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96、针锋相对

?()296、针锋相对?

会议风向猛然间有了这一个突兀的转折,让平时习惯了裴振华牢牢把握会议方向的人们一阵愕然,随后心中便各自起了些不同的想法。?

刚才裴振华一开始就定了调子,不谈论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只讨论怎么应对马上就要到来的记者们,可是裘赋志却偏偏不说怎么应付记者,反而把话题引向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了。他这是要向裴振华开炮吗??

前面几个县委常委的副县长都按裴振华的意思来了,就凭他一个人,开再大的炮,又怎么打得到裴振华呢??

在众人心里还在错愕之余,又一个副县长范同说话了:“赋志同志的意见,我认为是有道理的。我今天早上从隋多集团那边路过,啊,隔了至少有三里地,都冲鼻子啊,那个空气,那个味道,简直就没办法呼吸。经济发展很重要,『政府』也确实应该要为企业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但是呢,这个应该建立在企业不违法违规的前提之上,『政府』给企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企业是不是也应该保证周边居民的生活环境呢?当然了,我这么讲,并不是说隋多集团的排污就一定有问题,那边空气中气味不对,也可能是别的因素,跟隋多集团没有关系......但是,啊,周边居民既然反映了这个情况,还有人受到影响住进了医院,现在是说什么的都有,谣言满天飞啊......目前的情况,对企业的影响是不利的,我觉得,相关部门应该行动起来,就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展开一次专业的、权威的检测,如果县里的技术力量不足,可以请市里支持嘛,总之要尽快搞起来,以正视听,还隋多集团一个公道,也给关心这个事情的广大人民群众一个交待。”?

这个话听着有点软绵绵的意思,但这软刀子割肉,却是刀刀见血字字扎心。开头第一句就说赋志同志的意见他认为是有道理的,言外之意,那就是前面几位同志的发言,他认为都是没有道理的!紧跟着又说隋多集团那边空气气味刺鼻,后面则又说要通过专业的检测,还隋多集团一个公道,剑指何方,一目了解!?

这话里,甚至还透出了信不过县里环保部门的意思,要请市里下来人检测。这个说得轻一点是不相信自己的同志,没有集体荣誉感,说得重一点,那简单就是对安青县的背叛!?

连续两个人跳出来旗帜鲜明地表示出了不同意见,而且都是直指要害目的一致,完全一幅不惜代价要置隋多集团于死地的搞法,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后面的副县长们都闷头拿着资料在看,仿佛那里面还有什么极为重要的精神没有吃透似的。?

冷场了,真正的冷场了。?

裴振华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倒不是他容易激动,而是这个事情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他必须要表『露』出他的态度,他的怒火,要不然别人还以为他是软泥巴可以随便捏呢。这次事发突然,他不是没有想过『政府』内部几个对他不满的副县长会使坏,但他觉得,那几个人纵然是有心使坏,也只会在暗地里下绊子,不至于会跟他明目张胆地正面碰撞。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跟他所设想的相去甚远,甚至是背道而驰,会上居然就有人当面发难了。?

其实,出了这个事情,裴振华不用开会,直接让下面人压下来,按他的意思把事情办了就行。可是现在是个特殊时期,县委书记姚雷对他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找机会给他一下子。隋多集团的总经理是他的连襟,他自然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落人口实,为显公正,那就得借大义来做事情。大义是什么?就是开会,就是通过县长会来现实他县长的个人意志,就是县『政府』集体决议!?

别人在暗里地搞什么小动作,那是不可避免的,但他裴振华首先一个,得占据了大义,帮隋多集团把事情摆平,需要个理由——那不是他县长个人以权谋私,而是县『政府』要对企业的生存发展保驾护航,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只要在会上形成了决议,那他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帮隋多集团出头了,调动各部门的人来阻碍记者的采访,也就名正言顺了,谁都没办法说他什么。可是,现在居然有两个人跳出来想阻止他的意图在会上实现,那他有多恼火,也就可想而知了。?

“大家继续说,啊,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说出来嘛,今天开这个会,就是要听听同志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啊,大家不要有顾虑,继续说,胜男同志。”裴振华打破了沉默,点名让平时对他相当尊重的副县长胡胜男说话。他这个话威胁的味道相当浓,要听听同志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那就是说同志们要看清形势,别图一时痛快站错了队,我姓裴的心里可是记着的呢;叫大家不要有顾虑,那就更是赤『裸』『裸』地表态了,你们今天说话要是真的没顾虑,那老子以后搞你们的时候也不会有顾虑!?

如果在平时,有人这么跳出来了,裴振华不会急,反而会耐心等待看还有多少人是想跟他对着干的,但今天这个情形比较不对头,他怕等下去会让后面两个人要么跟他对着干,要么不掺合,那他可就为难了,不得已只好发话,以阻止事态往更坏的方向发展。所以,他在威胁之后,还点名让跟他走得近的人马上说话,好再给别有用心的人增加一点压力。?

裴振华在这个时候叫胡胜男说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胡胜男是女同志,分管着旅游、宗教、环保这一块,『性』子比较软,也比较怕事,虽然跟裴振华走得近,却也不愿得罪别的人。要不然刚才裘赋志和范同话里都提到了环保上的事情,她怎么着也应该跳出来申明一下环保局是她的地盘,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划脚。?

这么样的一个人,如果能够让她也倒向了自己,那后面开口的人,也就真的是要认真考虑考虑,在这种时候跟自己作对,是不是明智之举了。其实嘛,在胡胜男后面,也就只有一个副县长了,那就是张劲松。?

安青县一正八副九个县长,今天这个会,有两个请假,其实真正请假的就只有魏本雄一个人,另一个徐波,则是身在南粤省,根本不可能回来开会,但裴振华把他归到请假里面,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对张劲松这个年轻人,裴振华现在是有点恨意的,也是相当头痛的,若不是张劲松横『插』一手放走了那个女记者,又怎么会有现在这个烦心事儿?可他还不能就那个事情批评张劲松什么,现在更要防着他捣『乱』,避免他也跳出来搞事。?

如果张劲松也跳出来说要检测隋多集团的排污,那么就是三对二了,胡胜男这个『性』子相当软的家伙恐怕就会和稀泥了。尽管张劲松排名在胡胜男后面,应该不至于会抢到她前面说话,可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不安常理出牌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