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在刚知道要到燃翼做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张劲松就已经做过功课了,虽说还不至于把燃翼县委常委班子成员都做一个深入的了解,但对于常委班子成员的姓名和照片,那也是用心去记了的。至于县委书记吴忠诚和县长姜富强,他更是花了心思,把他们的简历都记住了,只差动用关系去查他们的底细了。
不过,虽然没有查底细,但张劲松对吴忠诚和姜富强也稍稍作过一些侧面的了解。去年张劲松在白漳工作,各路关系跑了不少,很有些人脉,只想了解些表面的情况,难度还是不大的。
吴忠诚是白漳人,今年四十五岁,在燃翼工作了整整十五个年头。干过县委副书记,又干过县长,前年才上的县委书记。可以说,吴忠诚在燃翼县绝对是枝繁叶茂的。像他这样的任职情况,是不多见的。
燃翼县的县长姜富强,比吴忠诚还大两岁,是去年从望柏市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职务上下去的,然而,姜富强下到燃翼县之后,原本是想好好干出一番成绩,改变燃翼县那贫穷的面貌,怎奈,有吴忠诚在燃翼县坐着,他怎么着都施展不开手脚。
虽说县里的党政一把手都是由省里说了算的,但县长这个位置,其实省里基本上都会尊重市里的推荐意见。所以,姜富强能够当上这个县长,其实跟省里关系不大,而是望柏市里有人力挺他,把他的名字报到省里的。
吴忠诚到底有多强势,姜富强的日子到底有多难受,张劲松现在是不可能知道的。不过,就连裘万龙都说了吴忠诚很强势,想必,那肯定就不是一般的强势了。
“哦,燃翼有这么一个好班长,相信我今后的工作强度不会太大啊。”张劲松点点头,平静中带着一丝微笑。
工作强度不大,这个话的意思可谓是相当多,只看听的人怎么去理解了。
裘万龙一看他这个反应,就觉得果然不愧是省长的妹夫,沉得住气。不管这位张书记能力如何,至少这份养气的功夫,还是不错的。
不过,吴忠诚治下的燃翼发展不起来,而省里却没有让吴忠诚这个县委书记让贤,这个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现在,张劲松这个省长的妹夫去当县委副书记,又能不能把吴忠诚的铁桶江山撬开一条缝呢?
现行的行政体系中,县这一级,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全文阅读西凉铁骑。
县下面管着乡镇,上面有市,以前县里的领导班子基本都是由市里定的,但后来省管县一步步地推行,县里的党政正职就由省里决定了,市里最多也就一个推荐权。而且,省管县之后,县的财政,也是直接和省财政对接的,跳过了市这一级。
由此,县里的情况就很复杂了。党政正职由省里来定,班子其他成员,则由市里决定,这中间可供说道的就多了;县里在财政上直接和省里对接,但其他部门的工作,却又是接受市里各对口上级部门的领导。
这里面的种种复杂关系,不身在其中,真的无从体会。不过,有一点,倒是大家都共认的,那就是市里对县里的管理力度,已经大不如前了。县里的党政正职都是省里管的,对市里的敬畏之心自然就没有以前那种重了。当然了,如果县里胆敢挑战市里的威严,那市里一发难,省里肯定会支持市里。这里面的关系,着实相当微妙。
除了这些之外,县这一级还有一个市里和省里甚少出现的情况,那就是一把手的权力特别集中。如果县委书记足够强势的话,县委常委会上完全就可以成为书记的一言堂,至于插手政府工作,那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了。这一点,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许多区县的干部都是从乡镇上去的,也都是本地人,弯七拐八的关系一说开,官场中人太多亲戚朋友的关系了,大多数人遇到事情了,往往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因为这种关系,如果县委书记在县里经营太久,新来个县长基本上就只能靠边站了。县里毕业不同于市里,市里的领导,既分阵营也分政治理念,而县里的领导,谈不上政治理念,就只是以阵营而分,是谁的人就听谁的话。省里市里的领导,因为有政治理念这个因素的存在,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出现一言堂的情况,而县里,却是可能出现一言堂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