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04、会上撕破脸
时间飞快地过去,燃翼县里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要不了多少时间便会掀起巨浪狂波。
又到了例行的县委常委会召开的日子,这一次常委会别的议题基本上不会出什么岔子,不过有两个议题就特别惹人关注了。一个是劳动路那片旧民居的问题,一个是教育局局长的人选问题。
劳动路那片旧民居的问题,自然不再像以前那样提出个方案大家讨论通不通过,而是要大家集思广议,看看那一片应该怎么搞,哪怕就是当成文物保护起来,但也要发挥出相应的作用来。这是一个暂时还不需要下定论的问题,可能要开上多次会议才能够有个具体的方向出来,但也有可能这一次会议就能够一下解决好——谁知道吴忠诚是不是放出来的一个烟雾弹可实际上却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呢?
教育局的问题,则是一个摆在众人眼前再明显不过的问题,那就是简单的人选决定位置争夺。这就是一场立场鲜明的争夺战,如果吴忠诚重新把教育局局长的位子捏进了手里,那姜富强和张劲松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威风将烟消云散,大好的未来就将充满黯淡了。
这一场争夺战,双方都想赢。吴忠诚赢了的话,意味着燃翼县还是他的铁桶江山;吴忠诚和张劲松赢了的话,就意味着燃翼官场将会有一次新的洗牌。
大家都是领导,谁又不希望自己手里的权力大一点呢?
县委常委会如期召开,所有县委常委都到了,所有列席的也都没请假,没人愿意错过这一场争锋。有人想在这里面好好表现,有人想趁着这个机会浑水摸鱼,也有人纯粹就是想亲眼看一场好戏。
前几个议题都很顺利地过了,到劳动路那片民居的时候,讨论就激烈了起来了。
吴忠诚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对劳动路那片民居采取什么方案,所以这次的讨论只是纯粹的讨论,并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而且看这个架式,估计还得再开几次会才能够讨论出个结果来。不过,这次的讨论,还真讨论出了几个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吴忠诚本人倒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了些同志们这个积极性相当不错,以后的工作更好开展之类的话。
这个问题讨论过后就被推到了下次的会议上,然后教育局局长的人选这个议题就摆在了众人面前。
“教育局现在没人主事,这个事情老拖着也不是个事,今天就把这个事情定了吧。胜言同志,组织部有人选吧?”吴忠诚说话还是跟往常一样有力度,但却比以前有了一点小区别全文阅读修仙狂徒。以往的话,他不用说得这么明白,可今天,他却一开口就强调了要今天把事情定下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显露出来对姜富强和张劲松有点点忌惮了。
组织部当然有人选。那么多干部,他们年年都有考核的,对于领导干部的履历什么的,都是相当清楚的。而且,吴忠诚既然问了这个话,肯定就是已经和组织部长梅胜言之间早就商量好了。
这次的常委会上讨论教育局长的人选问题,多少还是显得有些怪异。虽说会议的议程早就发到各位常委手里去了,并不是在会上搞的突然袭击,可是在这个议题被纳入这次常委会之前,吴忠诚并没有和两位副书记事先沟通一下,而是直接选择的上常委会。
吴忠诚这么干,就表明他不想给姜富强和张劲松分出任何利益,却要强硬地把教育局长的位置捏在手里。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两位副手,别以为你们蹦哒了几下就真的会翻出多大的风浪,燃翼这一亩三分地,还轮不到你们俩来指手画脚。
别的常委并不清楚,这次常委会上讨论教育局局长人选,事先却没有经过书记会。所以,对于吴忠诚刚才的话,倒也没认为跟平时有什么太大不同。
组织部长梅胜言是相当清楚三位书记并没有讨论过这件事情的,不过,不管书记们讨论不讨论,反正他是紧跟吴忠诚的,也就懒得去看姜富强和张劲松了。
嘿,两位副书记同志,并不是我梅某人对你们不尊重,而是,我并不知道你们事先没有讨论嘛,毕竟我不是副书记,你们开没开书记会,我也不清楚啊——讨论人事的书记会,一般都要有组织部长在场,可你们真要不通知我,也说得过去的嘛。两位副书记同志,你们跟吴书记比,还差得远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