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苗玉珊这番话,说得很在理,也很动情喂,总裁只许你爱我。

    张劲松没有那么容易动情,他不知道她这番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也不想知道。他其实很想问她一问,以前跟别的男人上床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如何面对她家的江南山同志。然而,现在这种时刻,此情此景,他实在硬不起心肠发出这种质问。——他又不是江南山,质问她干什么呢?

    女人心,海底针。张劲松实在弄不懂,苗玉珊心里在想些什么,正如他先前所言,她其实应该找个粗大腿去抱一抱,随江市里很有几根粗大腿,她又何必跑到安青这种小地方,找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副处呢?

    当苗玉珊的声音停下,屋里便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或许是不想说,或许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屋外雨声不大,穿透窗户,在屋里听来,显得有几分遥远,还有些失真,让人禁不住怀疑外面到底是在下雨,还是空调的水滴声。苗玉珊坐回原位,看着对面一脸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张劲松,好一会儿才微微叹息一声,打破沉默道:“我明天就走了。”

    “嗯,去哪儿?”张劲松下意识地问,“不是说要在安青呆一段时间的吗?”

    这话一出口,张劲松就后悔了。本来营造出来的冷漠形象,在这瞬间被他自己给打碎了。他刚才还对她表现得不在乎呢,可一转眼,就又关心起她来了。最重要的是,他这话是下意识的说出来的,那就表示,他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她在安青多留几天,他也好有机会多和她喝几杯茶。——多试几次,就知道好差了嘛。

    果然,苗玉珊眼中闪过一道光彩,脸上却是更显寂寥,声音柔得能让人心都融化掉:“去白漳。本来是想在安青呆一段时间的,不过,突然发现这地方没什么好留恋的,呆在这儿只会伤心,又讨人嫌,还不如离开的好。”

    这话说得格外凄惨,张劲松不可能再下意识地说出什么容易让她产生误会的话来,却也不好再说让她伤心的话,只能继续沉默,端起茶水小喝了一口,心想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他不怕她开玩笑,也不怕她求帮助,可她玩出这种表白的招数来,他觉得不是很好应对。想来想去,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