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觉得,这个事情,恐怕将要失去控制了。他想对高建设动刀子,只是想砍得高建设伤筋动骨,以便于他彻底掌控住建局,但现在这么一搞,就相当于一刀直接捅在了高建设的要害,事情大条了,那不是他想要的理想结果。 

    如果高建设因为这个事情被搞下了,市委肯定会换一个新的住建局长,甚至这个住建局长的人选都不会征求一下他这个分管领导的意见——这种实权部门的一把手,姚雷肯定不会客气。 

    以姚雷现在对市委的掌控力来说,只要不是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裴振华发出声音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能够守住政府这一亩三分地,裴振华就挺满意了,甚至这一亩三分地都不好守——常务副市长可是姚书记的贴心人呐。 

    现在安青的这种格局,裴振华肯定是不满意的,但也只能无奈地接受。高配了随江市委常委的姚雷,真的比上一任安青县委书记难对付多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真不是说着玩的。 

    人最大的无奈就在于许多事情不受控制,人最大的动力就在于对别人的控制。权力,就是一种最常见最明显的控制方式,或者说渠道更贴切一点。 

    一个官员,如果对事物或者是下面人的控制出了问题,往往也就意味着他手上的权力可能也出了点问题,至少,在别人看来,他的权力应该会发生了一些变化,最起码,极有可能马上会发生一些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往往是向着坏的方向去变化。 

    这是一个相当不好的信号。 

    张劲松坐在办公室,忍不住有点怀疑自己的能力了。难道真的不适合下区县?同样的级别,在区县政府干副职和在市里行局干副职,这差别真的太大了。为什么处理起问题来,总是困难重重呢? 

    进了常委班子,又分管了建设口,今时的地位和权柄跟往日大不一样,可这个工作难度,仿佛更大了。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管工作如何难,总得干,而且也比以前干得好。比如说,他刚来安青的时候,收拾一个民政局都搞得硝烟四起,现在收服规划局,几乎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高度。这就是工作方式上的进步,这就是政治上的成熟。现在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他的错,只能说是机缘巧合。当然了,这也有他对麦得福的胆量估计得不准确的因素在里面——他是真没想到麦得福会有直接放出这种大杀招的胆量,在他的认识中,麦得福应该是那种有胆量但却不敢把胆量完全付诸行动的人。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