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97、身不由己被牵涉

()

()297、身不由己被牵涉

不得不说,裘赋志急急忙忙问了这么一句,实在是个败笔。

裘赋志和范同二人也不觉得在这个会上能够把裴振华『逼』到墙上去,但总要搞出点事情来,表达一下不同的意见,向县委书记姚雷递个投名状,如果隋多集团的事情一闹大,姚书记也好借此发难,而他们两个人,也能够占据主动。反正受裴振华排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得罪了的,不在乎多这一次,倒是姚书记那边,今天还打过来电话表示了一下关心,自己矜持过了也就算了,见好就收,若是总摆出一幅若即若离的态度,恐怕姚书记就会丧失耐心而去找别人了。

站队,也要选择个好时机。

他们终于下定决心要靠向姚雷那边了,原本只想着在县长会上表明一下心恋,以示跟裴振华划清界线的决心,可是看到张劲松突然跳出来对裴振华表示了不满,那就真是意外之喜了。虽然说他们三个人加起来,也不如对方人数多,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有三个人提出要对隋多公司进行检测,那裴振华也得考虑考虑吧?就算裴振华仗着人多势众不考虑这个问题,那也要头痛恶心吧?——张劲松的破坏力是明摆在那儿的,不利用起来那简直是对不起安青县广大人民群众啊。

裘赋志和范同都是一样的心思,他们被裴振华排挤得太不爽了,但以前都是忍着,就算偶有抵触,也都不敢在会上唱反调,今天相当尖锐地对着干了一次,心中爽快归爽快,紧张也是在所难免的。而有了这个紧张的情绪,看问题的角度,分析问题的能力就跟平常冷静的时候有了点点差别,就是这点差别,让裘赋志急着想再推一把张劲松,让张劲松跟裴振华干得再狠一点,好把张劲松也拉到己方阵营,可他却忘记了一点,那就是如果把他换在张劲松现在的处境,他也会万分痛恨被人从背后推一把的。

如果裘赋志刚才不说话,就稳坐钓鱼台,那说不定张劲松还真会跟他们结成一个短暂的同盟,可裘赋志这么一推,张劲松就算是恨上他了,自然不可能让他如愿。

很多事情,原本是朝着一个你想要的方面反展的,可是往往因为一句话,就适得其反了。

若是平常的时候,裘赋志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裴振华肯定就会马上『插』嘴,让姓裘的明白谁才是一把手。可是现在嘛,他虽然不满裘赋志中途『插』话的举动,却是喜欢看到这个举动所带来的效果,他明白,以张劲松的『性』子,肯定会对裘赋志这挖坑害人的搞法相当不爽的。

有了这个认识,按说裴振华应该向张劲松投去一个善意的眼神,至少也要摆出一个云淡风轻的态度来给张劲松看,为什么还要对张劲松怒目相向呢?这个,就是裴振华惯用的心理战了。毕竟刚才张劲松虽然是跟他唱了反调,但话里话外还留了些余地,只说检测,却没说要怎么检测。

裴振华觉得,如果他这时候突然间不生气不表示出怒火了,那张劲松心中就会生出警惕来,觉得他是把仇恨记在了心里,等着秋后算账,自然会对他更小心,说不定心横,就会彻底倒向了裘赋志和范同一边;可如果他把怒火表『露』了出来,张劲松虽然不见得就会放松警惕,但至少,张劲松在心里会有个考虑,如果继续得罪他裴振华,那这个仇就结大了,如果适可而止,那日后也还好相见;再有一个,他愤怒,那在别人看来是正常反应,一来可以麻痹他人,二来嘛,如果张劲松的态度突然来个大转折,相信张劲松本人也会生出一种你们这群蠢蛋都没猜到我真实想法的快感吧?

他知道,这种心理,很多人都有的,当官的,不就是喜欢让别人猜不透自己的心思装高深莫测吗?特别是年轻的领导干部,这么故作高深一下,然后看到别人错愕的表情惊讶的眼神,就会油然而生一种智商和情商上的优势感。

当然,这些都还有个大前提,那就是张劲松刚才已经跟他对着干了,得罪他了,不可能会天真到认为马上改口就能够获得他的原谅,所以,他不妨这么试试。

种种理由综合在一起,裴振华就用比先前更愤怒的眼神盯着张劲松看了。

这个场面有点让诡异了。

在这诡异中,张劲松是满腔怒火。这个时候,他对裴振华是有点不爽的,但对裘赋志也没什么好感,他只是就事论事,最多掺杂了一点对裴振华的不满,可没想过要掺合进他们两方之间的斗争中去。所以,裘赋志的一句话,就弄得他颇为恼火。

“裘县长这个担心很有必要,提醒很及时。”张劲松脸『色』有点怪异地说了一句,没有称呼赋志同志,而是说的裘县长,稍稍一顿之后,他才继续道,“这个情况,我们要引起重视。媒体方面的接待工作一定做好,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安青现在正处于撤县建市的关键时期,大好局面来之不易,不能出『乱』子。啊,隋多集团的检测,我认为环保部门可以先拿出个初步意见,如果有必要,也可以向市环保局和省环保厅寻求支持嘛,这是关系到群众生活的大问题,不能忙、不能『乱』。当务之急,医院要做好病人的救治工作,相关部门做好病人家属的安抚工作。”

猛一听张劲松这个话好像还是在咬住检测不放,可实际上,态度比之刚才却柔和了许多,他刚才可是说马上就要环保部门去检测的,现在说要县环保局先拿出个初步意见,却根本就没说什么时候,后面加一句向市环保局要支持总要打报告吧,更不用说省环保厅了,这些可都是要时间的啊。

其实范同也说过向市环保局要支持之类的话,但范同的语气不一样,还用上了尽快二字,其急切的心思表『露』无疑。而张劲松就沿着范同这个思路来,但在结尾的时候却又加上了不能忙不能『乱』几个字不同,感觉上的差异就大了去了。当然,如果没有他前面那几句话做铺垫,那给人的感觉,也就跟范同先前的话差不多了,最多只是显得力道小一点。

一句话,媒体方面要注意影响,搞好接待工作,让他们多看看安青的发展成果,隋多集团方面,检测还是要检测的,排污超标的问题肯定是要治理的,但那是县里的事情,等媒体走了之后,再回过头来搞这个,家法要严,可家丑不能外扬!

张劲松这个反应,果然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众人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中各有想法,裴振华暗自冷笑,还算你张劲松识时务。只要把马上就要到来的媒体糊弄回去,以后隋多集团检不检测,怎么检测,那还不是老一套?

张劲松也知道自己这个话有点理想主义了一点,如果没了媒体这么『逼』,今天这个会都不会开,又谈何检测呢?可是他话还是要那么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