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88、说话不经大脑

郑举道:“有关农村经济发展方面的工作。”

“唔,你看着安排。”张劲松点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等了一秒钟,却见郑举并没有退出去,便看着他道,“还有事?”

郑举就笑着道:“老板,今天晚上去哪儿吃饭呀?”

张劲松就有点奇怪了,看着他没出声,平时自己有应酬就出去吃,没应酬就在安青宾馆随便炒两个菜,郑举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郑举就解释道:“今天您一个下午都没休息一下,晚上得找个好地方,补充下营养......”

看着郑举眼里那难掩的兴奋之色,张劲松顿时就明白了这小子的心思。他这是看到今天那么多人过来汇报工作,觉得老板威风了,想庆祝呢。靠,这小子被几个部门负责人一吹捧,恐怕现在都飘飘然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吧?到底是年轻啊,沉不住气!想到了这一点,张劲松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盯着郑举道:“补充什么营养,啊?”

郑举没料到张劲松会是这个反应,没弄明白自己的话是怎么说错了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口了。

张劲松见到郑举这不知所措的模样,就在心里摇了摇头,这家伙悟性还是差了点,反应还是慢了点,政治敏感性也欠缺了点。今天这么多人跑过来汇报工作,搞得热闹非凡,会让县政府其他领导怎么看?这种时候,还想着庆祝,真是轻狂得没边了,简直就是个猪脑子。

都当了这么长时间秘书了,这点眼力劲也没有,真是笨得可以了。张劲松心中不爽,可一想,还是要提点一下这小子,免得他什么时候嘴巴不会说话脑子转得不灵活而坏事,毕竟他是自己的秘书,很多时候可是代表着自己这个副县长的形象和意思呢。

想到这里,张劲松就冷哼了一声,道:“今后有人汇报工作,不要再这么大张旗鼓。这里是县政府,不是菜市场,闹哄哄的像什么样子!”

郑举这个人并不笨,他今天只是兴奋过了头,现在被领导这个话一点,顿时警醒了,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背上瞬间就起了层麻麻汗,诚惶诚恐道:“老板,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我一定谨记您的指示......请您批评。”

张劲松没有再批评他,却是严厉地盯了他几秒,然后脸色就缓和了下来:“肚子也是饿了,今天晚上就,吃羊肉去,啊,你叔叔那里的羊肉做得好,特别是羊脚,味道不错。”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张劲松虽然还不能像那些大领导那么用得羚羊挂角,却也自有几分心得了,毕竟不是第一次当领导嘛。

正小心翼翼等着挨批的郑举总算把那快要到嗓子眼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赶紧道谢表忠心。出得门来,虽然额头上没有出汗,郑举还是情不自禁伸手往额头是抹了抹,这伺候领导的活儿可真要时刻小心,任何时候都不能得意忘形啊。这次老板放过了自己,自己可得长个记性,今后说话做事之前,一定要多在脑子里转几个转,现在县里环境复杂,可别糊里糊涂给老板惹麻烦从而葬送了大好前途。

是的,现在的郑举,相当坚定地认为自己跟着张劲松,那肯定是能够博得一个大好前程的。郑举以前虽然是坐冷板凳的,可怎么说也是政府办的人,就算是对旁人的事情再不关心,却也知道县政府还从没哪个副县长有张劲松这么威猛的。跟着这样的领导,哪个当秘书的心里不自豪不憧憬呢?

......

第二天,伍大海前来汇报工作,说的果然是农村经济发展相关的情况。桥脚镇方面讨论了好几个方案,最终觉得还是要在养殖业和种植业这两方面下工夫。其实这两种办法发展农村经济,是最普遍的,至于效果嘛,有好的有差的,有人发财有人连老本都赔光了。

对于农村工作,张劲松也认真考虑过,可一时半会儿的,他也想不出什么能够让农民快速发家致富的好办法来。至于说这养殖业和种植业,他倒也不反对,只不过一想到那位到南粤省交流去了的副县长徐波所干的恶心事儿所造成的坏名声,他就有点犹豫。

当初徐波分管农业的时候,种植和养殖搞了不少项目,投了不少钱,最终却是好心办坏事,徒留笑柄而已。张劲松目前虽然还才来,没有什么工作成绩,可至少威信还是建立起来了一点的,若是也跟徐波一样在养殖和种植上栽了跟头,那笑话可就闹大了啊——前面的人都用实际行动告诉你那地方有个坑,你还要往里跳,蠢到极点了吧?

不过,下面乡镇能够开动脑筋搞发展,不管项目好不好,他都不能一棍子打死,那也太打击别人的工作积极性了。

养殖方面,张劲松觉得比种植还风险大些,倒是伍大海说的葡萄和提子的种植,貌似是个低成本高收益的项目。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顺口就问:“桥脚镇的地理环境跟气候条件,能够满足葡萄和提子的生长要求吗?”

“领导,这个条件,肯定是能够满足的。”伍大海很有信心地说,“我们那儿有些人自己家里种得有葡萄和提子,长得都好,味道相当甜。我们还请农业局的技术员走了几个村,检查了土壤、温差、湿度,这些都没问题,农业局的技术员还讲了,其实提子也是葡萄的一个品种,生长环境跟葡萄差不多。这一点,请领导放心。还有一个,我们镇政府还有个石盘农业大学毕竟的大学生,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要搞起来,我是准备让他到农大请专家过来指导的。”

“你们准备得还很充分嘛。”张劲松来了这么一句,却是不肯松口。

“这个事情关系到广大农民兄弟的切身利益,不准备充分一点,不放心哪。”伍大海的套话也是顺口就来,“我是农村出身,知道农民的苦哇......领导,这几个项目,我们都是经过了实地勘察多方论证的,可行性相当高。”

张劲松听得心中一乐,啧,这家伙嘴里居然还冒出来多方论证这个话了,真难为他了。

翻了翻伍大海递上来的报告,张劲松沉吟了一下,对他道:“这个事情,可行性究竟有多高,现在还不能下断言。你们这个思路是可取的,不过实际情况,也要多考虑,风险系数也要考虑进去,不能光盯着好处看。你刚才说的,农民苦哇,你们镇里一定要认真研究,要切实保证老百姓的利益,要稳打稳扎,不要急于求成,啊。”

伍大海就急了,声音大了几分:“领导,这个葡萄苗的移栽是有季节的,这个项目不抓紧时间上马,恐怕就要等到后年了......”

张劲松眉头一皱,脸色冷了下来,没有说话。

伍大海一下就闭住了嘴巴,心中悔恨不已,怎么一个没注意到就在张县长面前大声说话了呢?这可不是别的副县长啊。自己对付别的副县长的那一套,在张县长面前最好不要使出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