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左卧室的门是关着的,右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武玲两边都没有去,甚至都没有去沙发上,直接在地毯上坐下了。她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无尽悲愤只能独品,以她的家世、相貌、财富,能够看上张劲松这么一个草根出身的人并和他结婚,那是他张劲松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可他居然这么不珍惜!

她觉得,张劲松对黄欣黛还是有些余情未了,都说初恋是最难忘的,暗恋是最难舍的,有些人,到老了都还心有不甘呢。今天的事情,她是真的伤心了,张劲松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心性早打磨得圆融了,做事情不可能会逞匹夫之勇,然而今天,他在明知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还坚决挺身而出,丝毫不去考虑后果,实在是太说不通了。除了冲冠一怒为红颜之外,武玲真的想不到别的任何原因来解释。
至于那红颜是黄欣黛还是武云,武玲真的不太确定,她偶尔也会吃一吃武云的醋,但那念头往往都是一闪而过,她绝对不会去深想。就像今天,她其实也在吃武云的醋,她觉得张劲松对武云,要比对她好,她觉得他和武云之间有秘密,可他和她之间,却没有。这真的不是个好现象。
然而,武云是她的侄女,亲侄女,她再怎么不舒服,也没办法把气出到她最疼爱的亲侄女身上,那么所有的罪,当然得黄欣黛来背了。
最主要的是,黄欣黛是张劲松当初暗恋的人,这杀伤力真不是一般的强。甚至,武玲都恨不得把黄欣黛打个重伤,她打不过武云,但对上黄欣黛的话,真的没有一点压力。
武玲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地流泪,流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她止住了泪水坐到沙发上,也没补妆,只是淡淡地看了右边的房间一眼,之后便一直盯着左边那紧闭的房门。
“你还是出去看看吧。”黄欣黛走到张劲松面前,轻声道。
张劲松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这个话,然后低头看T 看自己的手,阵阵疼痛忍得相当辛苦,可武玲却根本就没有管他有没有受伤,他也相当恼火。他觉得武玲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就算他有什么不是,再怎么着也要等到明天再说吧?他现在还是个伤者呢!
别说是夫妻了,就算是一个普通朋友,遇到这种情况,也得等到手上的伤势好了才会吵架吧。
“她心情不好,你要多理解。”黄欣黛又劝了一句。
张劲松没再摇头,看着她,长叹了口气,道:“她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我手还才接上!" 
黄欣黛不再说话,缓缓坐下,低头不语。
张劲松也坐了下来,没受伤的那只手在沙发上拍了拍,道:“有烟吗?" 黄欣黛愣了一下,看着张劲松道:“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