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396、不能轻易屈服

“赵县长,你好。”张劲松中规中矩的应了一声,扫了梅林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等着赵大龙继续。

赵大龙在电话那头就稍稍顿了顿,心说张劲松这语气有点不对劲啊,他皱皱眉头,笑道:“你在办公室呢,有个事情......我过来一下吧。”

这话说得相当有意思,明知道接电话的是张劲松本人,却还要先来一句废话,然后说有个事情,却又不说有什么事情就马上说要过来一下。其实他应该说过去一下,张劲松去他那儿,他用过来这个词就对了。当然了,每个人说话都有自己的习惯,他硬要把过去一下说成过来一下,那谁也不能讲他说得不对。

不过,张劲松还是听出了赵大龙这话里的味道,赶紧就说:“哪能让你过来,我马上过去。”

这个态度是比较端正的了,不管怎么说,赵大龙是县政府的二把手,为人又比较和善,张劲松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刚才他的语气很平淡,倒不是对赵大龙有什么不满,主要还是被梅林那个报告给弄得相当不爽所致。直到听赵大龙说要过来,这才警醒,赶紧端正态度。

若是真让赵大龙来他的办公室谈事情,不到明天,恐怕县政府里就会传出张劲松从财政厅要回来了点钱就目中无人之类的话了。他在初来安青的时候已经嚣张过了,也体会到了嚣张的害处。他现在需要的是低调,是同僚对他的认同,而不是那种大家都不敢得罪他也愿亲近他的状态。身在官场,一个人能力再强,如果不能够跟同志们搞好团结,那是干不成事的。

梅林坐在那儿暗叹运气差,赵县长找张县长有事,那他的事情今天是谈不了了,至于会拖到什么时候,那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

尽管心里不愿意就这么离去,可梅林表面上还是显得相当识趣,主动站起身来,道:“张县长,那我下次再向您汇报。”

“嗯。”张劲松点点头,伸手拍了拍那份报告,道,“报告放我这儿,我再看看。”

梅林明白,张劲松这个话,只是说得好听的。照顾他一点面子,或者说照顾县委邹副书记一点面子,要不然人家张县长完全只要从鼻子里嗯一声就行了,哪儿用得着这个多余动作?

梅林礼貌地告辞之后,张劲松扫了一眼扔在桌子上的报告,想了想,还是亲自动手放进了文件夹里,然后才出了办公室。

赵大龙还是跟往常一样的老好人样子,满脸微笑地请张劲松在沙发上坐下,待通迅员奉了茶之后,他就开口了:“有个事情要跟你通报一下,财政厅的款子到了,啊,劲松同志,不简单呐。咱们县里的款子,还从来没有到得这么及时的。”

有了梅林刚才那个报告打底,张劲松一下就警觉起来,这个赵大龙不会也在打那五百万的主意吧?靠,老子分管的几个部门本来就钱少,到处缺钱,你常务副县长手上捏着钱袋子,居然也对我这么点钱有想法,太不讲道理了吧?

眉头跳了跳,张劲松就缓缓说道:“这......都是财政厅领导对县里广大农民兄弟的关心和爱护,听说有些山里的村民用水特别困难,财政厅领导特别关注,叮嘱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困难,专款专用,我当场作了保证......”

张劲松这个话,就是在告诉赵大龙了,这五百万是戴着帽子下来的,用途财政厅领导是关注着的,钱是要由我来安排支配的,你就别惦记了。

“财政厅领导心系安青人民群众,是安青的福气呀。”赵大龙笑容依旧,点点头顺着他的话说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道:“你这边最近都有什么项目?”

张劲松现在可以说是打起精神来应对了,他知道赵大龙既然都把他叫了过来,肯定不会一两句话就放弃那五百万的。他也知道,那五百万下来了,自己想要一个人掌握也是不现实的,多少总是要分一点出去,至于分多分少,那就要看他的手段和能力了。刚才他一开口就是一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形象,也只是为了在讨价还价的时候自己能够占据主动而已。

当然了,这也是跟常务副县长赵大龙他才这么说,如果是县长裴振华亲自找他谈,他当然得不会一开口就这么强硬——不管怎么说,对一把手还是要有必要的尊重嘛。

所以,对于赵大龙这么直奔主题的逼问,他有心理准备。项目那是张口就来,不说分管的几个部门里的项目,单就各乡镇报上来的跟农村有关的项目粗略地挑了几个一说,需要用的钱就超过了五百万。——你赵大龙在打我那五百万的主意,我这儿还要问你这个分管财政局的常务副县长要拨款呢。

赵大龙心里小小地郁闷了一下,你是副县长,我也是副县长,你要钱应该找县长去要嘛,找我干什么?我是分管财政局,可也仅仅只是分管,谁不知道财政局一直是捏在裴老板手里的?不过,这郁闷的心情并未影响到赵大龙脸上的表情,他像是没听出张劲松话里的意思一样,把张劲松刚才所说的几个项目一分析,道理一摆,就只剩下一个项目是要马上搞的,别的都是可以缓一缓的。这个分析一出来,赵大龙紧接着就又说目前县里财政紧张,需要从这五百万里先借用个三百万,等两个月再补上来。

张劲松才不会相信他这个有借有还的话。遇上个会借敢借的,上面拨下来的钱,一千万最后能被这么借得只剩下一百万左右。

还是那句话,张劲松面对着二把手,压力并不大,如果是县长裴振华提出这个要求,张劲松怎么着也要松一松口,可是面对赵大龙,张劲松就觉得还要再表示一下困难,交锋几个回合后再松口比较合适,要不然人家还以为他的钱来得多容易。所以,他略一沉吟,就说那几个项目也不能再拖了,很多问题都迫在眉睫了啊。

说完这个话,张劲松就看着赵大龙,等着赵大龙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