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王亮说这个话的时候,张劲松已经坐进了武云的车里。
“大领导怎么舍得下乡了?”武云开着车不紧不慢地跟着前面的商务车,笑嘻嘻地说道:“是不是知道我们这儿条件太艰苦,准备给拨点款发点学习资料文体用品啥的?”
张劲松扭头凝视了她几秒,一本正经道:“你黑了。”
武云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三个字,脸色顿时就不自然了,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像你天天在享受?”
张劲松就笑了起来,道:“在乡里也有段时间了,突破了没?呆会儿你多带点草莓回去,给孩子们吃。”
“哪有那么容易。”武云叹了口气,道:“我带草莓,你出钱吗?”
张劲松道:“这是肯定的,我要支持你的工作嘛。”
武云道:“我怎么听着这个话感觉怪怪的呢?你应该跟我小姑这么说才对吧?”
张劲松被她这个话搞得想吐血,岔开话题道:“你每天都给他们上些什么课啊?语文数学?”
“基本上就是语文数学,也教一点简单的英语。”武云脸上闪过一道难言的失落,道:“这边农村实在是太苦了,还是要靠你们想办法。等我走了之后,都不知道他们怎么继续学习。唉……”
张劲松明白她这个话的意思,她可以给一个村子捐钱建学校请老师,但那只能应一时之急,而非长久之计。一个地方教育事业的发展,不是靠捐助,而是要有一个长久、科学的发展规划。
燃翼县的教育问题跟张劲松没什么关系,可张劲松身为燃翼县的县委副书记,听到武云这个话,也感到脸上无光。只是,整个燃翼县的教育规划问题,不是他所能够决定的。他现在给别人的感觉,是想争取教育局局长的人选,只有他自己明白,教育局局长的人选他不能争,还得帮姜富强争——他和姜富强的结盟还不能破,要不然刚刚有点起色的环境便又会回复到吴忠诚一言定乾坤的原状。
燃翼现在处于一个特殊时期,教育局乃至于整个教育系统,已经成为了一个焦点,全县大大小小的领导干部们都在盯着这里全文阅读官路逍遥。燃翼的教育系统有许多问题,这些问题肯定要改善,但怎么改善,张劲松还不想提出自己的意见,他得尽全力支持姜富强。说得难听点,他现在都没考虑过怎么去改善教育问题,这并不是因为他不分管教育,而是,教育问题目前是一个武器,教育局是一个战场。现在的问题,是要打赢这一战,然后才能说其它的。
沉默了几秒,张劲松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燃翼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时间,急不得。”
“你这官腔打得越来越顺溜了。”武云笑着道,“其实吧,感觉你这人越来越没劲。要是以前的你,我跟你这么一说,你肯定得给我想办法,现在都学会打太极了。”
张劲松笑一笑,也懒得和她解释。他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真的对他不满,而是好不容易见到个亲人,需要找些话题来说而已。
……。
陈娟提前通知了家里,说是县领导要到家里来。她父母和哥哥嫂子对这个事情非常重视,早就准备得好好的。
陈娟原本只把武云当成了张劲松的侄女来看待,可经过王亮对武云那车的点评,再一看武云的相貌和气质,对武云的看重就增加了不少——就算武云不是张书记的侄女,也绝对值得结交。
“武老师不辞辛苦到燃翼来支教,我听张书记说的时候特别感动,特佩服。”陈娟笑着对身边的武云道,“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人民教师,可是,唉……武老师比我有勇气啊。”
“陈主任现在在更重要的岗位,做出的贡献更大啊。”武云笑着回应了一句,心想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知道张劲松会不会和她发生点什么。对于自己这位姑父在女色方面的控制能力,她是真的没有多少信心,可也不会帮着小姑去管他。毕竟,有些事情,管是管不了的。
陈娟心想这个武云说话的味道还真有点特别,摸不准她的性子,有心套几句话,看看她和张书记到底什么关系,却又怕弄巧成拙,只能把这念头闷在心里了。在她看来,张书记所说的侄女恐怕只是个托词,跟网上流行的干女儿一样,只不过比干女儿好听些。妈的,两个人都不是一个姓啊,还侄女!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