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现在的职务是县委副书记,相对来说,务虚的方面多一些,政府方面的工作,跟他基本上没啥关系。从这个方面来讲,他挑秘书的话,倒是不需要多苛刻。一般来讲,只要那个秘书不是太蠢,应该都会明白怎么服务好领导的。
稍稍考虑了一下,张劲松就决定,先看看刘浩吧。一来,算是给何东一个面子,二来嘛,张劲松以前就在县里干过,知道身边的秘书如果有基层工作经验的话,在县里还是会方便许多的。
心中有了决断,张劲松也不急着通知何东。当领导的嘛,总要显得沉稳一点,决定得快了,显得有点儿戏,而且人情做得也不算足。——等到下午或者明天再说的话,至少也能够显出他张劲松对秘书的挑选是很重视的,是权衡又权衡了的。
没一会儿,又有人敲门进来了,是县委办副主任陈娟。在张劲松确定秘书之前,手下总得有个人能够使唤,而办公室主任又要紧跟县委书记,便只能让副主任过来了。
陈娟看年纪和张劲松相差不大,长相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也不知道以前是跟哪个县领导的。像这样的女干部,又是办公室的副主任,由不得人不往这方面想。
陈娟此来,名义是向张书记汇报工作,实际上就是来认一下人,留个电话,有什么事情的话,张劲松给她打个电话,她好去办。电话本里都有电话呢,只是,过来见个面,给领导留个印象,那才是正经。
张劲松颇为无奈,那个何东也是,怎么就安排这么一个女主任呢?或许是看他年轻吧!可惜啊,他现在对男女关系那是相当谨慎的,并不会随随便便地看到个女人就想收入后宫。话说,他还真没有什么后宫。
随便聊了几句,陈娟见张劲松兴致不高,便知趣地告辞了。
只要不是很郁闷的时候,其实无所事事的时间过得也还是很快的。张劲松一个人就在食堂吃的中午饭,还差点被陈娟给请去吃饭,可他不想一来就让人说什么闲话,便坚持就这么简单吃点,然后回房间去休息了。
跟当初下安青的时候一样,张劲松在燃翼的住所,也是被安排在宾馆里。不过,这一次,却是安排在县委的宾馆里,说是宾馆,其实房间很少,并不对外营业,就只是用来做县委的接待用,甚至连接待,县委很多都放在外面的,这里基本的房间,县委领导们几乎都有固定的休息室。这地方也在县委大院里,上下班很方便。
对于住在这里,张劲松也是相当感慨的,这县里越穷,规矩越多,领导越会享受最新章节贵族农民。既然他这个副书记的办公室里有一间休息室,那么其余的县委常委,肯定在办公室里也有休息室。然而,即使如此,每个人在宾馆里却又还配了一间房。
啧,再穷也不能穷领导啊!
县委副书记虽然比普通的副县长要高,可手下所管的部门,那就不好说了。身为主持县委日常工作的副书记,他现在却还仅仅只是管着一个县委办,然而县委办却不是那么好管的。全国所有的县都算上,县委办主任不是县委书记的人这种情况,恐怕都难找到几例。这种情况下,副书记要掌握住办公室,真是不容易。
最恼火的是,县委一天不确定他具体分管哪些方面,那他手底下可真没什么可管的,坐在办公室里,都没人会向他汇报工作。
市委的部门虽然不如市政府的多,但也不算少。除了纪委、政法委和三大部之外,还有诸如机关工委、党校、农村办、档案局、乡企局等等,以及工会、侨联、团县委、文联、妇联等群团,这些机构,上面都会有对口的分管县委领导。一般来说,纪委和政法委就只管他们那一摊子,不往外乱插手,三大部的部长和委办主任也管得不多,这些事情,很多都是归副书记管的。
然而,县委一天不决定由副书记具体分管这些部门,那张劲松要去管的话,就难免别扭。——下面那些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听招呼的。
下午一上班,张劲松就给何东打了个电话,说让刘浩来一趟。
何东身为县委常委,自然不可能和办公室那些人在一间办公室。今天下午,县委书记吴忠诚没有出去,就呆在县委里,他也就在办公里呆着。接到张劲松这个通知,他也没有给刘浩打电话,而是踱出了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去找刘浩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