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337、动人心

姜霞说话的语气还是比较温柔的,但一开口就把这个方案定性为开倒车,也可见她此时心中确实相当生气了。若不是生气,姜副市长就算是对张劲松不满想敲打敲打,也不会先定性啊。

这个事情,也怪不得姜霞生气,原本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却不适合拿上台面来的东西,你安青县就见不得一丁点利益?见不得利益你自己在底下搞就是嘛,上面这么多年都当作没看见,只要不太过火,谁又会专门去跟你们过不去呢?可你倒好,不仅仅只是要利益,还想明目张胆名正言顺,世上哪有这种好事?

况且,这种事情吧,如果由市民政局的局长来向她姜霞汇报会显得更合适一点。县里的一个副县长,你跑到这儿来汇报是个什么意思呢?你是分管民政工作不错,但是,你们县里民政方面的工作,你们县里完全可以决断嘛,县民政局要山地,你们县里划一座就是了,担心靠搞土葬来多收钱被人拿住把柄,那你们就在私底下搞,别搞什么明文规定就是了,就算是怕担责任,你们可以跟市民政局去沟通,怎么一下子就把这个问题摆到老娘面前来了呢?母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雌猫啊!

这***简直是拿副市长不当领导啊。哼!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张劲松也知道姜霞对这个事情肯定会很恼火,所以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被姜霞这一批评,他就一脸认错的态度道:“您批评得对,不管工作再怎么困难,都坚决不能开倒车。还是领导高瞻远瞩法眼如炬,一下子就指出了我们工作中的不足之处,今后一定要经常聆听领导的指示,才能少走弯路......”

张劲松没有辩解什么,直接就是一通马屁拍了过去。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算是要跟上级领导讲道理,也要有个方式方法,得顺着她的话来才行。

果然,听到张劲松这乖巧的话,姜霞心中那股气也消了许多,甚至还有点小得意。怎么说呢,张劲松在随江是出了名的不听话,出了名的不尊重领导,以前的工作汇报都没什么事情,就是正常的汇报,所以二人都只是客气,可是今天不一样啊,今天他可是摆出了个大麻烦呢,而在她批评他之后,他在她面前却一点都没嚣张,态度还相当好,跟传言有很大的区别,这令她不得不生出点小得意。嗯,小张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讲道理嘛,至少,在我姜某人面前还是蛮乖的。

不过,尽管有点得意,她的气也还没全消,但也不好再继续用言语来表达怒气了,只能放缓语气道:“火葬工作的推进,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思想的解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啊,这个传统的风俗习惯要转变过来,非朝夕之功,你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啊,这个,基层工作难做,我是明白的,不过再难做,火葬也要坚定不移的推行,怎么能再搞土葬呢?这个不仅仅关系到环保的问题,也是一个资源节约的问题,更有一个森林防火的安全问题在里面......”

“是的,森林防火的安全问题,相当重要啊。”张劲松顺着这个话就说了起来,“现在县郊的山上到处可见凌乱的坟堆,一到过年啊清明啊这些节日,山上就热闹了。把墓地集中起来统一管理,也是有这个考虑在里面......”

姜霞就道:“哦?你讲。”

姜霞说的几个道理,张劲松当然是相当明白的。资源节约,讲的就是死人跟活人争地的问题,有一种说法认为现在城市土地紧张,活人住房子都成问题,死人的坟,就集中统一起来,是节约用地。说是这么说,可实际上,安青县里有人死后在殡仪馆火化之后再到陵园入葬,只要你出得起钱,那一座墓所占用的土地面积可就是相当大了,只不过是在山上,没有占到县城里面,可人家没火化直接土葬的,也是葬在山上的哇,只不过离县城比陵园那边近一些而已。

至于森林防火问题,倒确确实实是个相当令人头痛的问题。每到过年啊清明啊,在县城里就可以听见城郊每座山上都会有鞭炮声传出,祭祖时除了鞭炮之外,燃香烛纸钱什么的,都是很严重的火灾隐患。山上起火之后,那救火工作可比在城市里难许多,森林大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当初民政局报这个方案上来,张劲松也挺恼火,不过森林防火这一条倒是让他颇为心动,所以最终还是认真听取了民政局长的汇报。抛开各乡镇不提,就算光县城里的人,以后家里有人去世,坟墓都统一在一座山上,由专门的机构统一管理,大家都按规矩祭祀,而不是随意在山上找地方,那么森林火灾发生的机率就会大大降低。这对工作极为有利,也是一项相当不错的政绩,是民政局长的政绩,更是分管民政工作副县长的政绩。

农林水这三块都不是很容易出政绩,如果在民政方面搞出这么个东西,又搞成功了,那可以预见,好处是是不会少的。不过,这个好处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毕竟,人们选墓地的时候,第一个要素就是风水,风水好的地方,旺后人嘛。人家在自家山上或者在别人山上买一块地多自由,干嘛硬要去县里指定的地方呢?

这个,就需要有比较了。最起码一点,县里对指定山头的风水宣传要到位,其次,要允许人家土葬。有了这两条,再加些诸如专门的陵园不会有遇到重大工程要迁坟的麻烦和有专人维护,就很能吸引人了。——人都是现实的,可是再现实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迁祖坟。很明显,在城郊的山上散落的坟墓,就很有可能会遇到大工程而不得不迁祖坟,纵然补偿到位,心里也难免会留个疙瘩。

县民政局就是看到这准了这一点,所以觉得这个事情有搞头,但就是有一个难题,那就是这么干,会不会被人攻击开倒车!——推行火葬是大势所趋,也是从上至下的政策,你安青县却又开始提倡土葬了,这是想干什么?

这个攻击,县民政局真的担不起。那么,可不可以打火葬的幌子搞土葬呢?这个也没人敢干,毕竟这事儿是为了公家的事,不是私人的事,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哈。可是殡葬这一块对民政来说,又确确实实是一块肥肉,眼看着火葬工作推进得不是很理想,眼看着那么多人自己到山上找墓地而殡仪馆却收不到一分钱,就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乎,便把这个方案向张县长汇报了。——张县长的胆子够大,只要把其中的好处说明白,说不定张县长会看得上这个政绩呢?

张县长的胆子大那是出了名的,别人不敢干的事情,不见得张县长也不敢干哈。

张县长确实看上了这个政绩,但也确确实实是想做点实事。反正火葬推行工作不理想,大部分人依旧实行土葬也是个事实,与其让人在山上胡乱修坟,倒不如搞个统一规划,既能减少森林火灾的机会,也能够给下面分管的行局多一个创收门路,何乐而不为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