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89、难题

有了这个怨念,张劲松就没了跟伍大海继续敷衍下去的耐心了,眼皮子往下一趴,淡淡然道:“这个情况么,你们再打个报告,啊,今天就到这儿吧。”

对上别的前来汇报工作的人,张劲松就算要赶人,话也不会说得这么直接,看看表端起茶别人就会知趣地走了,可是这个伍大海,他觉得还是直接点好,一来解恨,二来嘛,也免得他假装没听懂。

其实以伍大海的作风,不管领导是暗示还是明确声明要赶人了,他都会明目张胆地赖下去。不过那是面对别的副县长的时候,真要对上了县长,他是一点脾气都不敢耍的,而现在,对上张劲松这个副县长,他也不敢乱耍脾气了,心里那个赖皮的性子还只刚冒了一下头,便马上被他给压了下去,带着深深的不甘,恭敬告辞。

等到伍大海出去之后,张劲松就又拿起报告看了看,心中颇为犹豫,这个项目,貌似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啊,如果要搞,还真得抓紧时间,因为正月间就可以移栽葡萄苗了,最迟不能超过三月份。

在移栽之前,还要选择优质苗的供应商,改善土壤环境,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和肥力,土质的疏松和保水等方面也要做好,以及土壤ph值调整到最合适葡萄生长的程度等等,这些都有大量工作要做。等这些搞好,还要在葡萄田里搭架子,那是水泥桩架,使葡萄藤长高后只在水泥桩架上攀爬,等葡萄藤长成之后,人在葡萄架下走,伸手就能够采摘到葡萄,最多也只要搭个小凳子就能够采摘。

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技术员给种植葡萄的农户先进行培训,然后还要现场指导的。这个也是需要时间来做的,技术员好请,可确定试点村之后,要召集村民开会学习,乡镇里和村支两委还有得大量工作要做呢——徐波分管农业这两年,可是把好几个乡镇的农民折腾得怨声载道,对这种大家一起搞种植养殖的事情已经到了极其抗拒的地步了。

要改变这种抗拒,不是个容易事啊。

......

因为左正被免去公安局长职务的影响,张劲松心狠手毒的名声传遍了安青的官场,至少副科级以上的干部基本上都知道这位爷不好惹了。有了这个基础,张劲松虽说还不能做到令出必行,可下面的部门,对他的话却也算得上还比较上心,让他的工作开展得还算比较顺利。阳奉阴违的人自然有,不过却没人敢明目张胆不把张劲松这个年轻的分管副县长放在眼里了。

在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够取得这种效果,张劲松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哪怕得罪了两个县委常委,那也是值得的。

这个星期,伍大海没再找张劲松汇报工作,倒是附阳镇党委书记孟冬寒带着分管农业工作的副镇长姜滋润前来了,递了份报告,目的自然是为了明年市发改委扶持农村经济发展的经费。当初吃夜宵的时候,高云凤所说的话,孟冬寒可是听了个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的,回去后自然就开动脑筋想办法搞项目了。

孟冬寒是看出了市发改委总经济师高云凤跟邓经纬关系不错的,那个经费,如果真的拨下了来,肯定少不了巨木镇,但这种好事,不管机会有多大,该争取的一定要争取,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巨木镇拿大头,他附阳镇也要分点油水出来。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次没争取到,下次有什么好事,县里总能多考虑一下附阳镇。

其实吧,这个事情,应该是镇长来跑才名正言顺,可孟冬寒因为跟张劲松是党校同学,有份交情在那儿,而且分管农业副镇长姜滋润跟孟冬寒又有一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孟冬寒自然不可能让镇长抢了这个好处,所以亲自带着姜滋润来了。

有交情就是好,别人汇报工作就仅仅只是汇报,孟冬寒和姜滋润两个人居然还能跟张劲松一起吃中饭,并且是由张劲松请客,这个待遇,还是让孟冬寒觉得相当有面子的。不过在有面子的同时,孟冬寒也有点担心,张劲松作为分管领导,却要请自己和姜滋润这两个跑项目的下属吃饭,该不会是对附阳镇的项目不感兴趣吧?

说实话,张劲松对于附阳镇报上来的几个项目还真的不是很感兴趣,他最近看了不少各乡镇的农业情况,大家都把目光盯在种植和养殖这两个方向,有几个乡镇也取得了成功,但更多的乡镇因为跟风,看到别人种什么养什么挣钱了,他们就跟着来,最终弄成了供大于求的局面,有东西没价格,搞得不死不活的。

他对附阳镇的项目不感兴趣,倒不是他对在农村发展养殖业和种植业有成见,而是附阳镇报上来的几个项目要么就没有新意,要么就是需要的投入太大,有点不切实际,不像是想真正发展农村经济,但像是只为了要到款子,并且是往多了去要。

有了这种感觉,他自然对这几个项目没兴趣了,但毕竟跟孟冬寒还是同学,孟冬寒对他又很是尊重,再加上孟冬寒又带了个女同志过来,他也就给孟冬寒个面子,请他们吃顿饭了。

以前张劲松光听魏本雄说过徐波搞养殖搞种植所闹的笑话,觉得这光靠这两样来发展农村经济不靠谱。可是经过反复思考,他觉得养殖和种植这两个方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养什么种什么、怎么养怎么种,却是大有问题的。

不管是种植业还是养殖业,想要搞起来,都要形成规模,但却又不能盲目扩大,可由于这些都是村民自愿的行为,形成规模容易,但想要控制着不盲目扩大,那就没什么好办法了。毕竟,在利益的驱驶下,谁不想多搞一点呢?

不管干什么,在尝到甜头之后,又有几个人还能够保持淡然的心态呢?许多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都是因为盲大扩大而导致破产的,那还是一个老板来决定的,都忍不住,更何况自主性非常强的几百人几千人甚至是几万人呢?

张劲松自问不会跟徐波一样一年一个新思路,今年种这个明年养那个,但对于规模小了打不开市场卖不出好价钱与规模太大了又会导致供大于求还是卖不出好价钱这个事情,他却是想不出来个解决的好办法,有点一筹莫展了。

吃饭的时候,张劲松没有跟孟冬寒多聊附阳镇的项目,却是把自己感到困难的问题摆了出来,看看这位同学有什么见解。毕竟,孟冬寒在乡镇干了多年,对基层情况的熟悉程度,绝非他这个年轻的没在乡镇工作过的副县长所能比的。

孟冬寒听到张劲松问起这个问题,倒是没去想张劲松是在请教自己,反而以为张劲松对附阳镇报上来的几个项目有兴趣,现在要先出个题目考考自己,如果答得如了他的意,那他就往自己这边倾斜一点。

“张县长,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孟冬寒略一沉吟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农村经济发展得比较缓慢,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到外面闯世界去了,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都比在家里种那两亩地要好。农村的劳动力,基本上就只剩些四五十岁左右的了。这些人都是苦日子熬过来的,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一块钱两块钱,他们都看得很重。有些人到镇上赶场,就是赶集,搭三轮车,一块钱一个人,还有很多人舍不得那一块钱,靠两只脚走到镇上的,十几里路啊,还有更远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