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330、副书记?

一直以来,张劲松都觉得舅舅严红军是很有能力的,到下面县里当个县长甚至是县委书记都是完全能够胜任的,而不应该在老干局虚度光阴。曾经,张劲松还在严红军面前夸过海口,说会在领导面前帮他说话的,那个时候,张劲松刚刚接触武家几个人,觉得什么事情都很容易,可是后来才体会到了,说话容易做事难啊。

他自己的困难,都不好向武家开口,至于他舅舅的,那就更不好说了。还好,他讨得了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的欢心,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帮舅舅说话。

这次可是机会难得,张劲松当机立断,看着木槿花道:“工作上目前也没什么大项目,容易安排。就是前几天我舅舅严红军跟我说了个思路,我正准备......不过也不急,等学习回来再好好琢磨琢磨。”

木槿花一听这个话,就明白他这是想帮严红军一把。她看着眼前这个最出色的下属,没有急着开口,心里有点后悔刚才的试探了,还以为这小子现在收敛了呢,没想到还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开口就出了这么一个大难题!

按说以木槿花市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要把一个正处级的干部从冷清衙门提出来给放个比较好一点的位置,还是不算太难的。可严红军的情况比较特殊啊,她没有了解清楚情况之前,不好贸然操作。为什么呢?这里面是有名堂的。严红军以前是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从这个位置上被打发到老干局去了,?可见市委主要领导肯定是点头了的。木槿花要是突然一下启用严红军,那会不会糊里糊涂得罪人呢?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木大部长可不希望在自己最出色的下属心里留下一个出尔反尔的不光彩的形象。刚才既然给了张劲松这个机会,那自然是要想办法帮一帮他,毕竟,这小子有这种好机会都自己不用,而是把机会留给了他舅舅,也足以证明他是个极重情义的人。虽然说混官场的人,太重情义了会吃亏,可哪个领导又愿意自己的下属是无情无义之辈呢?最起码,今天他能够对别人讲情义,他日也会对自己讲情义啊!

拉严红军一把,虽然是个难题,却也不是完全没可能。严红军从市委办主任被调整为老干局局长这个事情,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去看的话,又何尝不是市委主要领导对他念了旧情呢?许多身在重要位置的干部,一失势往往就是先被纪委请去喝茶然后被检察院请去喝咖啡,这个严红军只是被调整到老干局,那就证明市委主要领导虽然动了他,却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甚至很有可能,当初动他的时候也是有迫不得己的原因呢?

这些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木槿花就道:“你舅舅工作经验丰富,你的乡镇工作经验有所欠缺,在这方面要多向他请教。”

这个话没有给张劲松一个明确答复,但也算是一个比较给面子的回应了,你舅舅的事情我知道了,会放在心上的。

能够听到木槿花这个话,张劲松就很满意了。他也明白,舅舅想从老干局出来并不容易,而木部长对他再照顾,也不可能他一提这个话就给他个准信,毕竟是个正处级干部的工作调整,木部长虽然是组织部长,也不能独断。

张劲松就点头称是,然后端起杯敬木槿花。

一口酒下喉,张劲松就问:“领导,我什么时候去报到?”

这时候的张劲松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以他现在这个年龄到省委党校的青干班去学习三个月,也是一种历练,更何况还可以结识不少人呢。况且,他现在级别上了副处,总是要到党校学习学习的,当初如果不是时间急,可能都要先到党校学习之后再到安青上任。反正这道程序躲不掉,早些日子晚些时候也没啥大不了的。

木槿花深深地看了张劲松一眼,道:“哦,这就着急了?劲松啊,你这个心态可不好,要稳一稳。这样,先把工作做好,你不是分管农林水吗?这春夏时节,防洪抗旱工作至关重要,学习的事情嘛......下半年吧,啊,下半年再安排,青干班不止这一期,啊。”

张劲松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跟不上领导的思路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先前要安排自己去省委党校学习,这转眼间又不让自己去了,领导这是有什么玄机啊?

他不知道先前木槿花说要他去省委党校学习的话只是为了试探他,而是先入为主要以为木槿花要调离随江了,所以对木槿花这个搞法就相当不适应了,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但这并不妨碍他再次很肯定地表示坚决执行领导的决定,丝毫不问原因不讲困难,表现得跟个最听话的乖宝宝似的。

木槿花没管张劲松心里在想些什么,却是把话题引到了生活上,关心起了张劲松的个人问题。其实说起来,张劲松的个人问题,就会牵扯到武玲,然后又是常务副省长武贤齐,这个个人问题跟工作也还是能够扯得上关系的。不过,木槿花关心下属的水平相当高,一番话问出来,全都是浓浓的关切之情,听不出丝毫功利的味道。

吃完饭,木槿花还真的让张劲松陪她逛了会儿街,她逛街纯粹就只是走一走看一看,没有买任何东西,时间也不长,就十多分钟,然后张劲松就送她回去了,分别的时候,她告诉张劲松,她想近期去看望一下离退休的老同志。

这个话,让张劲松心中一喜,看来领导决定了,要给舅舅一个机会啊!

石盘省各市以前的规矩,老干局是归市委办领导的,后来有些市渐渐的把老干局从市委办划到组织部了,有些地市的老干局局长还兼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有的市则没有这么兼。随江这边划得迟了点,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才完全划到组织部,严红军还是个光秃秃的局长,市委貌似根本就没有让他兼组织部副部长的意思。

这个情况,今年张劲松给舅舅严红军拜年的时候,曾听严红军说起过,所以他今天才跟木槿花提这个事情。不管舅舅以前得罪过谁,可现在老干局划到组织部了,那就是木部长的兵,木部长在临走之前,还不能照顾几个手下人么?

想到这儿,他抬手就给严红军打了个电话:“舅,你那儿最近有慰问老干部的安排吗?”

严红军被张劲松这个电话给问得莫名其妙,反问道:“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跟自家舅舅说话,张劲松自然是不用遮遮掩掩,很直接地说:“是这样,有个情况,啊。你提前做个准备,刚才听领导讲,近期可能要去慰问老干部,也许就是下周。你看有没有时间,争取找领导汇报一下工作。”

张劲松嘴里的领导指的是谁,严红军一下子就听懂了,他自认为早就已经达到了古井无波境界的心顿时就跳得快了几分,声音语调都变了一点点:“你回市里了?在哪儿?我们见个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