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市长,好久不见。”一个大波浪披肩发的美女站到了张劲松的对面,笑吟吟地伸出了保养得不错的右手,呆会儿要是美女对你再好点,你还不得流鼻血啊。”
    “今天能让孔哥大出血,我流点鼻血算什么。”张劲松哈哈一笑,主动向另一位美女伸出了手,道:“关女,久等了。”
    孔庄红又插了一句:  “小梅,你可千万别再让他受宠若惊了。”
    小梅伸出手和张劲松握在一起,听到孔庄红这个话,就望向了孔庄红,娇声道:  “那我要让他怎么办才行呀?”这话让人很容易想歪。
    张劲松也想歪了,好在马上就止住了歪念,望着孔庄红,道:  “我不受宠若惊,我诚惶诚恐行了吧?”
    孔庄红只是笑,却不说话。小梅转过头望着张劲松道:  “为什么呀?你对我姐就受宠若惊,对我就诚惶诚恐,我有那么可怕吗?张市长,你这刚一见面就搞区别对待,我太受打击了。”说着,她手并没有急着松开,却转头向另一位美女道:  “姐,为什么都对你那么好对我就不好了呀。我表示,羡幕嫉妒恨.!”
    孔庄红道:  “小梅,你可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啊。”
    小梅还是握着张劲松的手,对孔庄红道:  “难道你对我比对我姐要好?”
    “哪儿有你这么下套子的。’’孔庄红道,  “要我说,你对张老弟就比对我好,跟我握手就没见你超过两秒钟的!别站着了,坐吧,嗯,要不你俩还是手牵手坐一起算了。”
    张劲松弄不明白孔庄红今天为什么会热情得这么过分。在他看来,就算是孔庄红对他有亲近之意,也没必要搞得这么明显这么直白,最起码也要有一点省厅机关干部的稳重与矜持啊。省国库局的副局长,跟他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这么毫不见外地说话,用折节下士来形容都有点跟不上形势的意思。不过,如果换个角度来看的话,把张劲松县级市副市长的身份换成现任常务副省长的妹夫、未来省长的妹夫,那么孔庄红极力相交,倒也相当正常了。
    对于孔庄红这个人,张劲松还相当缺乏一定的了解,暂时只能用这个理由来他不记得这两个美女的名字了,只记得二人都娃梅,是一对双胞胎,旁人往往叫她们大梅小梅。他还记得,这二人,好像有一个是在省电视台工作,另一个貌似是卫生厅还是什么别的厅局,他记不太准确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