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你就那么怕我缠上你呀?”白珊珊看着张劲松,一脸的幽怨。
张劲松就郁闷了,情不自禁地翻了一下白眼,这都哪跟哪儿啊,他和她之间清清白白的,又没有什么**,何来一个缠字?
白珊珊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作纠缠,看着他道:“你在安青呆过,给我点经验之谈呗。”
张劲松惊讶不已:“你要去安青?”
“没有,我去安青干什么?不可能啊!”白珊珊摇摇头道,“我的意思是,你在区县干过,给我传授点经验,免得我到时候两眼一抹黑,受人欺负啊。”
张劲松明白她说的意思,虽说安青是个县级市,可木槿花曾派了她以前的秘书去安青,这个秘书,不可能又往安青派过去。木槿花是市委书记,着眼的是全市,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县级市。他想到自己刚到安青去当副县长的时候,的确有点无头苍蝇的味道,心想跟他的经历相比,白珊珊无疑还是略显单薄,真要下区县了,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开展的。不过呢,由于白珊珊给木槿花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秘书,跟各区县的领导班子都不陌生,这一点,比起他当初下安青任职,要有优势得多。
若是一般人说这种话,张劲松肯定不会当真,就算是当真了,也不可能说掏心窝子的话。好为人师,是官场大忌。好在,他和白珊珊的关系不一般,没有这层顾虑,想了想,便把他当初在安青时候的一些心得和感触说了说。他不知道他在安青的心得对白珊珊有多大的用处,但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参照。
白珊珊听得很认真,还时不时地问两句。就这么聊着聊着,从处理县委县政府人际关系上,就说到了乡镇经济发展和农村工作的开展这个上面,特别是乡镇经济建设这一块,白珊珊问得相当细。张劲松在安青其实并没有干出什么成绩,乡镇经济建设这一块,他知之甚少,暗想白珊珊对这一块感兴趣,难不成下区县是准备抓经济工作?但她这时候都还没有明确去哪个区县,也不知道是去党委还是政府,更不可能知道具体的分工,这时候问这些,有点早了吧?
不过,这个问题张劲松只会闷在肚子,不可能问出口。
白珊珊的电话很多,时不时接个电话,搞得这聊天也有些断断续续。正聊到兴头上的时候,白珊珊又接了个电话之后,就一脸无奈地对张劲松道:“你明天不急着回白漳吧?”
张劲松没有回答,反问道:“有事?”
白珊珊道:“陪我玩一天,这个,算不算事?”
“玩一天?”张劲松扬扬眉毛道,“老板那边,忙得过来?”
白珊珊道:“老板知道你回来,放我假了。”
张劲松不知道她这话是真是假,但却明白,她明天是真的有时间休息,暗想能够跟着木槿花这个体谅人的老板,倒也是她的福气。看看别的市领导的秘书,基本上天天都跟着领导,哪有什么假期啊!
“那我呆会儿得去老板那儿报个道。”张劲松点点头,然后看着白珊珊,问:“明天到底什么事?你先给我打个预防针,我可不想出洋相最新章节财色兼收。”
刚才白珊珊接那个电话,张劲松虽然没有听到电话里的人说的什么,但白珊珊的话,他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好像是约定了明天有个什么活动。
白珊珊笑嘻嘻地说道:“明天你打扮得帅一点就行了,唔,不用打扮,你本来就帅。”
“我跟帅这个字没多大关系吧?”张劲松笑了笑,他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清楚的,有一点点帅,但并不是很帅。
白珊珊道:“我说你帅你就帅,反正在我看来,你是最帅的。”
张劲松道:“你这是情人出西施。”
白珊珊嘿嘿一笑,两眼直直地盯着他道:“你是我情人吗?”
张劲松就闷了一下,刚才说话一直很注意来着,怎么突然就一不小心又说错了呢?他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嘿嘿笑了笑。
“真没劲,你就随便回答一句又怎么了?不是情人也可以假装情人嘛。”白珊珊眨眨眼,顿了顿道:“明天,你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假装我情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