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交通科以前就叫车管科,陈九文和张劲松不同的叫法,就是他们此时内心想法的含蓄表露。二人之间的这点小心思表达得比较含蓄,可张劲松对于目前要面对的事件,却是一点都不含蓄,很直接就批评交通科工作混乱,并直言要尽快规范,这就表示,这个事情,他责无旁贷,却也并不只是光领板子,他还要对交通科动刀子了。

他只说要动刀子,至于这刀子到底是怎么个动法,那就不必要在这时候说出来了。四个人开会,只是要确定一下这个事情要应对到什么程度,由谁来应对,而不需要讨论应对的细节。每个人都有自己手段,只要在大方向上没错,于服务中心的整体利益没有损害,那就行了。再说了,几个人都是服务中心的领导,就算有些事情副手要向正职汇报,却也不可能事无巨细都说的。
章东河看了张劲松一眼,想了想道:“那就张主任多操.彭‘。”这个话不沾什么责任,却也把意思表达透了,张劲松份内的工作,他这个服务中心的正主任不会过多干涉。
关于这次局里闹出来的桃色新闻会不会征到服务中心来,张劲松已经不怎么在意了,局领导就算是要训人,也不会训他,只会把章东河叫过去领罚,他做好他的事情才是正经。局里处理这个桃色事件容易,可张劲松要想把车辆的管理和使用权从各处室收回服务中心,绝对不容易,哪个处室都不是吃素的啊。张劲松虽然有了决定,可是这个决定要怎么实现,他还没有想好,这个事情肯定不能蛮干,得靠智慧使巧劲才行,四两拨千斤也好,借力打力也罢,反正得动脑子。在他正想着要从什么角度切入这个事情的时候,随江市地税局人事教育科的科长汪家旺到省局来了。
张劲松不认识汪家旺,可汪家旺直接找到他办公室了,听着亲切的乡音,他肯定得接待一下,不仅仅只是接待汪家旺一个,连同汪家旺一起过来的两名同事,也一并接待了。吃的住的,全部是张劲松签单,虽说汪家旺可以自己买单,回到市局是可以报销的,但人在外面,讲的就是个面子,而且,市局的报销标准比较低,由张劲松来签单的话,住宿条件是一样的,可吃这个方面绝对要好得多。
不仅仅只是这个接待,张劲松还亲自出面请汪家旺吃了顿饭。虽说地税是省以下垂管的,但既然在随江的地盘上,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接触随江地方上的领导千部呢?若说以前的话,汪家旺不可能专门去了解张劲松,但自从张劲松到省地税局服务中心干了副主任之后,随江市地税局就有不少人对张劲松进行了一个粗略的了解,不至于了解得多细,但对于他是市委书记木攫花的爱将这个事情,却是隐约听说过的。何况,紫霞会所这种企业,和地税局打的交道也不算少,对这种来头不小的企业,随江市地税局怎么也会了解一下背景的。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