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县委还是没有明确张劲松分管哪些具体的部门,这对张劲松来说,是个劣势,但经过了那一次常委会之后,张劲松却把这个劣势转变成了优势。县委不是没有明确副书记的具体分管部门嘛,那好,副书记同志哪个部门都可以过问一下,毕竟,人家是副书记!
那次常委会上的争锋也在燃翼县中层干部里流传了十几天,这事流传了十几天之后,不知道变化了多少版本。县委副书记张劲松被捧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被称为是燃翼县最有希望和县委书记吴忠诚抗衡的人,至于县长姜富强,几乎完全被张劲松的光芒所掩盖。
这些传言,对张劲松来说,是很不利的,他一个毫无根基的副书记被捧得天高,脚下底虚得过份啊。不过,万事有阴有阳,这种不利的事情,也有一点点好处的,那就是,开始有一些科级干部来向张劲松汇报工作了。
当然,也有人觉得,县长姜富强恐怕会利用一下这个机会,毕竟,县长憋了太长时间啊。
县长同志没有让人失望,他果断出手了。
一天下午,燃翼县县长姜富强对县教育局搞了个突然袭击,没有任何通知,只带着秘书司机,把中午喝醉了的县教育局局长麻长风吓得酒都醒了。麻局长的酒不醒不行啊,因为他当时不止喝醉了,还紧锁着门和局办公室主任王爱霞共同探讨人体生理结构呢。虽说没有被姜富强破门而入抓个正着,但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县纪委县监察局姜富强指使不动,可县审计局却是早就被姜富强抓在了手里的。姜富强是下定决心要拿教育局祭旗了,县审计局对教育局的审计结果可想而知,各种理不清的烂账多不胜数,各种教育问题也被姜富强抓着不放,再加上张劲松的强力支持,麻长风教育局局长的位置被强势拿掉,吴忠诚想保也保不住。
这并不是说姜富强和张劲松一联合起来就能够抗衡吴忠诚了,而是麻长风**上的屎实在是太多,一旦摆到台面上了,就保不了了。以前,并不是拿不下来他,而是没人愿意和吴忠诚去拼,现在姜富强和张劲松一合作,决心一下,事情就很办成了。
许多事情,真正去做了,难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麻长风被免职了,这在燃翼县迅速传开了,在中层干部中引起的震荡比那次常委会上的争吵要大得多。谁都知道,麻长风是吴忠诚的人,而且县里还有一种传言,麻长风不仅仅只是自己喜欢搞女人,还把教育系统中各种各样的美女介绍给吴书记做朋友,一起谈人生看星星。
这样一个人,居然说被免就被免了,还差点要被纪委请去喝茶,这实在是让人心惊肉跳啊全文阅读修仙狂徒。难道,吴书记对燃翼的掌控真的出现问题了?难道,姜县长和张书记真的要强势倔起了?
燃翼的天,要变了吗?
这个疑问,不仅仅只是在那些平日不得志的干部心中盘旋,就连平时紧跟吴忠诚的领导干部们,也会在心里这么想一想。官场是现实的,紧跟吴忠诚,不代表就不去想今后的路——吴书记总不能在燃翼干一辈子啊!
吴书记在燃翼干了十五年,虽说这十五年并非只在县委书记这个职务上,但毕竟是十五年,毕竟干过副书记、干过县长,这样的情况,省里市里真的会一直无视吗?这一次,县委副书记不用本地人,而空降一个年轻的外地人过来,恐怕也是省里有所动作的预演吧?燃翼县这么多年一直发展不起来,省里市里对吴书记应该也不满意了吧?
新的教育局局长人选还没有急着讨论,而县里各中层干部都已经开始动心思了。有人盯着教育局局长的位置,有人想保住现在的位置。所有人都明白,吴书记这一次,肯定不会轻易罢休,而姜县长和张书记,想必也会乘胜追击,再攻克几个阵地吧?
谁都不希望被姜县长和张书记盯上,成为麻长风第二。
……
“张书记,您来了,请坐,快请坐。”县教育局副局长包红日紧紧地握着张劲松的手,一脸激动地晃动着,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子上了。
这是在荷花园大酒店的餐厅包厢里,包红日宴请张劲松。对于教育局局长这个位置,许多人都去找吴忠诚了,认为新的局长,还是要吴书记才能够决定;有些人,则是把希望寄托在姜富强身上,毕竟上一任局长是姜县长拿下来的;还有人看好张劲松的实力,认为在燃翼县真正能够和吴忠诚叫板的,还是张书记,并非姜县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