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周志忠话音一落,会议室里再次出现了近乎寂静的场面,紧接着便开始出了嘈杂的嗡嗡声,许多人都忍不住交头结耳起来。真是没想到,连老好人周志忠都倒向了张劲松一边,这个从省里下来的年轻人,果然有两把刷子。
这一下,县政府里的常委更不说话了,眼前这个场景,实在是令人琢磨不透了。县长和副书记联手,统战部长从旁附和,怎么看怎么怪异啊。
刘爱琼眉毛一扬,看了一眼周志忠,道:“周部长,我们要多角度地看问题。在没有资金、没有条件搞开发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向上面申请少量的资金,对那些危房进行简单的修缮和加固,但这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治标不治本的,安全隐患始终在那里。别说上面没有给我们拨款搞这个修缮,即使修缮了,我们还是要尽快想办法搞开发,搞科学规划,让人民群众生活得更幸福。我们县委班子,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要创造条件,再苦再累,也要让人民群众过上好日子啊。”
周志忠脸上带着笑呵呵的表情,不轻不重地回应道:“刘部长,你一直说那里都是危房,我怎么不知道?宣传部什么时候学会甄别鉴定房屋安全了?我记得,这好像是房管局……不对,应该是建委,哦,现在叫城建局,城建局管的吧?”说着,他就把目光投向了住房与城乡建设局局长洪内酷。
还好,周志忠只是看了看洪内酷,并没有像张劲松那样也叫洪内酷回答问题,要不然的话,洪内酷估计跳楼的心都有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洪内酷也被周志忠这一眼看得背上全是汗,这神仙打架的事,他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局长真的是不敢搅和进去啊。
刘爱琼被周志忠这一下顶得不轻,危房不危房的,她其实只是那么一说,县里根本就没有到劳动路那边去普查危房——查出来划了圈的,政府多少要出点钱的,总不能放任不管吧?所以,这个危房的说法,仅仅只是她为了加强自己所说的话而随手抓过来用一下的全文阅读无限之幽灵战舰。
真要说起来,劳动路那边的古建筑,危房确实有,但并不多,以危房的名义来搞重新规划进而进行房地产开发,多少有些牵强了。不过,在吴忠诚一言九鼎的燃翼县,要搞个开发,只需要在常委会上过一下就行了,至于理由——理由是个什么东西?
有些事情,原本要上县政府常务会过一下程序的,吴忠诚都绕过了直接上县委常委会,还会在意别的吗?
吴忠诚发现今天这个事情有点怪,虽然还自信不会脱离自己的掌控,不过,刘爱琼被周志忠一下顶到了墙上,他再不主持一下大局,那就会让人寒心了。所以,吴忠诚说话了:“今天这个常委会开得好呀,啊,大家都很踊跃,意见也都很中肯,民主氛围很好嘛。啊,这充分体现了我们的民主集中制的优越性,也更大程度地调动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我记得,平时开会,富强同志和志忠同志都是很少发表意见的,今天一说就说起了兴致,可谓是厚积薄发,今后我们县的发展,又多了两位出谋划策的好同志,可喜可贺啊。啊,还有什么意见,大家都说说,畅所欲言,对事不对人,啊。”
周志忠脸上闪过一道愠色,姜富强脸上的表情直接就阴沉得如同暴雨前夕乌云密布的天空了。吴忠诚说的这个话实在是太伤人也嚣张了,开始提醒别人要民主也要集中都算了,后面那个“又多出了两位出谋划策的好同志”简直就相当于抡起巴掌扇耳光啊。难不成我们以前就没有为燃翼的发展出谋划策过?难不成堂堂一个县长,仅仅只能够出谋划策而不能够决策?
张劲松也听得蛋疼不已,这个县委书记,还真是霸气侧露到没边了。嚣张到这种程度,真是不多见。
今天这场戏,张劲松没有和任何人提前透露过,只是稍稍用了一点手段逼得姜富强不得不倾力一击,然后成功点燃了周志忠心里的火药桶,他也觉得奇怪,不知道周志忠这个老好人怎么突然这么给力。难不成吴忠诚把周志忠的老婆或者儿媳妇给睡了?
张劲松想到过会有人对吴忠诚不满,也许会借今天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居然会是周志忠,他也想不到,在周志忠之后会不会有第二个人来挑战吴忠诚的权威。不过,不管后面还会不会有人跳出来,张劲松这时候却是要说话,如果他不站出来说话,那就太打击士气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