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姜富强我日你一嘴淋病梅毒外加尖锐湿疣!吴忠诚冷冷地盯了姜富强一眼,眼中的寒意只差将人给冰冻起来。你**的好歹也是个县长,能不能不要无耻得这么没节操没下线行不行?为了和张劲松联合起来搞我,居然不惜在常委会上主动坦承工作上有失误,处级领导的尊严和脸面都被你丢光了啊!
他张劲松是从省里下来的就了不起?老子还是在省城出生省城长大的呢!吴忠诚眼睛眯了眯,不好拍桌子,但力气却是下意识地就涌到了双手手臂上,微微一用力,**下坐的椅子就往后退了一截,四只椅脚和光滑的地板砖之间产生了摩擦,发出怪异刺耳的声响。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吴忠诚那儿去了,当初会议室是有地毯的,吴忠诚从县长升到县委书记之后,县委办公室是准备把会议室里铺上地毯换个新的,可吴忠诚不同意,说不要地毯了,地毯上不方便打扫卫生,而且软软的会消磨人的精神气,还要硬地板好,椅子放上去四平八稳的。这个话,吴忠诚丝毫都不怕被上一任书记听了去,可见其强势到了什么地步。
后来,在县委常委会上,只要吴忠诚心情不爽,就会**动一动,用椅子来发出这种声响。 这声响钻进会议室众人的耳朵里,仿佛是在提醒着众人这里谁才是当家人,又好似发起冲锋的信号。
县委组织部长梅胜言马上听从吴忠诚的信号跳了出来,一开口话就相当不好听:“张书记讲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考虑得还是不够全面。当然了,我不是说张书记的大局感不够,而是张书记才来燃翼,对燃翼的情况还是不够了解,所以难免有些偏颇。”
张劲松听得这个话,都有点不敢相信。我操,组织部长居然敢对副书记说这个话,这要肆无忌惮到什么程度才行啊!
列席会议的人中,有些也显得很惊讶,倒是常委班子里的人,却没什么异样,也不知道是个个都城府极深能够做到不动声色的地步,还是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像今天这种战斗场面,实在是太罕见了。
今天常委会上的发言顺序已经乱了,吴忠诚被张劲松和姜富强搞得很生气,但却一点都不担心,所以他根本就不想插话,他是一把手,只要在最后作总结就行了。他相信,那些常委们会让张劲松和姜富强明白,副书记终究只是副书记,哪怕两个联合起来,也是抵上不书记的最新章节神兵天下。
梅胜言的话刚一落音,县委宣传部长刘爱琼清清嗓子,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来:“劳动路那一片建筑确实是有点特色,但这点特色也仅仅只是在我们本地有点特色,放到外地,就算不上什么了。我们燃翼没有旅游景点,别说燃翼了,整个望柏都拿不出一个像样子的旅游景点……劳动路那一片,难道还能够搞旅游不成?先不说搞不搞得起来旅游,那些老房子,有许多已经是危房了,再不改造,什么时候来场暴雨,或者冬天下场大雪,说不定就会搞出大事。经济发展是为了什么?为了人民生活得更好……我们讲为人民服务,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就一定要重视,人生群众的生活质量就一定要提高。建筑有特色不能当饭吃,危房出危险了那可是要人命的。安居乐业,居得安心了、安全了,才有心干事业,事业也才干得起来啊。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一时心血来潮,隔几个月看一眼古老的砖瓦来一点怀古的情绪,就置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啊!”
刘爱琼不愧是干宣传工作的,这说起来话来头头是道,长篇大论比吴忠诚还啰嗦,不知道是向吴忠诚学习的呢,还是本身就有爱说话爱表扬的**。不过,**志发言一般都会比男同志说得多一点,谁叫县委常委班子里就她一个**志呢?
吴忠诚心里很是满意,县委两个重量级的部长先后发言,至于统战部长周志忠,哼,那个老东西,一向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给他一百二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跳出来搞事啊。吴大书记信心满满,看都不看一眼统战部长李奇,直接把目光投向了政府那边的常委们。
县政府的常委们却是都没急着开口,他们毕竟是在县政府,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和县长撕破脸,更何况,政府那边不像县委这边都是务虚的,那边的实际工作很多,实际工作一多,就会生出许多权力**,可这权力欲却被吴忠诚给卡得死死的,他们之中,不管是不是吴忠诚的人,对于吴忠诚这个书记,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怨气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