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道:“您现在有空吗?我有个情况想向您汇报一下。”

 
    木槿花的声音还是那么冷:“讲!”
 
    同样是一个字,同样是一样冷,可这个“讲”比上一个“嗯”却多了一丝丝感情的味道在里面。
 
    张劲松并没有先从白珊珊那儿了解具体的情况,不清楚木槿花的不满到底在什么地方,但心里也有个大概。所以,他就先做了个检讨,然后用最短的语言把高建设在网上出名了的事情汇报了一下,最后请木书记指示。
 
    这种情形下,虽然是在电话中,木槿花却也不可能对他指示什么,就算是事情闹到了非要她这个书记大人下指示的程度,她也是对随江市纪委和安青市委作出指示。
 
    不作指示,批评是少不了的。木槿花哼了一声,话说得还算比较柔和:“还真不消停。”
 
    张劲松的尴尬就别提了,隔着电话都觉得无地自容,这话没法接,只能继续挨骂了。木槿花倒也没有怎么骂他,只是叫他注意影响,要他在工作上多用一些心。
 
    挂断电话,张劲松才长舒一口气,他都做好了被狠批一顿的打算,现在这么轻松地就过来了。虽说木书记没有给他去当面汇报的机会,话也不多,但毕竟还有关心在里面,并没有冷淡。这说明,木书记还是没有因为他总是惹事而放弃他,依然还是会继续栽培他的。
 
    只要没有被领导放弃,那就不必要太过担心了,大风大浪经历了那么多,现在小坑小坎什么的,很容易过的。
 
    随手给白珊珊发了条短信:方便了打电话。
 
    白珊珊的短信回得很快:好。
 
    晚上电话的时候,白珊珊心情很好,但没有和张劲松聊太长时间,却也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
 
    媒体的动作一向很快,记者们仿佛随时随地都可以冒出来似的,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们。安青市住建局的大部分干部职工面对记者,都是一问三不知,除了“不知道”,就是“不清楚”,这种最保险的三字经让他们在规避风险的同时,也显示出了他们那种对看热闹的迫切渴望。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