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听到这个话,张劲松的眉头情不自禁地跳了跳。这个何东,说话也太不尊重领导了吧?县委办主任对县委副书记说话都是这个语气,可见其老板县委书记有多强势了。这个话里居然听不到一点征求领导意见的意思!
至于何东都把县领导配的通讯员公开说成秘书这种事情,张劲松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了。每个县里有每个县的规矩和特色,人家硬要这么说,又有什么办法呢?省里市里总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个叫法,而指责燃翼县。再者,何东对他这么说,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是燃翼县的县委副书记,是县领导了。在外人面前,恐怕何主任也不会乱说这“秘书”二字。
想到在路上的时候裘万龙所说的话,再想到昨天刚到的时候,县长姜富强所表现出来的怨气,张劲松决定还是先看看,不忙着发作。他扫了何东一眼,根本就没有接这个话,淡淡地说道:“吴书记的办公室在哪儿?何主任带我过去一下。”
说完,他就定定地看着何东,他倒要看看,何东有没有胆子说工作忙要他自己去!妈的,县委副书记上班第一天,就被县委办主任给吓住了,那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何东被张劲松这么盯着看,鼓不起勇气来说不,只能把要递给张劲松的材料收起来,点头答应:“我这就带您过去。”
这一瞬间,何东直接就用了“您”这个敬语。他到底只是县委办的主任,而张劲松却是县委专职副书记。专职副书记是干什么的?就是负责县委日常工作的,除了负责县委全面工作的书记和在县政府当县长的那位副书记之外,县委别的人,专职副书记都可以管,他何东以后还要向张副书记汇报工作呢。
副书记上班的第一天要去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请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带一下路,如果他胆敢不带,那张劲松要发飚的话,恐怕吴忠诚也不会护他。暗地里下绊子也好,阳奉阴违也罢,只要没有撕破脸皮到公开对立的地步,最表面的尊重,还是有必要保持的。
何东跟张劲松还才打交道呢,根本就还没有达到撕破脸皮的地步,更不用说公开对立了。所以,何东不敢不听张劲松一次话,只能乖乖地在前面带路了。
吴忠诚的秘书马飞见到新任副书记和委办主任一起过来,便站起身主动打招呼:“张书记,何主任。”
何东点点头,道:“小马,书记在里面吗?你去通报一下,张书记来了全文阅读枭风。”
张劲松点点头,也不说话。他是看出来了,何东这是故意要突出吴忠诚的权威,要不然的话,专职副书记要见书记,居然还要书记秘书先去通报,这把副书记当什么了?不过,何东要这么说,张劲松也不能说他的不是,毕竟,进别人办公室之前,先取得人家的同意,这是一个基本的礼貌问题。
有时候吧,这道理,怎么说都是有的,只看站在什么角度了。
马飞应了一声,紧接进去通报,然后很快又出来了,道:“张书记,您请进。”
说着,马飞伸手引导着他进门而去,何东也跟在后面。在张劲松一脚跨进门内的时候,吴忠诚就从办公桌后面起身了,哈哈笑着迎了上来:“张书记来了。小马,以后张书记过来,直接请进来,记住了。”
话说完,他已经和张劲松站在了一起,两个人的手也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张劲松道:“吴书记,没打扰你工作吧?”
吴忠诚和张劲松松开了手,笑着道:“你过来了,不就是我的工作嘛。”
张劲松听得哈哈笑,连连点头,这个吴忠诚,不管工作能力怎么样,起码很会笼络人心啊。
吴忠诚又扭头对何东道:“何主任,张书记的住处安排好了没?张书记远道而来,你一定要在生活给予张书记无微不至的安排,只有张书记在生活方面没有了后顾之忧,才能更好的为我们县的发展,更好地工作。啊。这个,你要当政治任务来对待,圆满完成。”
“请书记放心,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再去落实一遍。”何东说完,向吴忠诚和张劲松告辞,然后退了出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