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那人显然不会轻易被张劲松所打倒,也不避让,身子一侧,和张劲松面对面了,又又手攻势一改,和张劲松的双手撞在一起。二人一触即分,都察觉出了对方的不好惹。

这边两人刚接触了一下,那边武云和另一人却胶着了,两个人贴身短打,攻向武云的那人早得了呀咐,自然不会出杀招,所以手脚有些放不开,而武云出手全是杀招,看不去并不威风凛凛,但只要那些杀招落到了实处,中招之人就算是个高手,那肯定也是非死即残。如此一来,武云倒还抢得了一手先机,多了一分赢的希望。

张劲松不用去看武云,也知道武云的情况不妙,毕竟,她先前已经消耗了一次体力。他知道自己拖不起,顿时全身气血鼓荡,脚下一错,两只脚如铁犁耕田般向着自己的对手冲去,手上也闲着,跟武云一样直接使出了杀招,全奔着对方要害而去。― 他倒不是要置人于死地,而是不这么干,恐怕没有一点赢的希望 这四个人交战说来话长,其实也就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便彻底分开了。武云脸色无比苍白,全身汗流如水:张劲松吐了口血,右臂直直在垂下,已然骨折。对方两个人也不好过,跟张劲松对打的一个人左腿骨折,脸上却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和武云对阵的人从表面看不出什么情况来,只是默默地站着。

武琪不是习武之人,不过武家武风颇重,她眼力还是有几分的。虽然一眼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也明白情况有些不妙。她轻声问那左腿骨折了这时候正稳稳地金鸡独立看的人:“怎么样?" 

那人仿佛没受伤似的,面不改色云淡风轻道:“他们有同归于尽的杀招和意志。”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道:“两败俱伤。”

武琪听到这话,顿时就为难了。她带过来的两个人战牛力如何,她是相当清楚的,武云的战千力很强,她也知道,但她没有想到,武云居然能够强到这种程度,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那个小姑父,也这么能打!

穷山恶水出刁民!武琪心中恨恨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然而她却拿眼前的刁民没一丝一毫的办法,两败俱伤的结果所带来的压力她还勉强抗得住,可同归于尽,别说是她,纵然是武家的嫡长孙,甚至武家的嫡长子亲自过来,那也是绝对抗不住的。

她深深地看了张劲松一眼,然后对着武云点点头,面无表情道:“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话,她扭头便走,武呈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也转身跟着走了。那两个男人还是面无表情,相互搀扶着离去了。

黄欣黛倒还比较镇定,没有乱了分寸第一时间去关心武云,而是来到张劲松身边,关切地问:“怎么样?"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