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与规划局局长麦得福不同的是,住建局局长高建设的名字就显得根正苗红了许多。听听,人家一出生,就是奔着建设来的,当这个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局长,简直就是绝配,人家这是要用一辈子来搞建设呢。——高建设估计是不会跑到派出所去改他这个名字的。

    当然,高局长的名字再如何地根正苗红,也难以阻挡别人给他取外号。那外号比麦得福的好听一点,叫“搞精射”,后来不知怎么的,传来传去就传成了“搞基射”。

    “搞基射”这个外号是有由来的。很久以前,高局长还只是高股长,但已经是县建委副主任的热门人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由于老婆出差了,并且还有些工作要加班,年轻的高股长在单位过了一夜。

    据江湖传闻,这一夜,县建委新进来的一个年轻帅气的保安员被高股长临幸了,真可谓是菊花残满腚伤,第二天走路都吃力,坐在保安室里神情恍惚,放了好几个不相干的人进单位,被办公室主任一通臭骂,要不是高建设帮着说两句话,都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后果。这个传言有鼻子有眼的,很多人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来看待此事,毕竟在那个时代,这种情况简直就是特大号新闻,什么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被捉奸在床之类的事情跟这个相比,简直弱爆了。

    哪怕建委成了建设局,后来又成了住建局,有关高局长的这个传言还没有被人遗忘,甚至还有许多不同的版本。当然了,别的版本其实也就是在第一个版本出来之后半个月左右就开始出现了,只不过其中有一个版本,是在麦得福当了规划局局长之后,又被人提起,在短时间内小小地火了一把,为安青许多酒桌上添了不少欢声笑语。

    那几个版本,有说高局长当年临幸的其实不是保安,而是建委新分配来的一个男中专生;有人说不是保安也不是新来的中专生,而是他们委里的某位领导,二人已经秘密交往了几年;最绝的一个说法是,那天晚上,高股长在加班,陪着高股长一起加班的,还有他们股里的小麦,总不能领导加班下面人休息吧?——股长在股里那就是领导啊!

    人们口中的那个小麦,就是现在安青市规划局的局长麦得福。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反正后来的版本,就是高建设看上麦得福了,那天晚上欲行不轨,麦得福的裤子都被撕破了,但麦得福威武不能屈福贵不能淫,拼死不从,最后跳窗而逃。——从二楼跳下去,下面是草坪,没摔伤。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