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跟高管局相比,省公路局的自主性要大上不少,交通厅对公路局的干涉要少许多。这主要是因为高管局的权力实在太大,厅里的目光都盯着高管局呢。大家都知道,交通厅是贪腐的重灾区,而高管局,则是重中之重。

金桥银路草建筑,房地产业的利润都已经让人口水直流了,更何况修桥修路呢?

省里要修高速公路,在高速公路的路线选择上,交通厅都没什么决定权,更别说高管局了。但路线确定下来之后,具体怎么修,由谁来修,就是高管局的事儿了。公路局在修公路这个事情上,有些公路,他们是可以制定路线的。木桂花嘴里说着交通厅的项目一个市只会给一个,可一见张劲松似乎有路子马上就想把高速公路和省级公路都拿下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啊。更何况,省级公路,那也不是蚊子肉,而是肥肉!

张劲松的回答挺痛快,却不是木攫花最想要的。木谨花对张劲松是有恩的,恩情还很深厚,只是再深厚的恩情,也不能拿来随便折腾。拿下一个省级公路和拿下一条高速公路,都是领的一样的人情,可得到的实惠却相差太大,极不划算。― 动用了省长大人的亲妹夫,居然只拿到一个省级公路,木书记觉得这买卖怎么算怎么亏。

“那你先跟公路局探探,高管局那边,你也得想想办法。”木谨花一脸严肃地点点头,“随江的发展,真的拖不起了。”

张劲松被这个话搞得差点气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这话太不像木书记的风格了。随江的发展,跟沿海城市相比,确实是拖不起了,但如果在石盘省内,也那么说的话,排在前面的几个市肯定是毫无压力,可排在后面的那些市,绝对就压力山大了。

一直以来,张劲松得到了木攫花许多照顾和支持,他是愿意尽力为木谨花办事的,不过,这时候也不能答应得太肯定,只能说:“那我再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路子。”

跟木谨花说话,张劲松不用太含蓄,这是长时间以来形成的习惯。木攫花对他这个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道:“那你放在心上,有什么需要的,就给我打电话。”

别人的忙可以不管,但木书记遇到困难了,张劲松肯定得想办法帮忙。他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有个同学就是省公路局的副局长,据说有可能会调到高管局,但最近张劲松没和她联系,也不太清楚,所以没有明说。不过,就算是没调到高管局去,以她公路局副局长的身份,在交通系统内部,牵个线搭个桥,应该还是问题不大的。

从酒店出来,张劲松揉了揉眉心,暗想自己这也算是揽了个大麻烦了。交通厅哪有那么容易打交道?木攫花那里的准备应该是做得很足的,现在的问题是,除了随江,别的市的准备同样很足,但准备做得足,可派不上用场也白搭。木攫花现在应该是有.氛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意思,而不是对方味口太大。以前是老纪检,现在又在随江干市委书记,还是文家的人,木谨花的底蕴不可谓不厚,但以这份底蕴,在交通厅都吃了瘪,其中难度,可想而知。为了自己的事情,张劲松不愿动用武家的关系,可为了木谨花的事情,他不想动用也得动用了。因为他欠木谨花的人情,人情这玩意儿,最是不能欠。不过,武家的力量也不能随便乱用,尤其现在武贤齐在石盘干省长,虽然有着诸多方便,却也同样有许多要顾忌的东西。张劲松欲用武家的力量,也得好好想一想应该怎么去用,毕竟,他只是武家的女婿,还是很不受待见的那种,武家的力量,可不是他想用就能用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