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吴忠诚表面上很是豪爽,可看到张劲松毫不犹豫地就接下了办公室的工作,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的。不过,这点不痛快,他还不至于会表现在脸上,点点头道:“办公室的同志们工作积极性都不错,觉悟也挺高的。啊,有什么需要,你直接和我说。”
这话听在耳里,张劲松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别扭。办公室的同志们工作很有积极性,觉悟也高,如果他张劲松使唤不动办公室的人,那问题就是出在他张劲松身上了?还有后面那一句,副书记需要工作支持的时候,不直接跟书记说,难不成还跟书记的秘书说?
“那我就先谢谢书记了。”张劲松现在的城府也不是一般的深,脸上那虚伪的笑容就算是用显微镜来看,看到的也绝对只会是百分之百的真诚。他饱含深情地说道:“刚才何主任跟我说,在我来之前,书记就已经把方方面面给我考虑到了,办公室的布置相当好呀。我就说要过来书记这边,当面感谢书记呀。”
有些领导干部调动工作之后,来到新单位,不喜欢用自己前任的办公室。张劲松没有这个忌讳,当然了,如果前任出了事,他肯定是不会呆在前任的办公室里办公的。现在,他的前任不仅没出事,还从副处上到了正处,并且是去的市国土局这种实权单位,那么,吴忠诚安排他就用原来副书记的办公室,他当然得表示感谢——那间办公室的风水好呀,前任就是在那里办公然后高升的。
张劲松一口一个书记,叫得真是无比亲热,一点都看不出来二人其实还相当陌生。
吴忠诚还是比较矜持的,摆摆手道:“我也就是动动嘴巴……”
第二天,张劲松刚到办公室还只有二十分钟,何东就敲门进来了。今天何东进来,是例行询问张劲松的工作安排和行程动向,虽然张劲松这个副书记刚来,目前还没有准备什么工作,也不想马上就去下面视察,但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该做的工作,却还是要做的。昨天,何东可是试探过了张劲松的手段,知道这个年纪比他小得多的副书记,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同是副处级,同是县委常委,可一个是副书记,一个只是办公室主任,这具体职务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啊。
张劲松没有马上下去视察的意图,那也就没有什么行程要和何东确认的了。今天县委也没有需要张劲松参加的会开,何东就把办公室的汇报作了一个简单的汇报,最后还是提到了给张劲松挑选秘书的事情。不过,这一次,他的话说得就相当好听了:“张书记,你看,对于秘书人选,你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既然在内部已经张口闭口都是秘书了,张劲松也不可能很另类地硬要用通讯员这个称呼全文阅读拣宝。他估计,恐怕县政府那边副县长们的身边人,别人也是称的秘书,那他这个县委副书记,又怕什么呢?
话问出口,何东还一手拿着记事本,一手拿着笔,准备把张劲松要提的要求记下来。
虽然这一次,何东对张劲松没有称呼的时候,没有用“您”这个敬语,但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相当端正的。
张劲松却没有提要求,只是淡淡地说:“你昨天不是已经有几个人选了吗?”
初来乍到,张劲松在燃翼根本就没有熟人,秘书的人选,自然只能由着办公室推荐了,总不能从随江或者白漳调个人来吧?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副处级的县委副书记,就是正厅级的市委书记,乃至于省委书记,调动工作也不可能带着原来的秘书。
秘书,张劲松是会用县委办的人,但用谁不用谁,怎么个用法,他却要掌握主动。同样是何东昨天准备推荐的那几个人,但今天他主动要,和昨天被何东生硬地塞进来,那区别可大了。
何东的包放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而那几个他要推荐给张劲松做秘书的人的相关资料,则是放在包里。
其实来张劲松办公室之前,他也认真考虑过,最终还是决定,不带着那些资料。如果张劲松不需要的话,他带着也没用;如果张劲松需要的话,他折回办公室再取比当场就取得出来要好,因为那样的话,会显得他看问题不如张书记周到,他这个做下属的,智商上跟不上张书记。他是委办主任,能力只需要得到书记的认可,在副书记面前,还是要表现得笨一点,才是最明智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