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晚饭就在附阳镇吃的。张劲松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领导,虽然对附阳镇这次闹出这个事情颇为恼怒,但也不至于拂袖而去,他现在可是市委常委了,不说在乡镇里收服几个下属吧,也要适当跟一些手握实权的乡镇干部多些交流。——能不能建立一套较有实力的班底,还得他自己努力才行啊。

吃饭的时候,气氛不像先前工作的时候那般严肃了。张劲松不喜欢附阳镇搞出来的坏事变好事的手段,却能够接受这个结果——事情已经出了,尽量善后吧。

如果他表示不能接受这个结果,那他不仅仅会被人骂**,还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不负责。嘿嘿,你自己都觉得这个事情是坏事,那就别怪其他人落井下石了哈。

郑举今天一个下午都是担心吊胆忧心忡忡的,直到在吃饭的时候见到张劲松和孟冬寒等人喝了酒,一颗心这才放下。水渠事件搞成了坏事变好事的样子,不是他出的点子,但孟冬寒也是跟他露了口风的,他没有请示张劲松,像是没听到孟冬寒说的什么一样,不赞同也不反对。他一直担心张劲松会不会生气,现在看来,附阳镇的搞法还是比较不错的。啧,早就听说乡镇干部的胆子最大,果然名符其实啊,张市长去了现场之后回来,他们都敢睁着眼睛说瞎话,硬是从一起事故中找出了值得宣传的闪光点,有经验、有见识、有胆略。

吃过晚饭,张劲松就回安青。第二天下午,他才去随江。在路上的时候,他分别给严红军和覃浩波打了个电话,三个人一起吃个饭喝个茶,正好谈点事情,只要严红军在组织部帮覃浩波说一说话,组织部能够有针对性的考察一下,那木槿花那边,覃浩波自然会去找白珊珊的,不用他张劲松再操心了。

严红军当市委办主任的时候,覃浩波就对严红军相当尊重,大家都是干办公室工作的嘛,对上级领导当然得尊重了。只不过,那时候开发区还只是副处的架子,而严红军却是正处级的领导,若不是张劲松当时正在覃浩波手下做事,严主任的眼里还真的没有覃浩波这号人。自从严主任变成严局长之后,覃浩波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时不时打个电话想汇报工作,但偶尔遇见了,态度也还是相当端正的。所以,严红军对覃浩波的印象还不坏,再加上又是张劲松亲自出面,他也就答应帮覃浩波留意一下,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机会没有。

严红军没有当场就给覃浩波一个明确的答复,也不可能给出个明确的答复。他只是兼着市委组织部长的副部长,并不是组织部长,没那个权力明确答复什么,就算是组织部的一把手,也不可能会把话说死——领导说话,总是要留几分余地的。

对于严红军这个答复,覃13800100浩波已经很满意了。他是干了多年办公室主任的,自然听得出来严红军话里的意思,寻思着回去之后,得好好计划一下,再单独上严红军家里去,给严部长好好地汇报一下工作,把握住机会。

回了随江,张劲松自然会给白珊珊打个电话,见不见面不重要,电话里联系一下,感情不至于冷淡就好。当然了,想跟她见个面的话还是要很诚恳地说出来的。

现在白珊珊的位置可是相当重要的,一天不知道要接多少电话,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请她吃饭,不管是上班时间还是周末,时间都不怎么属于她自己了。对于那些邀请,她基本上都推了,但还是有些不适合推,那就见一见。白科长知道现在是自己结识人的最好时机,只要在老板允许的范围内,能够多结交一些人,对她以后的发展,也是很有帮助的。

在接到张劲松电话的时候,白珊珊刚坐上车,准备去赴约——随江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易筱然正等着她呢。所以,在接到张劲松的电话之后,她刚准备说今天晚上没时间的时候,却又念头一转,把地方说给了张劲松,说今天刚好有时间一起坐坐。

最终一起坐一坐的,并不是三个人,而是五个,易筱然带着市经委的办公室主任,然后还有文锦区委副书记也带了个男同志,是区委办的,应该就是她的通讯员。男领导不用女秘书,可女领导用男秘书的情况,还是相当普遍的,像木槿花那样一直用女秘书的女领导,其实还是比较少的。——领导本身就是女的,威武之气不足,秘书再要个女的,容易被人欺负。

三男三女一起,不是喝茶也不是泡脚,而是唱歌。至于说一起游泳做美容什么的,还没那个交情哈。

市经贸委主任易筱然读书的时候学的是声乐,市里举办唱歌比赛,她可是经常拿奖的;文锦区委副书记、区委办主任卢美茹是文工团出身,也喜欢唱歌;白珊珊干招商工作的时候,没少陪人唱歌,自然觉得这个活动比别的聚会要好——想谈事的时候就谈事,不想谈的话,抱着话筒不放,别人也拿你没办法哈。

至于三位男同志,什么娱乐活动都不会怕的。六个人中,三个处级,三个科级——卢书记的通讯员不知道解决了副科没有。

白珊珊这个科级却是丝毫不比三个处级差的,所以,另两个科级干部就当起了服务员了。这么多领导们一起唱歌谈事,点歌倒酒之类的活,是轮不到包厢公主来做的——钱给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一番介绍客套过后,几杯酒下肚,卢美茹便拉着白珊珊说悄悄话去了,易筱然则举着杯子和张劲松喝酒。张劲松看出来了,这个易筱然和白珊珊的关系应该是相当不错的,而易筱然今天应该是帮着卢美茹约白珊珊出来的,却不想被他给赶上了。

两个人相互敬了酒,说了些久仰之类的屁话,张劲松就笑着道:“易主任跟白科长很谈得来呀。”

易筱然很奇怪,张劲松这个话说得怎么就这么怪异呢?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张劲松应该先看一眼卢美茹和白珊珊的方向,然后再来一句“卢书记和白科长很谈得来呀”这样的话,而不是说她易主任。就算是张劲松想问她和白珊珊之间的关系,也应该直接问白珊珊啊,在随江,稍微有点身份的人,谁不知道你张劲松和白珊珊之间是怎么回事?

“我跟张市长也很谈得来呀。”易筱然笑吟吟地说道,答非所问,却让人如沐春风,正处级干部还是很有说话技巧的。

张劲松道:“那是,我也有同感。真希望早些认识易主任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相见恨晚!”

易筱然突然娇笑了一下:“还好不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要不然我可为难了。来,张市长,就为这个相见恨晚,咱们应该再喝一杯。”

这个玩笑话瞬间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然后易主任吩咐了一声,让点首《知心爱人》,她要跟张市长合唱一个。

张劲松现在唱歌的水平是有了相当大的提高,不过跟易筱然相比,差距不是一点点,但这并不妨碍在唱完之后收获另四位的掌声,而他们两人的对唱,那四位肯定是要一起敬酒的。之后,卢美茹独唱了一首歌,白珊珊去了洗手间,张劲松在这段时间里,又和易筱然聊了会儿天,甚至还邀请易筱然到安青去走一走,易筱然也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这都是现在说的场面话,毕竟张劲松又不分管经济,易筱然就是下安青去了,也轮不到他接待。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