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91、豪放女

来的警察有四个,都身着警服。两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两个身材标准的年轻人,这样的搭配倒是挺有意思的。

若是以前,张劲松还会先不表明身份看一看警察会怎么处理,但经过了左正被免的事情之后,他已经没了那个心思。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副县长了,而且这次又不是为徐倩出头,何必跟他们浪费时间呢?

心中有了这个想法,张劲松就直接让郑举处理眼前的事情,身份一表露出来,几个警察二话不说,就将地上的几个人拷了起来,却是不敢请张劲松去派出所。一来是他副县长的身份让这几个警察觉得惹不起,二来嘛,张劲松这个名字现在在安青县公安系统内可是被传得相当厉害了,县局局长得罪了这家伙都被免了职,咱们几个小干警吃饱了撑的去惹他啊?反正他是县领导,他怎么说咱们都听他的,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没坏处。

别说有张劲松这号猛人在现场,就单单附阳镇党委书记和副镇长,以及郑举这个副县长的秘书三个人,几个警察都不敢乱来。不过,该了解的情况,还是要了解的。

郑举很及时地说:“我跟派出所的同志去一趟。”

对于郑举今天的表现,张劲松是比较满意的,在酒桌上安守本份,不乱说话,下楼后见着打架的场面也没有尖叫,自己还没出手前他还想拦在自己身前来着,尽管这个秘书没有机会甚至说可能也没有胆子动手,可那个保护领导的样子还是做出来了,这就是忠心啊。

郑举作出了这个表示,警察们大松了一口气,心中隐隐想着,张县长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蛮不讲理嘛。

本来张劲松是一直都在努力改变着,让自己轻易不动手,争取做到遇事只讲道理不动武力,可是这一次,他又一时没忍住出手了,练武之人,就算身居高位也难免会有这种冲动,正常得很。刚来的那天他在县政府大门口还大打出手了呢,虽说当了副县长总是跟人动手不好,可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更何况,孟冬寒还挨了一酒瓶,而且那些人也往这边冲了过来,也就怪不得他了。

虽然他打的架不算很多,但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来讲,像他这样经常动手的举动,可以说是相当异类了。这个突然遇到的打架事件,张劲松也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事儿就已经算是了结了,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他这出手帮了人一把,然后就牵涉出了个大事情,把自己陷入到县里的斗争中去了。

......

这个星期,张劲松还给武玲打了个三个电话,发了五条短信,电话没人接,短信不见回。他心中有太多思念,却也只能压着,然后自我开导,自己跟她本就不是一类人,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与其等结婚后看对方的生活不爽,倒不如现在这么分开了干脆,至少,分开的时候留在彼此心里的,还有很多美好,而缺点却还没有暴露出来。

呃,至于被跟踪被发现和徐倩之间的奸情,这个,这个归于感情问题,与生活与性格无关哈。他想着,等段时间,回忆不那么伤痛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前尘种种,多是欢愉,唯一的不愉快,也只有分手的原因了,那样,又何尝不是生命中一种别样的美呢?

周六,张劲松回到市内,在徐倩的房里呆着,徐倩没有回来,自从去了白漳之后,她似乎并不怎么愿意回随江了。张劲松没有去白漳找徐倩幽会,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好好休息两天,这时候不适合跟徐倩呆在一块儿,因为他总会想起武玲。他自我安慰的时候想得再淡然,可真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又谈何容易?

人啊,毕竟还是有感情的。

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小区里的假山水池,张劲松回想了一会儿自己这几年的经历,突然间想去山上看看,看看师父,也不知道武玲有没有去山上找她干爹告过状。不过,就算是告过状,依着师父的性情,想必也是不会多管闲事的,他老人家多半会认为这只是一种年轻人恋爱时的吵架置气行为,吵过就会好的吧。

手机铃声惊醒了脑子里正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张劲松,他长吐一口气,当了领导就这点不好,虽然有个手机交由秘书郑举拿着,可自己的私人号码,还是有许多人知道,周末想休息一下都不得安宁。今天一早上,他就已经接了十几个电话了。

这个电话是苗玉珊打来的,一接通就笑呵呵地说:“张县长,要请客啊。”

“请什么客啊。”张劲松也笑着道。

“别装痴啊,都当县长了,还不请客?”苗玉珊的声音听上去心情相当不错,不等张劲松说话,她又继续道,“今天回随江,还没地方吃中饭呢,你看着办。”

张劲松无聊得是准备去山上去的,听到她这么一说,心想跟她吃个饭也无所谓,下午或者明天再去山上吧。心中这么想着,嘴上却很快就接话了:“行啊,吃驴去,东坡驴怎么样?”

其实张劲松不是很喜欢吃驴肉,不过,上次和苗玉珊、雷贞玉、罗江映一起到东坡驴吃了一回,感觉还可以,便随口说了出来。他是真的不明白苗玉珊怎么会跟他像个老朋友似的了,想当初,二人初识,那可是闹到了派出所的,但一番比斗之下,张劲松跟邓经纬联合起来,苗玉珊背后的力量又不方便直接干预,所以败得比较难看。而那之后,又是一番交锋,却把苗玉珊的老公江南山给搞下了,还把她的情人王本纲给搞走了。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去分析,张劲松都觉得苗玉珊都只会痛恨自己,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朋友的理由嘛,可是自从在白漳碧天华酒店遇见之后,苗玉珊的所作所为,还真像是把他当成了个老朋友了。

张劲松摸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便就采取了不交心也不疏远的策略,总有一天,她的目的会显露出来的。

苗玉珊咯咯笑道:“你们男人就喜欢吃那个。行吧,反正到随江来了,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你喜欢上哪儿就上哪儿吧。”

什么叫你把自己交给我了我喜欢上哪儿就上哪儿?张劲松就一阵无奈,这个苗玉珊,每次说话都是这么暧昧,三句话如果不带点让人往歪处去想的意思,那就真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几个人?大概什么时候到?”张劲松直接就无视了她那暧昧的话,一本正经问道。

苗玉珊道:“就我一个人,十点半的样子下高速吧,十一点应该能够到东坡驴。”

“行,我知道了。有电话进来,我接电话。”张劲松说了句,不等苗玉珊再说什么,便果断挂断了电话,刚才可没人打他电话,他就是找个借口而已。如果苗玉珊是张劲松的下属,刚才他都不会找这个借口,直接就能够挂电话了。以他副县长的身份,还找了这么个理由才挂的电话,就会给苗玉珊传递一个信息,他张劲松对她苗玉珊,还是比较尊重的,或者说,比较有好感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