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你怎么说话呢。”曾丽训斥了武云一句,又转头看着张劲松,正色道:“劲松,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武云没再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张劲松一眼。瞪这一眼,她的意思就表达出来了,免得说得多了装得过了,反倒引起曾丽的疑心。
张劲松看了武云一眼,然后迟疑了一下,才对曾丽道:“这个……一时半会儿我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有点不太好解释。”
“你慢慢说,不急。”曾丽嘴里说着不急,心里却是急得不得了,走火入魔这四个字实在是太吓人了。
张劲松就好好地解释了一番,说练武到了高深的阶段,是有着大风险的,这是人生的劫数。老天是公平的,平常人没有那些超强的手段,所以也就不存在这种风险,但越想得到强大的能力,就越要接受老天的考验。武云现在就处于这处考验当中,只要这个考验一过,武云的人生,将是另一片天地了。而且,这种考验,并不是很难度过,因为有许许多多的前辈高人摸索总结出了一套可行的方法,只要按方法去办不出差错,基本上是不会有问题的。
紧接着,张劲松又说了一些关于到了一定境界之后,行事要直指本心,武道修行会在无意中起愿,然后要依愿而行才能够避免走火入魔的话,但却没有提到武云的起愿就是去支教。有些话,不能够直接说,一说就会有反作用。
不过,他还说了一种情况,那就是起愿是五花八门的,并非都跟练武有关,他又特别说了一个现象,说是最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练武的人到了武云现在这个境界,许多人起愿都是跟文化方面有关。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驰,许多人从小习武,到了这个境界之后,从别的方面都突破不了,只能从文化这方面入手,有人用一段时间读书,有人用一段时间练毛笔字等等全文阅读最强改造。
曾丽听到这里,不停地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张劲松心想,他现在给人做思想工作也是很有一手了,看来最近还是有长进啊。
武云很少插嘴,一脸的平静,既没有表现得不在乎,也没有表现得很生气。她这个表情,一方面是安曾丽的心,另一方面,也是让曾丽看不透她心里的想法。不过,等到张劲松说完之后,她却又突然间直奔主题了:“妈,我还是想去支教。”
曾丽摇摇头道:“你怎么老想着去去教呢?你想教书,我可以给你找个学校……”
武云摇了摇头,又皱着眉头道:“不是单纯地想教书,而是就想去支教,最近这个感觉越来越强烈,都快要控制不住了。想打人……”
曾丽脸色微变,问道:“你想去支教,这个,不会就是你的起愿吧?”
张劲松心想武云还是操之过急了,刚才才说到这个问题,马上就提到去支教,这目的性也太明显了一点。唉,云丫头啊云丫头,你这么一弄,搞得我里外不是人,你妈还以为我和你一起商量好了骗她呢。
这种时候,张劲松说任何话,都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他也就懒得说了,只能干坐着。
令张劲松没有想到的是,武云的回答却很有技巧。她摇摇头,一脸苦闷道:“不知道。起愿的时候,只有恍惚的感觉,并不能真正确定是起的什么愿。只有到合愿之后,回过头来看,才知道当初起的是什么愿,又是怎么合的愿。”
张劲松刚才只讲了突破境界的时候会起愿,却没有讲起愿的时候自己是知道的。看来,武云也是刚才听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灵感,然后才说这个话的。不过,这个话一说出来,那可信度就更高了,她都不用强调支教是她的起愿,相信曾丽要不了几天,就会自我催眠去边远山区支教就是武云的起愿了。
他刚才跟曾丽所说的情况,基本上都是真的。因为他觉得,曾丽不可能只相信他的话,肯定还会通过一些别的渠道,找一些武道高手去证实,只有她找人一证实,才会相信他的话。所以,他根本就没必要骗她。
“唉……”曾丽长长地叹了口气,眉头紧锁。这个女儿,她真是伤透了脑筋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