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这次常委会开的热闹,大家听的热闹,“讨论”的更热闹。吴忠诚心知肚明,张劲松和姜富强这两个人别看现在闹得欢,早晚有他们的好果子吃,至于高德贵这个人,吴忠诚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纪委书记怎么了?纪委工作也还要在党委的领导下开展嘛。至于周志忠,都快要退下去的老家伙了,又能蹦跶几天呢?
所以,吴忠诚依然还是有信心的。这几个人在他眼里,无非就是进了一粒沙子,随便一揉,揉出来便是了。他经营了多年的燃翼县,不管是部委办局还是乡镇,哪里不是他吴忠诚的人在作主?
领导之所以是领导,之所以能够一言九鼎,不仅仅只在于本身的职务,还需要下面人跟着指挥棒走才是王道。你姜富强和张劲松闹得再欢,在常委会上再怎么搞风搞雨,下面行局和乡镇对你们两个人的指示阳奉阴违,你们又能如何?
说到底,还是要手下有人啊!
但吴忠诚也深知,县长和县委副书记的联合会预示这什么。而且,开一次会,张劲松就会收一个人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包括自己这个书记在内,共十三位常委,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有绝大多数是向着他靠拢的,但现在的这种势头非常不好,自己如果不花点心思去整理一下,日后肯定会出大乱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防微杜渐的道理,吴忠诚还是明白的。
好在,这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张劲松并没有得意忘形。他知道,他只是在燃翼县迈出了小小的一步,甚至连一小步都没迈出,这么个斗法也不是办法,总归有个解决的方案,同时也不能让吴忠诚下不了台。毕竟吴忠诚是书记,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闹不好会发飙的,而且,副书记太嚣张了,对班长太不尊重了,市里也会有意见的——毕竟他是个外来户啊。
张劲松挪了一下**,摆正了坐姿,眼睛一咪,道:“刘部长说的很有道理,正因为我们是为了孩子们负责,才不能这么马虎大意。我提个建议啊,在座的常委们都花点心思,帮胜言同志减减负,大家都推荐个人选,供组织部门再研究研究。大家觉得怎么样?”
这是张劲松打了一个群众牌,他让在座的常委们每人推荐一名人选,然后讨论,这对于各位常委来说那可是个好事。这种好事竟然能轮到自己头上?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张劲松这么说,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在吴忠诚一言九鼎的时代,组织部长都培养不了什么嫡系干将,其他的常委在人事问题上就更别想有什么话语权了。现在,难道真的可以像别的区县那样,在人事问题上,班长吃肉的时候,大家也能够喝口汤么?
不过张劲松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其他的常委们就看到希望了。这是对他们身份的肯定,也是最实际不过的权力,哪怕就是再紧跟吴忠诚的人,此时也有一点点动心了。说到底,当官就是管人啊。
姜富强眼前一亮,这个张劲松果然不简单,他这样一说,剩下没说话的常委就算是嘴上不表态,心里也肯定乐开了花。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教育局长正好选了一个自己推荐上去的人,那自己这个常委可就开了花了。就算选不中自己推荐的,但自己能够在会上提个名,那也是一种拉拢下属的好手段啊!
张劲松的这个办法姜富强是一百个同意加赞成,不过身为副书记、县长,是排在张劲松前面的,自己也不能把姿态放得太低,否则自己的威严就会遭到挑战了全文阅读网游之全职跟班。他用眼睛扫了一圈,接过张劲松的话,道:“劲松同志这个提议很有意思,我认为是可行的。不过,我还需要再强调一点,在座的常委们一定要认真对待这件事,教育事业无小事,人选的推荐要本着对组织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要不偏不倚、公平公正。啊,还有一个,抓紧时间。”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吴忠诚,笑了笑,补充了一句:“书记,您看?”
吴书记在心里把姜富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你**的还让我看,我看个鸟啊,你这分明就是替我做了主了。但随后一想,这样也好,张劲松不是让各位常委们都推荐人选么,那就推吧,到时候定夺的不还是我?你个三把手副书记说了还是不算的,同意了张劲松的提议,就说明我民主,大度,在常委们面前也不至于小家子气。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