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307、护犊子

()

()307、护犊子

木槿花给张劲松打电话,也是收到了一些消息。

信息时代,各种消息传递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安青县『政府』门口的人都还没完全散去,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差不多已经听说了这个事情了。甚至,传到市委市『政府』领导耳朵里的情况,比起安青县发生的真实情况,就多了许多添油加醋的东西了。

木槿花听到的情况,是张劲松在安青和县长裴振华之间发生了矛盾,然后叫了报社的记者过来调查隋多集团的事情,并且在暗处煽风点火,博得了群众的好感,然后群众送了他一个张青天的称号,企图以民意绑架『政府』,好让他张劲松这个不分管环保的副县长来处理这个事情,以便最大限度地打击裴振华。

当然,这个话并不是秘书鲁颜玉的意思,而是鲁颜玉打听到的情况,并且鲁颜玉还替张劲松说了几句话。

对这个消息,木槿花并不完全相信,但她从这个消息中看出了,张劲松在安青县恐怕是锋芒毕『露』得罪人太狠了。对张劲松的『性』格,木槿花是相当了解的,这个她所欣赏的年轻人吧,能力是相当出众的,属于那种勇于任事并且能把事情干好的人,优点相当突出,但缺点也很明显,虽然对自己还是很尊重的,可是对于别的领导,就不是那么尊重了——不说他在干部一科当副科长的时候跟科长邓如意打架,就连副市长粟文胜,他也没放在眼里啊!

现在随江官场上,哪个不知道张劲松是她木槿花的人?在这种时候,木槿花觉得她有必要跟张劲松本人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毕竟,张劲松上面还有个常务副省长武贤齐,不能把张劲松当作一般的下属对待。主动打电话过去,也显得自己这个领导对他特别的关心嘛。

张劲松和武玲之间闹矛盾打冷战这个事情,武玲不会对别人说,武云自然也不会给别人讲,武贤齐就更不会多嘴了。所以,木槿花不知道这个事情倒也正常,还是把张劲松当成了武贤齐的妹夫对待,若是知道这家伙和武玲闹翻了,她今天会不会主动打这个电话,那还真就不好说了。

“劲松啊,最近工作都上轨道了吧?”一开口,木槿花就透出浓浓的关切之意,不像是跟下属说话,倒像是邻里话家长。

现在在这种敏感时刻,领导又主动打了这个电话过来,张劲松的政治智慧又不差,所以,尽管木槿花这个话里没有一个字扯到隋多集团的事情上面,可他还是明白了她打这个电话到底目的何在。

“感谢领导关心,工作上都还好。就是......”张劲松迟疑了一下,语气变得颇为无奈了,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道,“就是没做出什么成绩,给您丢脸了。”

木槿花就哼了一声,语气变得极为冷淡了:“都成青天大老爷了,还没做出成绩?”

听到木槿花这个相当不善的语气,张劲松暗暗叫苦,却也有点放心了。他就知道,木槿花都主动给他打电话了,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对他不利的传言,不管这传言的真假,想必木部长心里是有几分火气的,他不能够一开口就解释,得让木槿花把这个火气发出来,然后他再解释,那才会让领导事后心里舒坦。

至于说领导生气之后还会不会听他解释,他根本就不担心,领导要是不想听解释,又怎么会主动打电话呢?对这一点,张劲松很有把握。

而且,如果木槿花还没有把话题往传言上扯,张劲松就自己先开始倒起了苦水作起了解释,怎么看也是心虚的表现,就显得有种恶人先告状的嫌疑了。等到领导生气地问出来之后再解释,那就顺理成章了。

“呀,领导,这怪话都传到您那儿去了呀?我可真是比窦娥还冤。”张劲松叫着苦道,“我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嘛,这是有人往我屁股底下塞飞机,想把我推到半空中呢。领导,我现在不上不下的,心都到嗓子眼儿了,正准备给您打电话求救呢。”

张劲松这个话,奉承着木槿花,没有解释具体的事情,却说得木槿花心里挺舒服,也一下就把他这话也相信了几分。啧,这小子虽然比较张狂,但也是个懂轻重的人,有困难了还能想到找我,倒也有几分情义。

很多领导都有木槿花这样的心思,对那种特别看好的下属,总是容易相信,而且那样的下属一有困难就想到自己,会让他们很高兴——哪怕张劲松只是在电话里那么说,并没有真的给她打电话,她也高兴。

虽然心里已经基本上相信了张劲松是被人给摆了一道,但木大部长说话却还是相当不客气:“哼,求什么救啊?叫你一心一意干工作,你就是喜欢三心二用。”

这个就有点不见外的意思了,一句套话官话都没有,训斥中透出浓浓的关切,甚至有一丝丝疼爱的味道了。

张劲松跟木槿花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自从离开了组织部之后,木槿花对他就显得更加亲近了,可是像这么不见外的说话,还是颇为少见的,最起码也会夹几句套话。今天这个待遇,倒是真的让张劲松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

不管是意外还是感动,反正张劲松遇着这种好机会了,当然得打蛇随棍上了:“我真是一心一意地干工作呢,可是没在您身边,不能时时聆听您的教诲,再一心一意,工作也干得不如意呀。领导,啥时候我才能再跟着您身边干呢?”

这马屁拍得那叫一个赤『裸』『裸』,但就是这份赤『裸』『裸』,就让木槿花心里彻底舒坦了。也不再跟他啰嗦,直奔主题道:“少跟我耍赖皮。我问你,你跟那个隋多集团,是怎么回事?”

张劲松这时候就冷哼一声道:“我跟隋多集团就没什么事,肯定是有人看我闲得慌,想拉我下水,把水搅浑一点吧。领导,你说想干点工作,怎么就这么多困难呢?”

木槿花听到这个话,也就不再细问具体的东西了,道:“影响团结的话,就不要『乱』讲了。多用点心,把工作做好,啊,不要辜负了组织上对你的期望。工作中遇到困难是在所难免的,困难不可怕,怕的是遇到困难了就退缩。啊,只要信念坚定,困难总是可以克服的。我记得你可是相当自信的,只要认准了方向,就放开手脚,大胆地去做嘛......”

这个话说得平平淡淡,却是暗藏杀气,这个事情如果真有人想拉你下水,你就坚定立场不下水嘛,别忘了你也是有组织的人!啊,只要你站队正确,不摇摆,那你就把那个想拉你下水的人揪出来摆他个十八般模样嘛,老娘为你作主!

木槿花的霸气在这一刻就展示得淋漓尽致,不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先给自己人吃一颗定心丸。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被人阴了一回,那可不能白阴了,得找回场子,至于是不是有什么恩怨,谁对谁错,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这就是典型的护犊子了,孩子犯了错,回家老娘自己会教训,但先要在外面把架打赢了再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