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道:“让我想想啊,好像,从小到大,你确实没抽过我。舅,你对我是真好。”

    严红军摇摇头:“我是你舅啊。”

    两舅甥对视而笑,再没有一丝一毫生分的味道,浓浓的亲情迷漫着,似乎就连无形的气氛都温暖不少,比中央空调中散出的暖气效果都要好。

    想到舅舅的工作,张劲松就关心了一句:“你去国土局,明年应该有得忙了吧。”

    “市局还好。”严红军老神在在的样子,看了张劲松一眼,稍顿了顿才继续道:“区县局更忙。我这儿你不用操心,多想想你明年的工作要怎么开展吧。”

    亲情一冒出来,严红军就迅速进入了舅舅的角色,准备要对外甥言传身教耳提面命。

    张劲松道:“明年的工作......等分工明确之后再说吧。反正到时候不管分管哪一块,都少不了到随江来要支持,到时候就靠你了。”

    “随江的支持有限,你们的目光,还是要盯到省里。”严红军摇摇头道,“县级市,和一般的区县还是有所区别的。最主要是你个人,要多往省里跑,多结识点人。明年的话,我感觉你最好还是到省委党校呆段时间。”

    张劲松皱起了眉头,有点不愿意:“明年的工作会很忙啊,恐怕抽不出来时间。唉,我是准备后年找个机会到省委党校学习去的。”

    严红军问:“武省长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个问题,张劲松就很头痛。关于他的工作问题,武玲曾不止一次跟他提过,要他去省里呆两年,可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去省里,安青这边还有许多事没做,他真的不甘心就这么黯然离开。

    甚至他觉得,对于安青,他都有感情了。这跟他在开发区、在市委组织部、在市旅游局工作的时候那种感情是不一样的。安青这个地方,他的感觉最复杂。这是他从参加工作到目前为止,最没做出成绩的地方,可他也在这儿见证了安青撤县建市的圆满完成。他没有在农林水这一块有什么特别的建树,可他走过不少乡村,以一个地方官员的身份跟人民群众交谈,直面了他们真诚简单的笑脸,也旁观了他们无奈认命的辛酸。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