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晚上吃饭的时候,木攫花并没有对张劲松说她在省城有多少熟人,要张劲松有困难的时候就给她打电话,只是回顾了一些往事,对张劲松以往一些典型的处事手法做了简单的分析。以堂堂正厅级的市委书记之尊,对一个副处讲这些东西,足以说明木书记对张市长确实是相当关爱的。

张劲松听得很用心,他知道这是木老板对他的点拨,虽然他自问算是木老板的嫡系,可这种点拨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的,最多就某件事情隐晦的点两句,像今天这样,简直就是对他性格上一种系统的剖析,放在以前,那是不敢想象的。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纵然是对自己的性格再清楚,可有些方面,还是注意不到的。而且,站在木书记那种高度,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这对他以后遇到事情了要怎么处理,是很有启发的。
晚饭之后,张劲松没有回安青了,如平时一样去了紫霞山上。三月三号省委党校开班,现在已经是二月二十七日了,明天二十八号,是二月的最后一天,离开班真的很近了。其实吧,近不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三月三号,正是正月十八,所以,开班的那一天,他肯定是不会去省委党校参加开班典礼的,而在开班之前的这几天,他也肯定是要在山上陪着老道士的。
至于说省委党校春季班开班的当天不报道,这性质,当然是比较严重的,可张劲松也不需要放在心上。读这个班,肯定不是木谨花的意见,而是武贤齐的意思,那他要在山上陪着老道士,武贤齐也不可能不给他几天假。― 这省委党校的班,还没去报道就请假,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绝无仅有了。
武云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了,心态有没有调整过来还不清楚,不过在老道士面前,她是尽可能地表现出开心的样子,和老道士说话总是笑声不断。她这个样子,也让张劲松看得颇为欣慰,不管怎么说,让师父最后的几天走得快乐,他心里也好受些。
武云看到张劲松到来,很直接地说:“你的意见,我反应了。具体怎么落实,现在还说不好,你在党校呆一段时间也好,拖一拖,缓一缓,说不定又有转机了呢?" 
张劲松.点点头,笑道:“正好可以好好休.感休.息。”
“你这心态调整得挺好嘛。”武云笑了笑,然后脸现愁容道:“欣黛后天会过来,也不知道小姑会不会有意见。”
张劲松嘴角抽了抽,干笑一声道:“她能有什么意见。”
武云道:“明知故问。唉,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坚持… … ”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