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白珊珊对自己的感情,张劲松是心知肚明的。
张劲松觉得很冤枉。那么多领导干部老板帅哥都是日日换性伴夜夜做新郎,可人家活得多潇洒?自己那么洁身自好,却还背了一**感情债!这世道,何其不公啊!
若是徐倩这么幽怨,张劲松倒是还能够理解,可是白珊珊。好吧,小白同志,我老早就表明了态度,咱们只能做朋友,你干嘛就不赶紧再进行另一段感情呢?要知道,你现在也是副处级的领导干部了,一个稳定的家庭,对你是很有必要的。以前受过感情的创伤,并不代表以后就遇不到好人嘛。
一个优秀的党员,一个冷静的领导干部,应该要会用科学的眼光看问题,用唯物辩证法去解决问题。
张劲松很想把心里话跟她说一遍,但却不知道怎么去说。如果还像以前一样,白珊珊是他手下的兵,他完全可以用领导的口吻去关心下属的生活问题。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白珊珊和级别和他一样,在随江的影响力比他则大得多,他要再这么说的话,那就要考虑白珊珊受不受得了,会不会恼羞成怒!
他不想因为和她上床而失去她这个好朋友,更不想因为乱说话而让彼此之间从此离心离德形同陌路。
“我当然关心了。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去呀。”想来想去,张劲松还是决定先把眼前这一关度过,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劝她吧,或许过段时间,她真的跟张青松那货好了呢?暂时还是保持原样,假装什么心情都没有改变的好。
听到张劲松这个回答,白珊珊心里一暖,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但还是略带醋意地说道:“你还是关心你的苗总去吧。”
这一下,张劲松算是彻底明白了,白珊珊这是在吃苗玉珊的醋呢。啧,这醋也吃得太莫名其妙了吧?他再次感到无比冤枉,他和苗玉珊之间清清白白,甚至比小茐拌豆腐还要清白啊!
想着这个,他嘴巴又有点没门了,嘿嘿笑道:“吃醋了?”
话一出口,张劲松就后悔了。怎么每次和白珊珊一起的时候,说话就这么管不住嘴巴呢?不经意间就口花花一句,这样子,也难怪白珊珊总是断不了那一缕情丝,自己总是在给她希望嘛。
“哼,我吃什么醋,要吃醋也是你老婆吃。”白珊珊笑了起来,稍稍一顿,又道:“如果我吃醋了,你是不是考虑一下补偿我?”
张劲松很痛快地说道:“这个没问题,怎么个补偿法?”
“哼,没一点诚意。”白珊珊嘟了嘟嘴,难得地收起了她随江第一秘的沉稳和霸气,露出个小女人神态全文阅读墨门飞甲。
“冤枉啊。我这是最大的诚意了。”张劲松道,“你别以为我自己想出个补偿的办法来才是有诚意,我告诉你,我的想法都是不靠谱的,只有你自己的想法,才是你真正想要的。这个道理,白珊珊同志想必是明白的。”
“强词夺理,全是歪理。”白珊珊笑出了声,“行吧,歪理也是理,今天就饶过你了。补偿先记着,以后给我。你现在先送我回家!”
张劲松马上道:“白主任的指示太及时了,坚决执行白主任的英明指示,保证完成任务。”
白珊珊伸手准备打他一下的,才想起他在开车,便放下手,道:“好好开你的车吧,不准调戏我。”
“那你调戏我吧,我保证不反抗。”张劲松哈哈大笑,心情一下就开朗了。
……
石盘省内各县市区的高速公路规划争夺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省交通厅的厅领导们都忙得不得了,高管局的领导同样忙得不可开交。张劲松好不容易才把赵世豪约了出来,直说她调到高管局之后想见她一面都难如登天了。
赵世豪哈哈笑道:“小师弟你就别说了,我都快忙出白头发了。你看看我这脸上,皱纹都多了几条,靠!”
张劲松道:“我怎么没看见,反而感觉你年轻了不少呢?要不是我结婚了,肯定都会打你主意。”
赵世豪根本就不怕和他开这种玩笑,揶揄道:“打主意这种事,跟结婚不结婚没什么关系吧?”
张劲松果断认输,不接这个玩笑,转而讨论起了桌子上的菜以及一些天南地北没营养的话来。聊了一会儿,吃了几口饭,赵世豪很直接地说:“小师弟你有事就直说,我这儿一吃完,马上还得赶下一个场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