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356、省城行1

在许多人眼里,张劲松是一个不讲人情一句话不对头就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可张劲松自我感觉还是个讲感情的人,还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对陌生人或者没有好感的人,他可以痛下狠手,但对于熟人,他也还是会讲几分情面的。

以他和白珊珊的交情,他当然会帮白珊珊。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他是不适合帮她的。为什么呢?原因就在旅游局副局长戴金花!

张劲松和孙光耀没什么交情,哪怕孙光耀是石三勇的得力手下;他对孙光耀的父亲孙从军也没什么敬畏,尽管对方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可是,对孙光耀的母亲戴金花,他还是有点尊敬的。想当初他在旅游局能够很快打开局面,田金贵的不强势是一个方面,而戴金花的精诚合作,也给他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和帮助。

虽然戴金花跟张劲松交好也有她的目的和打算,但人情就是人情,那几声姐姐也不是白叫的!现在孙光耀和白珊珊之间闹矛盾,他张劲松跳出来就把白珊珊调到安青县来安排了,那算怎么回事?也太不讲究了!

本来就有人说他和白珊珊之间不清不楚,他如果在这个时候那么干的话,那可真是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如果白珊珊跟孙光耀二人和好了、结婚了,那求到他这个老领导头上,他可以帮她;如果白珊珊跟孙光耀彻底分手了,求到他这个老领导面前,他一样可以帮她。但是现在,纵然白珊珊单方面宣布跟孙光耀分手,可由于时间着实太短,而且孙光耀还没有放弃,那在外人眼里,这就是小情侣之间置气的话语,并不是真正的分手,他张劲松可以以半个娘家人的身份为白珊珊打抱不平,却不好马上出手调动白珊珊的工作。

这个原因,张劲松只能闷在心里,也不好给白珊珊解释。当然了,他不解释,也是存了一点对白珊珊试探的意思在里面,毕竟人心隔肚皮,他就算对白珊珊再欣赏,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信任的地步。况且,二人也有一段时间没共过事了,他倒也要看一下,如果自己这次不像以往那般痛快地帮她,她对自己会不会有所冷淡。

当领导的,谁不希望自己的下属对自己是真心的忠诚呢?如果在自己帮不上下属的忙,或者说帮得上但却不帮忙的情况下,这个下属还是真心的追随这个领导,那么,这个下属就是相当忠诚了,就是值得大力栽培的。

所幸,白珊珊的表现没让张劲松失望。至少在这个饭桌上,白珊珊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表现,只要在今后的日子里,白珊珊注意跟张劲松的联络,那么白珊珊在张劲松心中的份量,那就会比以前更重了。只要张劲松的日子好过,必然不会忘了白珊珊。

就比如严红军,只要一有机会,张劲松就帮他在木槿花面前说了好话,然后严红军就以老干局长的身份兼上了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好的位置,那就要看机会,也要看严红军自身的努力和能力了。

酒足饭饱之后,白珊珊又请示张劲松,她这次休假休多长时间为好。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以前,白珊珊是不会问的,可是刚才张劲松没有答应帮她调动工作,她怕领导误会自己心里有意见,所以就用这么一个问题来显示自己还是很听领导的话的。张劲松对白珊珊问这个话的用意相当清楚,不由在心里感慨这丫头真是心细如发,说话办事越来越有章法了。他情不自禁就将白珊珊和郑举暗自作了一个对比,却发现如果让白珊珊来当秘书的话,应该会有另一种乐趣。——郑举的细心谨慎是够了,但主动性方面,还是不及白珊珊。

当然了,有些领导就特别不喜欢秘书有主动性,只要秘书细心谨慎。

......

思来想去,张劲松去白漳的时候还是没有带上县民政局的同志。毕竟这次去并不是到民政厅公干,而仅仅只是跟着木槿花一起认识一下民政厅的吴厅长,算是一个私下的试探,只要把大致上的东西提一下就行了,并不需要详细汇报具体细节。再说了,就算是工作汇报,中间还隔着一个随江市民政局呢。

当然了,如果吴厅长感兴趣问起一些实质的东西,他自信也是答得上来的。——对于殡葬这一块,他也是下了工夫的。

木槿花去省城,自然是有她自己的事情,张劲松那点事情,只是顺便。所以,她只是给张劲松说了一下日子,却不是和张劲松一起去的白漳。

张劲松当然也乐得如此,虽说做下属的都愿意跟领导多呆一会儿,可一次呆的时间过长,也会不自在的。他自己去白漳,还可以先和徐倩约会一番,以解相思之苦。

现在他跟武玲和好了,可在和好之前,他和徐倩之间的感情却更加深厚,要他为了武玲放弃徐倩,这个难度也是相当大的。——除非徐倩自己没那个心思了,反正他是不会主动放弃的。

见到徐倩的时候,张劲松忍不住就是一阵心疼。因为徐倩的样子看上去很是疲惫,他就不明白了,团省委应该是个轻闲的地儿,怎么她那样子比在开发区当一把手还累呢?他看着她的双眼,关切道:“团委的工作是有多累多忙啊。”

徐倩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工作倒是不忙,就是烦心事儿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