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忍着疼痛要先给武云疗伤,那是有原因的。他现在确实相当疼,可他知道,如果先接了骨涂了药上了夹板之后再给武云疗伤,以他疗伤时所用的劲力,那手上的夹板上了跟没上没有一点区别,手臂肯定会被身体的动作带得再次错位,那种疼痛,比起现在这个疼痛来,肯定会更加厉害几倍。许多人都明白的一个道理,受伤的时候再疼,也比不上伤势经过处理之后再被人碰一下那伤口来得狠。这还只是疼痛一个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先接好之后再错位,重新接起来就相当麻烦。

既然如此,那倒不是就这么忍着,先帮武云疗伤了再接骨来得划算。反正都是疼,谁也不会去选择疼得厉害的那一种,更何况还是两次?再说了,武云也是早治比晚治要好,拖不起!
张劲松的动作确实不快,但这一场拍打下来,也没用到十分钟。武云的气色看上去还是很差,但眼中的神色好了许多,看来伤势是暂时稳住了。
张劲松直接躺在了地毯上,累得像条死狗。强烈的疲倦感不停地侵袭着他,让他虚弱得连手指头都不愿动弹一下,真想就这么好好地睡一觉,可他知道,他不能睡,得保持清醒。
“黄老师帮我买点药和纱布、绷带、夹板,呆会儿’r 头好给我接骨。”张劲松奋力睁着眼晴,有气无力地说道。
武云这时候已经勉强能动,也可以轻声开口说话了:“给总台打个电话,叫他们送上来。”
张劲松有点奇怪:“酒店里有吗?" 
黄欣黛道:“应该有,没有就叫他们去买。”说着这话,她就拿起电话打给了总台,总台服务员回应说马上送上来,她又问武云要不要什么药。
张劲松道:“她现在不要药,给我接完骨,她就在浴池泡两个小时。”说着,她又看向武云道:“要松散坐,行周天搬运。你的伤势你自己明白,不用我多讲了,必须要师父出手才行。”
武云点点头,也没有急着穿衣服,呆会儿去浴池打坐调.息也还要脱得只剩现在这个样子才行,倒不如不穿。先前这样子就已经被眼前这色狼看了个够,还被他用手给碰了不少地方,这时候再遮起来,也迟了,索性洒脱点。
黄欣黛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想抱着武云,却又不敢乱抱,边哭边问:“到底怎么样了啊,你们别吓我… … ”
张劲松不l 衬烦地说道:“你别哭行不行?哭得我烦。赶紧给武玲打个电话,我有话跟她讲。”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