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90、治安情况

张劲松对孟冬寒比较失望,却也没有反感。进体制这么长时间,混到了现在的副处实职,换了几个单位,见多了形形色色的领导干部,对于孟冬寒这样的心思,也是见怪不怪了。急功近利,甚至是自私自利的人,他也不是没打过交道。

淡淡然看了孟冬寒一眼,张劲松没说什么,伸起筷子夹菜了。孟冬寒心里涌起一阵无奈,他和张劲松虽然是党校同学,可那么短时间的接触,却根本就摸不清楚张劲松的性子,他就不明白张劲松为什么对自己说的心里话毫无反应呢?

姜滋润感觉出了这两个男人之间气氛的沉闷,心想这个状态不行啊,喝酒气氛没搞起来,不适合谈工作啊。她和孟冬寒对视了一眼,然后瞄到张劲松酒杯里还有半杯酒,便伸手拿过酒瓶,往自己杯中满上了,随后端杯起身,到张劲松面前敬道:“张县长,我敬您一杯。镇里的工作,还需要您的大力支持,我跟孟书记来县里,听说是来见张县长,同志们都很高兴,一再跟我们讲,一定要请张县长到我们镇里去走一走看一看......有了您的指导,同志们的工作热情会更高,广大农民朋友的生活会更幸福。”

这高帽子戴得有点不是那么舒服,我要不喝你这杯酒,那就是不想让广大农民朋友的生活更幸福了?哼,孟冬寒跟我是同学,也没敢这么挟威敬酒呢,你这也太目无领导了吧?张劲松心中不爽,没急着表态,两眼打量着姜滋润,这个女人看样子应该快四十岁了,相貌勉强说得上有几分姿色,但却并不能让人一眼之下就想干坏事,身形微胖,属于那种丢到人群里不起一点浪花的类型,能够混到个副镇长,想来也不容易。

见张劲松只是看着姜滋润不举杯,孟冬寒心中就暗骂姜滋润比猪还蠢,张劲松这家伙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杀气重得很,刚才明显是在给我摆脸色呢,你倒好,开口搞气氛也行,可你哪儿能用对付县里那些行局局长的手段去招惹他啊,一个徐娘半老的家伙难不成还想让他对你怜香惜玉?真是看不清形势!

“姜镇长,你这么敬酒,诚意不足呀。”毕竟自己的情人正为难着呢,孟冬寒也只好开口解围了,“你要连喝两杯,不,三杯。啊。”

酒桌上就没有连喝两杯这个说法,孟冬寒自然不是不知道这个规矩,但为了突出三杯这两个字,他就只好在前面加个两杯了。

姜滋润一听这个话,赶紧道:“孟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张县长,我就连干三杯。”说着这个话,她发现张劲松脸上的表情只是微微缓和了一点点,很明显光这个话还不够,便把心一横,老脸都不准备要了,一脸悲壮地说道,“啊不,这个三杯都不足以表示我对张县长您的崇拜,喝几少,您是领导,我都听您的。啊,领导在上我在下,您说几下就几下,干!”

一个“干”字,调子说得相当模糊,却能够听得出来是四声。这个话太让人容易联想了,一说完,姜滋润也不急着喝酒,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张劲松,那表情就跟马上要英勇就义似的,相当有感染力。

孟冬寒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这个姜滋润,怎么就那么拿不出手呢?对付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家伙,你这义正词严地讲段子效果确实不错,可张劲松这种人,啥美女没见过,你这么干,那不是恶心领导么?

张劲松不止一次地在酒桌上听别人说起过这“领导在上我在下”的段子,版本都有好几个,但今天却是第一次从女同志嘴里听到,而且这女同志还不像在讲段子,貌似在搞相声表演啊。

靠,你在下,你在下恐怕没哪个男人硬得起来!张劲松腹诽了一句,却是不能再摆架子了,说不得端起酒子,笑了起来:“姜镇长坐下喝,坐下喝。啊。来,我们喝一杯。”

若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同志,张劲松还可能矜持一下,可是这个姜滋润,张劲松还真怕她再说出什么更让人崩溃的话,赶紧跟她喝杯酒,也不要她喝三杯了,只求她能够安静点,能够正常点。为了让这女人别胡闹,他甚至都很够意思的将那半杯酒一口给干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他都表示出了一杯酒就行了的意思,可姜滋润还是连喝了三杯。

张劲松原本就有点不爽的心情,算是被姜滋润给彻底搞坏了,扒了几口饭吃了几口菜,匆匆结束了这顿酒。

他倒不是对孟冬寒有多大的不满,其实对于领导干部的私心,他真没有什么特别痛恨的,只要干工作的能力强,能够想着为老百姓干实事,借权力捞点那就捞点,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是懂的。毕竟,并不是谁都能够像他那样对钱财不在乎的。他只是通过这一场酒,觉得孟冬寒这个人能力可能不怎么样,到县里见领导跑项目居然都带着这么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极品女人,而这女人还是分管农业工作的,谁知道真给他们投个项目下去,会不会被搞得一团糟?

下楼的时候,孟冬寒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平时看姜滋润挺会说话的嘛,怎么今天在张劲松面前就表现得那么差劲呢?早知道她是这种笨蛋,真不应该带着她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现在搞得张县长心情不好了,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工夫去补救呢。这个女人看来是欠操了,今天到宾馆里之后不使劲折腾得她告饶,她不知道尊重领导的重要性!

刚下到一楼大厅里,便听到几声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吼,还没等孟冬寒反应过来什么事情,一只啤酒瓶就落在了他的肩头,带起的劲风荡得他太阳穴一阵发凉。

孟冬寒被这从天而降的啤酒瓶在肩膀上砸了一下,虽然不会伤筋动骨,却是被吓得不轻,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而姜滋润则更夸张,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之后,身子马上往边上一闪,连着撞翻了两张空椅子,这才惊魂未定地颤抖着站定下来。

张劲松倒是一下就看清楚了正在发生着的事情,两个男人正在围堵一个女孩子,还有一个男人在拼命地逃跑,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惧意慌不择路,他不朝大门口跑,却是横向往张劲松这边冲了过来,而他的身后,跟着四个男人在追,边追边骂。刚才打中了孟冬寒的那只酒瓶子,就是由向这边跑过来的那男人引来的,也是后面几个追兵里有人拿着啤酒瓶乱砸的呢,还有个人手里有把砍刀,这场面,再加上大厅里吃饭的食客,真是闹哄哄了。

张劲松毕竟是个副县长,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就不得不管了。他这一管,那几个人自然不是对手,其中有个人见机得快,明白自己这几个人肯定不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赶紧跑出去打电话了。

而张劲松这时候也打倒了那五个人,包括拿刀的都收拾了,当他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被两男人差点抓住了的女孩子也已经不见了踪影。那个原先在逃跑的男人原也准备走的,却被张劲松给叫住了——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张劲松是肯定要报警的,警察过来后,那个当事人还要说明情况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