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时间过得很快,武玲的肚子终于一天天渐大,张劲松纵然早就做好了当父亲的心理准备,也难免有些不放心,想要武玲别管工作了,就在白漳住到生下孩子坐完月子,可武玲不肯,反倒是工作的兴趣越来越高了。还有,武玲说习惯了南鹏的气候,在京城和白漳都不愿多呆。
张劲松一个国家干部,也不可能请长假去南鹏陪老婆。只能由着她了,反正她身边服侍的人多,想必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白珊珊外放的职务相当特别,任中承县常务副县长。白珊珊给张劲松打电话的时候,那语气是止不住的开心,张劲松也为她开心,等她到白漳来了之后,帮她约了好几个厅局的相关人员出来吃饭,帮她铺路架桥,为她呐喊助威。
他对她,确实是真的好。
随江移动的老总杜文经常回白漳,张劲松和他聚过几次,有一次甚至还把省地税的副局长徐浩请了出来,喝酒聊天也相当愉快,但这并没有让张劲松搞的那个新的车辆管理办法通过。局里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别说徐浩一个副局长不愿得罪人去改变,纵然是一把手钟少华要改变的话,都是会阻力重重。现在的搞法是哪个处室要用车,直接就开走了,如果真的是所有的车钥匙都交还给了服务中心,用车的时候就会造成一些不方便,这些不方便,往往就会被那些处室的人夸大,跟领导诉苦,甚至有时候还会成为逃避责任的借口。
省里厅局的那些实权处长们,哪个身后没有硬扎的靠山?局领导行事,也不能想当然,真要把那些处长们逼得日子不好过了,恐怕局领导的日子也好过不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才是真的好啊最新章节最强弃少!
对于这一点,张劲松现在也已经有了非常清醒的认识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明白武贤齐为什么会把他放到省地税局服务中心来。当初的说法,是对他的惩罚,这个是一方面的原因,但绝对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要对他进行磨练,要让他通过在省地税局的磨练中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和见识上的困乏,还有就是,让他真正地融入官场这个圈子,习惯官场中的常规做事手法,学会和领导、和同事和平共处。
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劲松对这一路的经历作过细致的回顾和深刻的反省。他在随江开发区的时候所取得的成绩,跟他的能力其实并没有多大关系,主要还是武玲和武云的帮忙,然后徐倩借势高歌猛进,才有了开发区的速猛发展;在随江市委组织部的时候,他更是谈不上有什么工作成绩了,只能说表现得中规中矩,身为副科长,甚至还闹出了跟科长打架的丑事,若不是有武家的背景,恐怕那时候他就要背个大处分了;至于在旅游局的日子,确确实实是干出了成绩,这个不能否认,但干出这个成绩也不能说明他某方面的能力可以,至于综合能力嘛,一下到安青县,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还记得刚去安青任职的时候,他先后就得罪了两个县委常委,那时候还觉得威风无边,现在想一想,他一个新人,既不是县委书记也不是县长,只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居然就那么目中无人,别的县委常委也好,副县长也罢,谁愿意和他深交?纵然是他在随江市委党校的同学,当时的安青县委常委邓经纬,虽说关系还过得去,却也不如在市里的时候那么自然,人家不敢跟他走得太近,怕影响团结啊。
后来,不管是安青撤县建市之前还是之后,他张劲松的工作总是干不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刚去的时候已经给人留下了非常坏的印象,在班子中得不到团结的力量,只靠着孤家寡人去奋斗,怎么可能把工作干好呢?个人英雄主义,是没有用武之地的,众人搭柴火焰高啊。
老话说得好,一个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个颗钉呢?
现在,他在省地税局机关服务中心,只能管一管车辆,油水最多也只是从修车加油上面想办法,加油现在都是油卡,由车队队长统一管理,他一个服务中心副主任,和车队队长之间还隔了个交通科的科长,堂堂副处级领导,总不能连那点小钱也看得上眼吧?何况,他本来就没有在单位捞油水的想法。至于说办公和党务方面,他就更不可能打什么歪主意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