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313、起风(五)

()

()313、起风(五)

张劲松就依言坐了下来,心想这个裴振华也是虚伪得可以了,我跟你才见过几次面啊,你就对我是了解的,放心的?如果是木槿花这么说,那张劲松肯定会很开心,可裴振华这么说,张劲松就提起了警惕『性』了。领导的话,一定要懂得什么时候正着听,什么情况下反着听。

坐下来之后,张劲松就又说:“县长,我对隋多集团缺乏了解,县里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怕我担不起啊。请领导重新考虑......”

“劲松同志,不在有什么顾虑,啊。”裴振华就摆摆手,语重心长道:“你到安青的时间不长,但是你的工作热情和工作能力,同志们都是,啊,有目共睹的。我一直就认为,你是个讲政治顾大局的同志,胆大心细,啊,这个事情现在搞得县里很被动,希望你能够尽快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好。县里决定让你挑起这个担子,就是对你的信任,就是因为你对隋多集团不了解。啊,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更客观地对待各种情况,才能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你说呢?”

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更客观?这个话,说得那真叫一个赤『裸』『裸』啊,由此也可见裴振华已经快要处于暴走的边缘了。

虽然裴振华脸上『荡』漾着慈祥的神『色』,可张劲松还是听出了他话里话外那浓烈的怒火与冰冷的威胁,心中对邓经纬颇为感激,要不是邓经纬提前告知让他有了个心理准备,现在这个话他还就真的不好应答。

由于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张劲松把各种情况都考虑了一遍,所以略作沉『吟』,便点点头道:“感谢组织上的信任,请县长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只要有关部门的同志们能够密切配合,我相信,一定能够很快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好。”

这小子张口就想要权!裴振华心中有些不喜,可转念一想,张劲松来安青还没多久,他自己分管的那一摊子恐怕都还没怎么理顺,现在这个事情牵涉到的部门又不是他分管的,指使起来难度可想而知,不要一下权力,直接就拍胸脯做保证,那就跟二百五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权,裴振华当然是要放一些的,毕竟这个事情也关系到他自己了,所以,他当场表示,马上将相关部门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个会。正如邓经纬所说,裴振华在安青的威望还是相当高的,接到通知的部门负责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县『政府』,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县长大人的霉头,态度摆得相当端正。

这是一个短会,也是处理这个事情临时工作组的第一次会议。在会上,裴振华的脸『色』不是很好,话说得杀气腾腾的。很不客气地把心中的怒火给透了出来,谁要是敢在这个事情上出妖蛾子,那就别怪他裴振华翻脸不认人,他很高调地强调,市委市『政府』对安青县的要求是稳定压倒一切,让某些有点蠢蠢欲动的部门负责人听得心惊胆颤。

有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压在头上,下面想搞事的人也要掂量掂量了。

散会之后,张劲松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跟着公安局卫生局环保局这三个部门的负责人也一同到了他办公室里面。没办法,裴振华今天的火气太大了,有明确的指示却又没有具体的方案,他们只能等着张劲松给个说法。

张劲松给的说法很有意思,明天一早,他就带着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前往隋多集团,环保局马上组织技术骨干,明天就进行检测,公安方面做好准备,随时应对可能的突发事件,至于隋多集团员工体检的事情,张劲松一个字都没提。

公安局政委向东方汇报了一个情况,两次集会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目前隋多集团员工里的组织者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但群众中的组织者,由于没有证据,群众也不怎么配合,只能说有几个怀疑对象。

向东方就只是说了这么个情况,并没有请张劲松指示,张劲松听了之后,也只是说了句知道了,并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指示。

三个部门负责人走了之后,张劲松又一个电话打给了县府所在地承首镇镇长,把自己明天的行程说了一遍,让承首镇『政府』做好群众安抚工作,现在县里已经成立了工作组来解决这个事情,如果在这时候再弄出什么问题,唯他承首镇是问!

至于隋多集团的员工,张劲松则是一个电话,把隋多集团总经理何日红给召到了县『政府』。何日红中午的时候,就又挨了裴振华一通好训,在电话里,裴振华着重提到了张劲松,要何日红对张劲松保持足够的尊重。

何日红虽然只是个私企的总经理,但在安青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又是县长的连襟,所以平时对安青官场上的种种事情还是比较关心的,张劲松这个新来的却弄出大动静的副县长,他自然是听过的,人家连着跟两个县委常委干过了,他自然不会自大到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啊。

他这个县长的连襟在别人面前可能够份量,但是张劲松先是恶了县委组织部长,后又把政法委书记给得罪了,他何日红自问,再怎么着也比不上这二位爷啊。所以,何日红到了张劲松办公室,态度相当端正,又是认错又是道歉的,搞得张劲松都不好意思发脾气了。

不过,脾气不好发,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的,该表的态度也还是要表的。隋多集团的员工闹出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人组织的,虽然向东方说已经把公司里的组织者控制住了,可张劲松还是要求何日红警醒点,谁知道还有没有潜在的组织者呢?他还要求何日红想办法让员工不再闹事,至于想什么办法,那就是何日红的事情了。加工资提高福利改善工作环境什么的,方案多的是,他是副县长,不是公司副总,不『操』心这些细节。

何日红早就知道是谁组织的了,这种事情,人一多,根本就瞒不住。而且今天也抓了一些人,他到公司后又使了些手段,恩威并施之下,那些员工暂时是不可能再闹了。毕竟,在公司上班的,谁不知道污染呢?只不过工资还不错,大家都认了,这次若不是人有在背后搞事,谁愿意跑到县『政府』门口去呢?——好多行业还有生命危险呢,不照样有人干么?

这一通安排下去,离下班就只半个小时了。张劲松想了想,还是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作了个汇报。领导会不会下个指示这个还不确定,但既然领导上午表示了关心,现在情况这样了,他得跟领导说一声,这是个工作态度问题。

听了张劲松的汇报,木槿花就问:“两次集会,都是自发的吗?”

张劲松一听这个,迟疑了一下才道:“这个,目前还在调查。”

对张劲松这个回答,木槿花就有点不乐意了,道:“调查什么?啊?你平时做事很的魄力的嘛,要找出主要矛盾,要善于抓重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