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06、惊人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众常委似乎谁都不想多一句嘴,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你所说出的话,那就暗示着你站队的方向。张劲松没来燃翼之前,这种队伍是没得选的,吴忠诚作为班子的领头羊,作为一言九鼎的大班长,迫使你必须的往后站,即便你心里不情愿全文阅读神武八荒。
大不了往外错开一点,反正你不能另起一列。
直到张劲松来了之后,确切地说,应该是张劲松在那次常委会上异军突起之后,这个班子,这支队伍,就有一些与往常不同的变化。这支队伍明显的出现了两排,现在就连县长姜富强都明确出列,统战部长周志忠也是紧跟其后,热闹了,真的热闹了。
这种变化,在燃翼县政界那可是地震加海啸加龙卷风了,在没有搞明白哪支队伍正步踢得好之前,与其多嘴,不如静观其变。官场嘛,不就是多听少说,装逼操蛋么?
乱世出英雄,这句话一点不假。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时候,却偏偏有人还真的出来当英雄了,周志忠这么给力,着实给了张劲松心里一个大大的惊喜。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周志忠上次已经和吴忠诚公开闹翻了,这次纵然不站在姜富强和张劲松这边,吴忠诚也不会领他的情。
这么明显的事情,周志忠不可能看不透的。
燃翼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是土生土长的燃翼人,名叫高德贵。按说,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一样,本地人出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高德贵就是以本地人的身份出任了纪委书记。由此也可以看出,为什么上面把这个本应由本地人出任才最合适的副书记职务,放到张劲松这个外地人**下面了。
以往的常委会上,只要不是涉及到纪委工作,高德贵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不怎么发表意见的。
这一次,就在大家都以为高德贵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的时候,高德贵却说话了:“我讲两句吧。刚才吴书记也说过了,民主集中嘛,那我也响应一下书记的号召。”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顿。
吴忠诚说民主集中的时候,谁都听得出来他的重点在于集中二字,现在高德贵重提他那个话,似乎就有支持他的意思了。虽然话不明显,但倾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吴忠诚的脸上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个高德贵,当初你干副县长的时候,我干县长,虽然咱俩偶尔有个小小的冲突,但也没有实质性的战争,这个时候你能站出来说句话,那我还真的没看错人。平日里开常委会你嗯啊的过去也就算了,但今天不一样,今天这炮弹连连,火光冲天,算你狗日的识相。
但人算不如天算,吴忠诚的重大战略性失误被高德贵随后的话无情的摆在了桌面上:“我是搞纪检的,管的是干部的问题,不管干部的提拔。但组织上提拔干部,我们也有责任搞清楚被提拔的干部有没有问题,如果提拔了一个有问题的干部,那就是我们常委会、是县委的失职了……当然了,我并不是说今天这三位干部都有问题,我只是要强调一点,上常委会讨论之前,对于拟提拔的干部,我们纪委也有一个程序要过吧?提拔干部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关系到县委的公正性,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实际利益,任何一个程序都不能忽视呀。这才是对组织、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当然了,我并不是说胜言部长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仅仅只是发表一下我个人的意见,就事论事,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再好好讨论一下。”
高德贵这个话说得确实相当在理。一般来讲,干部提拔的时候,纪委的作用只体现在常委会讨论通过之后,拟任干部的公示期的时候,那时候如果有人举报拟任干部,纪委的查证否决权就体现出来了。
但是,有一个大家都习惯性忽略了的东西。那就是,在县委酝酿提拔干部之后,组织部部务会讨论之前,组织部应该就拟上部务会讨论的人选和纪委沟通一下,确保拟上部务会讨论的同志中,在现阶段是没有被纪委准备调查或者正在调查的全文阅读阐教第一妖。要不然的话,部务会讨论通过了准备提拔的同志,却是纪委准备要立案调查的,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