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95、挑战裴振华的权威

对隋多集团,张劲松还真是不清楚,他甚至都没怎么听过这个公司。当然了,他也明白,他不知道这个公司,不代表这个公司不牛叉,只是由于他和这个公司没什么交集,而且他到安青的时间尚短,所以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隋多集团是安青县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董事长还是随江市的政协委员呢,其前身是安青县丰多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制药业,公司下面还有个丰多化肥厂,后来由裴振华牵线搭桥,招商引资进来,有强大的资本注入,便成了隋多集团,主营方面还是制药跟化肥,今年听说还要在安青县内开一个豪华酒店,多方向发展。

按郑举的说法,制药和化肥这两个行业,如果真的把排污做好,注重了环境保护,想赚钱恐怕就真的只能光想上一想了,不赔钱都要谢天谢地了,而且这污染,不仅仅在水里,更大的是空气污染,据说隋多集团的厂子那边,都不需要用仪器测量,隔着老远直接用鼻子闻都闻得出来。有人说制药厂是“前门制药治病,后门排污致病”。这个话可能说得有点过了,但也能够反映出一定的现实情况了。

张劲松知道,郑举这么说,肯定也是经过一些调查了的,绝对不会仅仅只是道听途说就这么给领导汇报了,做秘书的,话不能乱说,总是有根有据的。那么,隋多集团的排污,恐怕是真的有问题了。

排污有问题,这个是环保部门的事情,环保局不是他分管的,自有别人去操心,他想知道的重点也不在这里,点点头之后,示意郑举继续往下说,说些有用的。

郑举没让张劲松失望,马上就说出了相当有用的东西,用随江话讲,隋多集团的总经理何日红跟县长裴振华是一担挑,也就是连襟的意思,何日红的老婆,是裴振华老婆的亲妹妹。

听到这个,张劲松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这情况,可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了。县委副书记的妹夫是农业局长,县委组织部长的妻弟是民政局长,他还以为安青县这些领导都是举贤不避亲的性子,会把亲戚都安排到行政事业单位呢,却不料县长的连襟居然到这么一个民营企业中担任了总经理一职,这也算是让人眼前一亮了。

当然了,何日红到隋多集团当总经理,也不排除是他自己能力突出,深受隋多集团董事会信任,所以能够担当此职。不过,张劲松自然不可能那么幼稚地认为真就如此,阴谋论自然是要不得的,可在这危机四伏的官场中混,如果太天真了,那肯定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劲松明白了,难怪关百合不告诉自己会议的议题是什么了,这个事情,就算是裴大县长没有表现出发火的样子来,下面人也会想象出来裴县长发火的样子,稍稍一传,在这政府大院里,自己恐怕就会被孤立了。别看自己到安青县来打出了名气,可是自己就是无根之木,跟裴振华这棵参天大树,根本就没什么可比性。一把手就是一把手,比副职的优势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挥挥手,张劲松让郑举出去了,一个人闷头思考着对策。这个事情,县委那边有多少人知道了还不好说,但政府这边,恐怕是没哪个领导不知道的了,自己在政府这边,只是跟魏本雄算关系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远远达不到同盟的地步。想让魏本雄拼着得罪裴振华的危险帮自己说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魏本雄帮着说,也没什么作用,魏本雄的排名也比较靠后——县委常委里,县政府这边可是占了五个呢,魏本雄这个非常委的副县长,想不靠后也不行啊。

张劲松在市委组织部呆过,现在又下到了县里,他是知道的,在石盘省,很多区县,都有四五个政府副职进党委常委的,而有不少县政府的副县长,还多达十三位,像安青政府班子的配置,还算精简的。

今天这个会,指望不了魏本雄帮自己说话,别人就更加指望不上了。张劲松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唉,大周末的不仅仅没时间休息,还连晚饭都吃不舒服,这事儿也真是令人憋屈了,裴振华也是的,开会你不知道往后推迟个把小时么?刚好选在五点半,这不是故意不让人吃饭么?

站起身,张劲松走到窗前,想着是不是现在去裴振华那里单独汇报一下工作,这个事情,自己真的是无辜的,谁知道那个女的记者呢?他当然知道防火防盗防记者这个话应该怎么去理解,他也明白有些事情一报道出来,就不受控制了,可是,他真是无心之举啊。然而考虑再三,他还是觉得这时候不适合去裴振华办公室,既然裴振华没有叫他,就表示不想单独听他解释什么,那么他还主动跑上去,多少就有点作贼心虚的味道了。

看着开会的时间一点点临近,张劲松心一横,妈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张某做事一向都是想低调也会被迫搞得很高调的,堂堂正正行事,只要占住了道理,有什么好担心的?

带着这种略微显得有点悲壮又有几分豪气的心态,张劲松来到了二号会议室。这次的会议,没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出席,就是县政府领导,有两个副县长由于人不在安青,请假了,这两个人之中,就有魏本雄。

裴振华坐下来后没多讲什么废话,先说了两个人请假,然后便直奔主题:“今天开这个会,就讲一个事情。啊。隋多集团是我们县的优秀企业,也是随江市的明星企业,产品在二十几个省市都有很不错的销量......某些媒体不尊重事实,对隋多集团横加指责,在没有权威部门的检测结果之前,就擅自报道,搞选择性报道,这个影响非常不好,对企业的打击是巨大的,现在已经有多家媒体要过来安青采访,这个事情,一定要严肃对待......具体的情况,大家先看一看。”

裴振华的话说完,众人就都拿起自己面前已经看过了一遍的资料看了起来,这是办公室主任文钟早在会议开始之前就为各位领导准备好了的,开会之前,总要准备个书面的东西,要不然光靠耳朵听,没个东西可看,还是不行的。

张劲松也是装模作样地看,反正政府这边开会时发言是按顺序来的,排名在前的先说,他还早着呢。心想裴振华虽然话说得不客气,但却好像没什么怒气啊,是他城府太深喜怒不形于色,还是真的不是很生气呢?有多家媒体要过来采访?一个小小的白漳晚报,传得这么快?就算媒体过来采访,那也是县委宣传部的事情吧?

常务副县长赵大龙咳嗽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资料说话了:“白漳晚报是通过什么渠道采访的?为什么我们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啊?”

这两个问题,没人回答他,他也不需要人回答,稍稍一顿,便又继续说道:“新闻办在这个事情上负有责任。啊,责任我这里就暂时不提了,就目前这个情况,我谈一谈我的意见。新闻媒体的正当采访,我们是欢迎的,啊,但是,绝对不允许再有这种打黑枪的事情发生,新闻办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由于白漳晚报的不实报道伤害了隋多集团广大员工的感情,现在隋多集团是群情集愤啊,对于记者的采访,可能会有些抵触情绪。新闻办要联合公安部门,确保各方记者采访时的人身安全,把隋多集团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记者面前......”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