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310、起风(二)

赵大龙开了这个头,原本是要讨论个方案出来的。

但是呢,还没等赵大龙的话说完,裴振华就顺着他的话对公安工作提出了点意见,然后提议尽快落实公安局局长的人选。

这个话插得那真是相当突兀,众人都不明白裴振华这是唱的哪一出。这个裴振华,脑子里神经短路了吧?不想办法快点把隋多集团这摊子烂事摆平,还有心情讨论公安局长的人选?这家伙要不是真的牛逼,那肯定就是被突如其来的乱相弄成了傻逼。

众人还没从裴振华这个话里回过神来,县委书记姚雷又出人意料地说话了:“振华同志的提议,很有道理。啊,公安局确实要有个主心骨,一个有凝聚力的班子,才能够提高公安局的战斗力,这个关系到全县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问题,应该要尽快落实。怀义同志?”

姚雷这个话一说出来,反应快的马上就明白了,看来书记和县长应该是交换了看法并且达成了一致,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一唱一和的?反应慢的也知道这个事情恐怕另有内情了,目光就都看向了组织部长邹怀义。

邹怀义也不明白今天这个会上两位大佬这是唱的哪一出,不过,他自从投向了姚雷之后,倒也本份,知道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不是自己能够惦记的,所以,便把目光投向了姚雷。

在公安局长这个人选上,其实姚雷和组织部长邹怀义是有过沟通的,所以邹怀义只是看了姚雷一眼,从姚雷的目光中得到了回应,便明白了书记的意思,清清嗓子,四平八稳地说道:“组织部对几位同志分别进行了考察,各方面能力综合来看,向东方同志更甚一筹,能够胜任公安局局长这个职务。”

向东方现在的职务是县公安局政委,以前左正当局长的时候,由于左正兼着县委政法委书记,所以向东方被挤压得厉害,虽说是二把手,可实际权力跟二把手实在是不相配。现在听邹怀义说出这个名字来,大家就明白了,这个被左正打压得相当厉害的向东方居然搭上了姚雷的线?实在是人不可貌相啊。

邹怀义的话一落音,会议室就出现了大约两秒钟左右的安静,县委副书记邹长征心里的火气都快要冲出头顶了,以前有重要位置的时候,虽说是由书记和县长协商着交换利益,可他这个县委副书记也能够分到些好处的,现在新书记来了,居然直接就把他这个副书记不当回事了?是的,他肯定是拿不下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的,但是他毕竟是专职副书记,毕竟还分管着全县的人事,说起来县委组织部还在他的领导之下呢!

这么重要的组织人事问题,他这个专职副书记居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就让人给定下来了,县委书记、县长、组织部长,这三个人玩了这么一出,以后的人事问题,不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吗?那自己这个专职副书记不成摆设了吗?简直是没一点组织纪律性了,实在是欺人太甚。

心里纵使有再大的怒火,邹长征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缓缓道:“公安局不比别的部门,确实需要尽快落实。老左,你是老公安了,对公安局、对全县政法系统都相当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你最有发言权。”

邹长证这个话,煽风点火的意思十分明显。他没同意邹怀义提出来的人选,也没反对,但却把政法委书记左正给扯了进来。他左一句左正是老公安,右一句这是政法系统的事情,摆明了就是挑起左正心里的火气。

左正明白邹长征阴险的打算,可是事情到了现在,他心里的火气是怎么压都压不住的。想当初,他身兼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这两个职务,在安青县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奢遮人物。他儿子得罪了徐倩,他为了自保,只得投靠县委书记姚雷,可是刚刚一投靠,市局局长孙坤就大驾光临了,然后,孙坤态度坚决地要停他的公安局长的职,再然后,县委干脆就直接免了他的公安局党委书记的职务,而县人大也紧接着免了他公安局长的职务。

在这个问题上,左正对县委书记姚雷还是很有怨气的。他觉得,如果那一次姚雷能够出手拉他一把,县里只要不免他的职,他觉得还可以走一走路子,请堂哥左文革出面,和市局局长孙坤说道说道,交换些利益,那么停职之后再复职,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县里把他公安局长的职务直接就给免了,他认为那是姚雷有私心,不想让他继续呆在公安局长的位置上,所以跟市局一起玩了他一把。

左正原本就因为丢了公安局长而心里不爽着,现在姚雷又一下子想把公安局长这个位子放到一直受他打压的向东方屁股下面去,他这份恼怒就别提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还是政法委书记呢,公安局局长的人选他是定不了,但这毕竟是政法系统的重大人事变更,事先不和他沟通一下,那不是明摆把他当空气吗?

自从被免了公安局长之后,左正感觉到自己不像以往那么受人尊敬了,现在就连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提前没有得到消息,他觉得有必要在会上表现一下存在感,要不然以后在政法系统中说话都没人听了。

“向东方同志的政治素质是相当过硬的,不过,就像邹书记所说,公安局不同于别的部门。啊,这个,专业性相当强。”左正翻了翻眼皮子,不紧不慢地说,“我在县公安局的时间不短了,对县局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站在一个公安局长的角度、站在政法委书记的角度,我都是这么认为的,县局的业务水平、科技水平跟市区几个分局比,有一定的差距,都还要不断提高......啊,所以我觉得,在公安局长的人选上,我们不一定要拘泥于县里,而是要引进人才,这样才有利于县局工作的开展......从全县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出发,从维护稳定的大局出发,我建议,可以向市公安局、甚至向省公安厅请求支援,从上面带下来最新的业务技能和科技力量,让县局旧貌换新颜......”

众人看着左正,听着他洋洋洒洒滔滔不绝,都在心里暗骂姓左的可真够狠够无耻的。县里的事情关起门来好商量,可你小子只为了出一口恶气,直接就把市公安局扯进来了,还省公安厅派人下来,带来新技能新设备,靠,要都像你这么干,我们还混个鸟啊?专业性,去***专业性,真要说起专业性来,农业、林业、水利、交通、规划、卫生等等,哪个部门没一点专业性?哦,都用这个作借口,从上级部门下派局长下来,那还要我们这些县委常委干什么?!

不过,众常委不满归不满,却也不会在这时候跳出来跟左正唱反调,众人都明白,左正现在正在气头上,跟疯狗似的,绝对会逮谁咬谁,反正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由着他闹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