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406、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王成水洋洋洒洒说了一通,似乎对张劲松很是推崇。

这个话听着是赞许,可里面透出的意思,就很怪异了。这话里一个“其实”,一个“还是”,听着虽然不是很刺耳,但那感觉总让人觉得有点不好受。

这家伙约老子出来不是专门为了说这些怪话的吧?张劲松心里有点不喜,脸上却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王成水,不接话。他是真被这个王成水给弄糊涂了,甚至都有点怀疑王成水是不是不太会说话。

不过,再不会说话,也是市委政法委书记,该有的技巧总会有的,要不然说不定这时候还在乡镇里混呢。

张劲松自认在安青的政法系统中,知名度确实还是有一些的,但政法系统中的同志们对他很敬佩,那就太假了。以前被左正打压着的同志们对他可能心怀着一丝丝感激,可那一丝丝感激也不可能转化为敬佩的。更何况,王成水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可不是说安青的政法系统,而是说整个随江的政法系统。

张劲松自问,在整个随江的政法系统中,他的知名度并不高,单论公安系统中,可能还有些知名度。只是,不论知名度高不高,王成水的话,都不应该那么说啊。

王成水这么说,其实还是为了让张劲松接话,可张劲松偏偏不接话,他就郁闷了,不止一个人跟他说起过张劲松最不守规矩动不动就翻脸,甚至连老领导都指点过他,到安青之后,除了要跟安青市委主要领导搞好关系之外,还有一个张劲松要值得注意,如果能够从张劲松那儿得到一点助力,或者是找到个突破口,对于他在政法系统中尽快建立威信,那是很有帮助的。就算不能从张劲松那儿得到助力,也不能让张劲松从中搞破坏,毕竟左正就是和张劲松发生了一点点不愉快的事情,然后就免了公安局长的职务,乃至于连个光杆政法委书记也当不下去了。要知道,左正上面可是有着随江市委政法委书记左文革撑腰的啊。

王成水这个人,做官还是有一套的,能力也是有的,同时,他还比较相信命运风水一类的东西。他觉得,左正被逼得在安青呆不下去,跟左正的能力关系不大,而是左正的运气不行,因为左正遇上了张劲松!张劲松是什么人?还在开发区搞招商工作的时候,就干翻了一个正处,搞走了一个副厅,最重要的是,那个副厅可是随江的市委组织部长啊。这种煞星似的人物,杀气太重,左正跟他斗上了,没受牢狱之灾那都是菩萨保佑!

王成水是从外面到安青来的,暂时还没决定到底是投向姚雷的怀抱,还是加入裴振华的阵营,身为一个单枪匹马的政法委书记,如果一来就向哪一方投诚,肯定不会受到特别的重视,他需要尽快在安青的政法系统中树立威信,工作上打开了局面,那个时候,无论是姚雷还是裴振华,在招纳他的时候,他的份量跟现在那就大不一样了。

以前的安青,左正在政法系统中可以说是一言九鼎一手遮天的,向东方当时是公安局政委,可在公安局里被左正压得死死的,直到后来当了局长之后,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在公安局里树立起当初左正那样的权威。毕竟,向东方不是政法委书记。

不过,向东方虽然不是政法委书记,可毕竟是多年的老公安,又在县局政委的位置上呆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当了局长,不说把公安局整得铁板一块,可也没什么人敢跟他阳奉阴违了。其实向东方还是很希望向左正那样也当上政法委书记的,现在却从外面来了一个,他多少还是有些抵触情绪的。

在这种情况下,王成水想要尽快在政法系统中树立威信,难度可想而知。他在政法系统中干了多年,自然明白政法委本来就是为了协调公检法司这四家而存在的,只是个协调机构,不比纪检委实权在握。要不是政法委书记是市委常委,可能那四家鸟都不会鸟他。

政法委书记的权威要建立起来,公安局是最重要的一块,公安这一块拿下了,另三家就会容易许多。当然了,检察院和法院虽然不如公安局那么难啃,可就算政法委书记的权威建立起来了,这两家也不会像公安局那么听话就是了。至于司法局嘛,县级市的司法局,那有注意的必要么?

想在公安局打开局面,难度很大,可是难度再大,王成水也必须要打开这个局面,要不然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以后就成了摆设了。他打的算盘是,如果能够挑起张劲松和公安局的一些矛盾,那自然是上上之选,如果挑不起来,那他也希望和张劲松先接触一下,以后他开展工作的时候,如果不小心和张劲松起了什么摩擦,到时候也好解决一些。

他太相信命运了,非常不希望自己也像左正一样运气差,和张劲松这个煞星对上。所以,他今天主动给张劲松打了个电话,说话的时候还满嘴的江湖气。因为他觉得,像张劲松那样的人,年轻而且冲动,说话的时候带点江湖气,应该会比较对胃口的。

后来张劲松果然提着一瓶酒一个人赴约了,这让王成水感觉自己的判断相当正确,可是随后的交谈中,他才明白,这个张劲松,年轻归年轻,可却跟那些官场老油子一样滑溜,场面工夫相当有手段。

见张劲松不接话,王成水心里是比较恼火的,怎么说我也比你大了十来岁,这么说你的好话,你就这么个态度?不过,张劲松越是这种透出淡淡傲气的态度,王成水还越不想和他把关系搞僵,免得成为第二个左正,血淋淋的教训仿佛就在昨日,由不得他不重视。

当然了,如果张劲松真要和他过不去,他该斗争还是得斗争,只是能避免尽量避免而已。

所以,王成水见张劲松不接话,也只能继续说下去:“今天公安局东方同志还跟我讲,张县长非常善于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给了公安机关许多启发。”

我操!张劲松差点就要拍桌子了,这个向东方想干什么?这个念头一起,他又转念去想,这个话会不会是王成水捏造的?向东方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跟政法委书记说起这个话呢?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怀疑,这种事情,王成水应该不会说假话,et最多只是把向东方的话经过一些艺术处理,让人听了可以理解成几种意思。

张劲松和向东方没什么交情,从某些方面来讲,向东方还应该感谢张劲松。如果没有张劲松和左正之间的冲突,向东方想要在安青公安局当局长,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可是,向东方跟张劲松没什么交情,他只会感谢提他当局长的人,不可能会感谢张劲松的,甚至有可能还会对张劲松有些敌意——这么一个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现在是副市长了了,就是个毛头小子,居然让安青公安局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能没敌意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