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一卷 强势女领导 407、推不开的关系

不得不说,一个分管农村工作的副市长,和市委政法委书记一起下乡,为农村普法工作打头炮,这个事情确实是太有诱惑力了。只是,张劲松对个诱惑实在是没有多少兴趣,他摆得正自己的位置,分得清什么诱惑是可口能吃的,什么诱惑是吃下去后会让人消化不良的。

现在王成水抛出来的这个诱惑,看上去非常可口,可如果吃下去,不仅仅会让人消化不良,说不定还会拉肚子,甚至很有可能引起功能紊乱呢。

对于这一点,张劲松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所以,他不可能同意跟王成水一起下乡,真要那样的话,他也就太没有政治智慧了。

张劲松听完王成水的话,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面露沉思之色,拿起筷子,举到空中,却又没有去夹菜,停顿了一秒钟的样子,又把筷子放下,然后看向王成水,缓缓道:“王书记,真是对不住呀,我最近恐怕没时间,有几个项目还要到省里跑一跑,你知道的,省里拨点钱下来,我们都要跑断腿啊。”

这个拒绝的话,张劲松说得不是很客气。其实张劲松就算是要拒绝,也可以说得更委婉一些,比如他对政法工作不熟悉啊,比如说请王书记和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同志沟通一下更合适一些啊,然而他偏偏没有那么说,就这么硬邦邦地拒绝了。

张劲松被王成水说的一些话搞得心里不爽,自然也不会对王成水说什么好听的话了。

王成水的情绪丝毫没有被张劲松的话所影响,仿佛才想到这一层似的,点点头做恍然大悟大悟状,道:“这个我倒是欠考虑了。早就听说张县长到省里要钱的工夫深,什么时候,也帮政法系统跑一跑呀。司法局的办公条件还是艰苦了点。”

人至贱则无敌。张劲松这时候对这句话是有了相当深刻的体会了,他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脸上肌肉的伸缩,他觉得自己在这儿不能再继续坐下去了,这个王成水,用不要脸这三个字都已经没法形容了,丫根本就没有脸啊!

你个***好歹也是市委常委,这么没脸没皮地说话,要让别人知道,整个安青市的领导都没脸见人啊!

这顿酒喝得相当不舒服,张劲松离开的时候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意思。他实在是受不了王成水了,可王成水偏偏还自我感觉良好,后来居然还开始和他称兄道弟起来,他不走不行啊。

王成水将张劲松送到楼下,看着张劲松的车子离开,他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他今天和张劲松这么说话,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张劲松生气,但却又让张劲松不能对他生气,所以他时不时挑逗张劲松一下,却又还处处透出热情。张劲松心里憋了气,不好对他发作,但却可能会转嫁到政法系统其他干部身上,政法系统中,跟外面打交道最多的,自然就是公安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张劲松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和公安局又会闹点不愉快呢?那个时候,张劲松自然就会回想起今天的事情,转而对公安局不爽。当然了,张劲松如果和检察院、法院以及司法局闹出什么过节,对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也是有好处的。

只要张劲松对公安局不爽了,向东方就不会太好受,对他往公安系统伸手就会有许多方便。就算是张劲松没有和公安局发生什么矛盾,也没有跟另三家闹什么不愉快,他王成水也没有任何损失,而且通过今天这顿酒,将来就算有什么小摩擦,相信张劲松也会给他一点面子的。

一顿饭,加上一些张嘴就来的话,就搞定了一个潜在的不安分因素,值得啊!

王成水跑到安青来当这个政法委书记,最大的心病,_13800100_就是逼得安青前任政法委书记左正远走高飞了的张劲松。如果张劲松知道王成水心里在想些什么,恐怕也只能哭笑不得了

张劲松并没有去省里,他哪有那么多项目可跑?也没有多少钱去省里要,财政厅他已经要过了,别的相关厅局,该去的地方也去了,总要把手上的事情做完,看看有什么机会,再上去跑一跑。

能从上面要到钱是能力,可他毕竟是副市长,把手上分管的工作干出成绩,才是正理。等到政府换届之后,他的分管工作肯定会有一些调整,趁着这段时间,他要好好干工作,尽量少留些遗憾。

安青市委开了几次常委会了,可一直都没有研究人事问题。大家都不知道姚雷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书记不想讨论人事问题,组织部长也不可能会把这个事情拿到常委会上说,一众常委们心里还是颇为着急的——谁都想提拔几个自己人啊。

张劲松谈不上着急,可也有点希望能够在政府换届前先讨论一部分人事问题,最近有不少干部往他那儿跑,他也挺看好几个人的。他只是个副市长,没办法帮人家谋正职,可搞两三个位置不错的副职,想来还是难度不大的。虽然人事问题是党委的事情,可他也是市委常委嘛,在常委会上也是能够投票的。

不过,现在乡镇政府都还没换届,随江市委换届也还在准备,各市县区的政府换届还有段时间等。这段时间,大家又可以多收些礼了,虽然张劲松对那些礼没有兴趣,钱他不收,但一些物质性的东西,还是可随手赏给身边人,也是不错的。

现在他当选了安青市委常委,不仅仅安青有人巴结他,就连随江市里一些处级干部,也常常给他打电话,要请他吃饭。他知道,那些人不是想巴结他,而是想通过他巴结主持随江市委全面工作的副书记木槿花。

甚至还有人仅仅只是想通过张劲松穿针引线,认识一下木槿花的秘书白珊珊。这让张劲松感慨不已,他这一路走来,只是在舅舅坐冷板凳之后遇到徐倩之前的那一段日子比较郁闷,之后可以说是急速地往上蹿,基本上都是领导主动照顾他,他倒没有体会过别的干部想向领导汇报工作却连领导面都见不着的无奈。

不过,总算是在体制内混的,他也明白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大有人在。

以前木槿花刚刚被任命为市委副书记的时候,就有许多人想走他的路子,那时候他是能推就推。现在也一样,能够推的,他都尽量推了,可是有些关系,真的推不掉,那也就只能答应一起吃个饭了。

比如说,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覃浩波打电话要请张劲松吃饭,张劲松就不好推,不止不好推,还很热情地说:“好久没跟老领导一起喝酒了,哪儿能要你请我呀。这样,明天我回随江,13800100紫霞会所,我请老领导。”

“哎呀,劲松你不要搞得这么客气,我是有事求你帮忙,你请我,这算怎么回事?”覃浩波这个话说得相当坦荡,毕竟是老领导,毕竟当初对张劲松还是颇多照顾的,这种时候,用这样的语调说话,更显得当初感情深厚呀。不得不说,覃浩波确实是个人物,在开发区管委会算是三朝元老了,服侍过三位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还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没有提上去,但也没有被调开,着实是个奇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