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306、躺着也中枪

306、躺着也中枪

这个话的跳跃性实在是太大了,赵大龙知道裴振华这么说,是对张劲松相当不满了,可是却不能确定裴大县长是不是想把张劲松推出去顶住下面的事情。毕竟,下面那些隋多集团的员工,吵着闹着要见的就只有两个人——裴振华和张劲松。

沉吟了一下,赵大龙决定不问这个敏感问题,只是顺着裴振华的意思,半阴不阳地说:“劲松同志是年轻人,思想观念比较新潮,有股子血性,确实比较容易跟群众打成一片。”

裴振华自然也听出了赵大龙这话里的态度,对张劲松也有不满,但并不强烈。这个反应,在裴振华的意料之中,他明白赵大龙的性子,一般不会轻易得罪谁,真实的想法都闷在心里呢。哼,这个赵大龙,就会到处装好人。

微微点了点头,裴振华还是把话题扯回到了眼皮子底下这事儿:“下面这个局面,胜男同志恐怕有些力不从心啊。向东方搞什么名堂,公安局的战斗力......有待提高......”

这一下,赵大龙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表态了:“我下去看看吧。”

裴振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嗯,那大龙你就辛苦一下,一定要妥善处理,要注意控制。”

控制什么,裴振华没说,赵大龙也不会问。出门的时候,裴振华将赵大龙送到了门口,给足了赵大龙面子,也算是不知不觉露了点心虚。

然而还不等赵大龙下楼,门口的推搡便发展成了冲突,打起来了。当然,打起来的只是少数,跟上次的打架事件一样,大多数人一见打起来了,便退得远远的了。可是,纵然只有少数人打起来,却也是打起来了,也是冲突。

赵大龙虽然不是那种强势的性子,可是事已至此,也就顾不得再请示裴振华了,直接下令把动手的人拘留起来。一见这个阵势,隋多集团就有许多员工撒腿跑了,生怕自己也被戴上铐子,而有一部分人则是站着那儿,不进不退了。

这场面,基本上算是控制住了,可矛盾,也突然加深。

县政府门前的事情,县委那边很快就知道了消息。县委书记姚雷的消息渠道有两个,一个来自秘书,一个来自委办主任。

听完汇报,看着面前的县委办主任黄文化,姚雷嗡声嗡气道:“老黄,请振华同志过来一趟。”

“是,我马上联系。”黄文化点头道。

姚雷又道:“唔,都通知一下,开个会。半个小时后吧。”

虽然姚雷的话说得相当不明确,可黄文化还是听得懂姚雷的意思是先和裴振华面谈一下,然后再开常委会。给姚雷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管家了,黄文化已经能够很准确地理解老板话里所要表达的意思。

隋多集团的事情,安青县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捂盖子,对媒体捂盖子,对上级也要捂盖子。但是,很显然,事情的发展,快得超出了县里领导的想象。他们还停留在传统媒体时期的捂盖子阶段,却忘记了网络媒体的发达,捂盖子所需的成本和方法,跟以往已经大为不同。

县政府门口的围堵和冲突事件,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确实都不会随便报道,不过,那些在安青等着发大新闻的记者却能够在网络上通过自己的微博将事件的照片和经过传上去。一时间,评论和转发满天飞,虽然网站及时删除了许多条相关微博,可也不能全部都删除了,写得不是太激烈的还是留了下来。比如说事情的起因啊,比如说隋多集团的员工一致要求不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张劲松副县长来处理此事啊等等。顿时,消息满天飞,尽管觉得这个事情也许不能够报道,但更多的记者还是将电话打到了随江市委宣传部和随江市政府新闻办。

裴振华还没到县委的时候,随江市委书记陈继恩就给姚雷打来了电话,措辞非常严厉:“姚雷同志,安青团结稳定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要珍惜呀!”

姚雷就知道市委那边肯定误会自己在安青为了掌控大局想把裴振华搞下去所以才弄出这么大的事情,他心里真是冤得慌,虽然没有面对面,只是在打电话,他也赶紧站起了身子,道:“书记说的是,县里个别领导同志性子太急,工作思路,方面感不强,缺乏大局观,喜欢摆资格、搞个人英雄主义......作为班长,我对同志们的关心不够,没有及时发现这种思想滑坡的现象,请书记批评。”

姚雷这个话就是解释了,领导啊,这事儿不是我弄出来的,是别的县领导乱来的,想搞事,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是没阻止,而是没有及时发现,等我发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嘛。

听到姚雷这个明显推卸责任的解释,陈继恩就满肚子不快活。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在你县里出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不第一时间向市委汇报也就罢了,老子这个市委书记都亲自给你打电话了,而不是让市委秘书长找你问情况,你他妈的居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不知道端正态度,不从自身找主观原因,反而张口闭口都是客观理由,还有没有一点县委书记的担当?还有没有对我这个市委书记最起码的尊重?

“什么性子太急?我看是有些同志思想不够解放,墨守成规,天天坐在办公室不挪屁股,不愿走进群众当中,不能和群众打成一片,能不导致矛盾的爆发吗?这是干工作的态度吗?基层工作是这么干的吗?啊?”陈继恩现在很少这么发火,可是一发火,却就是雷霆之威,训起人来就不会给人留脸面了,不等姚雷回话,陈大书记又继续训道,“中央和省委一再要求,要深入基层,要切实了解、要及时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要时时刻刻把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放在心里......要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哪个好哪个不好,群众心里有杆秆!”

姚雷被训得心里也是怨气滔天,你是市委书记不假,老子也是个市委常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跟训孙子似的,真以为你陈继恩在随江就一手遮天了不成?哼,群众心里有杆秆,说得好听,你姓陈的以前在乎过群众心里那杆秆了吗?眼珠子不一直盯着省委领导手上的秆吗?现在快退休了,就开始唱高调了,好像真的有多大公无私一心为民似的,什么玩意儿!

不过怨气归怨气,心里再怎么不满,姚雷也不敢把这个不满对陈继恩表现出来。毕竟他这个市委常委,可是排名最靠后的,而且安青县也确实是在随江的领导之下,如果他敢表示不满,那这顶不尊重上级领导的帽子扣下来,目中无人不懂上下尊卑的名声传出去,他姚雷以后可就不好混了。

虽然没敢把不满表露出来,但姚雷说话的语气也有了一点变化了:“我的工作没做到位,请市委批评。”

先是请书记批评,现在就是请市委批评了。陈继恩听到这个话,并没有代表市委再批评什么,而是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