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这个问题,武云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吟了一下,才反问道:“不好吗?多少人想去,还去不了。”

 
    张劲松只是盯着武云,不说话。
 
    武云眨眨眼,道:“我爹是什么意思,我真不清楚,没问他。要不这样,今天晚上我回去就问他,看看到底有什么说道。”
 
    张劲松又盯着看了她两秒钟,摇了摇头,道:“算了,再说吧。”
 
    面见武云的时候,张劲松是非常想要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但问到这个程度,看到武云那一脸为难的样子,他又不想继续问了。他也明白,以武云现在在她父亲武贤齐那里的印象,武贤齐恐怕也是没有心情和她细说这个事情的。要她去问武贤齐,那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说不定父女两个几句话没说好,还会吵架呢。——他记得貌似听老婆武玲说过,武云还真和武贤齐吵过几次。
 
    张劲松不再问这个事情,武云也不会再去提,二人就开始聊些生活。武云特别关心张劲松什么时候要孩子的事情,张劲松也没隐瞒,直说今年冬天应该有希望。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工作上的烦心就暂时被他抛到一边,心想等自己有了孩子,弟弟和妹妹恐怕就更不急着结婚了,到时候老爸老妈一方面是有了孙子开心,一方面,又要为子女的个人问题着急了。
 
    人生,真是难得完美呀。
 
    三天时间眨眼而过,许多人迎来了相当厌恶的星期一。张劲松对星期一谈不上厌恶,不仅仅因为今天要讨论他的分工了,也是因为他在安青工作的时候,基本上也很少有周末,政府工作就是这样,当了领导,休息时间也有干不完的工作。现在到了省地税局,他也不知道情况会不会好一点,因为别的处室有周末,可服务中心却不一样,要时刻为领导服务,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又冒出个接待任务来?好在,地税毕竟是省以下垂管,不像国税,除了总局之外,还有其他兄弟省份的国税局来人也要招呼好,天下国税是一家嘛。各省局之间的交流,地税比国税要少许多。
 
    章东河在服务中心的威信是相当高的,他说碰一碰头,王忠和陈九文谁都没有找借口不参加。毕竟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真要不参加,另三个人碰出个什么结果来,那吃亏的只能是不在场的人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