人的样子来,更容易让下属安心地开展工作。要不然的话,下面人心惶惶,总是在担心着自己哪一天会不会被张县长给搞掉了乌纱帽,谁还有心思干工作?

不过,尽管张劲松努力表现出了对同志如春风般温暖的的态度,可那些汇报工作的人还是心悸得不行,特别是像林业局之类以前态度不怎么端正的部门的负责人,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有心在汇报完工作之后请张县长吃个饭,却没那个胆子开口相邀,一个个只在心里想着,张县长这会儿很好说话,谁知道会不会背后下刀子呢?

张劲松知道自己现在在安青县广大领导干部心中的形象已经被妖魔化,短时间之内是别想扭转了。他也不在乎,反正在市里的时候就名声不好,到了县里,再坏又能坏到什么程度去呢?俗话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说不定自己的名声坏到这个程度之后,就会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在不久的将来,坏名声变成好名声也未可知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