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08、乐极生悲
张劲松听到了包红日的声音,但他却头都没抬,似乎从鼻子里钻出了一个声音,又像是没有什么发声似的。
这是典型的领导学习时间啊最新章节超级贴身保镖!包红日心里有些慌了,擦,这是要闹哪样啊?不能够啊!上次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摆出这么一副领面冰霜,霸气外漏的样子了?他用心想了想,貌似最近没有得罪张书记,也没有干什么不靠谱的事儿啊。
好在包红日也不是那种刚进体制的愣头青,瞬间心思电转,努力恢复了平静,至少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表现。他甚至还安慰了自己一下,或许,领导正在忙大事,并非在用“领导学习时间”这种招数呢。
虽然心里在给自己打气,可包红日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直挺挺地站着并不美观,可张劲松没发话让他坐下,他也是不敢坐的。于是乎,他就只能不着痕迹地移动了一下脚步,在离张劲松办公桌一角不近不远的位置站定,垂手低目,等着张劲松说话。
他这在这个位置,也是有讲究的。如果张劲松想理他了,和他说话的时候就直视前方,也不用抬头去看他的脸,因为他没有挡在张劲松的正前方,而是侧方向。如果挡在了正前方,那领导坐着和你说话,岂不是还要对你仰视?
包红日不知道自己这么站对不对,他只是依照自己平时对下属时的心态来琢磨领导的心思,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么站,总比站在领导正面要好,更比不经领导同意就直接坐下要好。
其实张劲松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无非就是拿了一个市里的文件浏览了一遍。现在这种时候,他可不想表现出多么想见到包红日的意思,所以就用“领导学习时间”先冷他一冷,让他心里打个鼓,这样自己后面的话就好说了。
刘浩敲门进来,给包红日端来一杯水,一句话没说又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安静得可怕,似乎连空调的声音都被吓得小了许多。
包红日站得心里越来越紧张,也不敢看时间,保持着这个姿势相当累,背上已经起了一层细汗。
终于,张劲松学习完了,放下手头的文件,看了一眼包红日,面无表情嗡声嗡气地吐出了两个字:“有事?”
这个时间点张劲松把握的很好,不长不短,既不让包红日等得太慌张,又体现出领导比较忙。张劲松问了这一句,就把目光盯到了桌子上,**在座椅上往后挪了挪。他不想站起来,也不想跟包红日一起坐到沙发上,这个包红日,现在还没到有这个待遇的时候。
包红日赶紧道:“张书记您好,打扰您了。最近有些工作,想跟您汇报一下。”
“唔……怎么,你们教育战线上又有什么事情?”张劲松这个话像是在责怪,又像是在主动关心。
包红日来的路上在脑子里盘算了几百遍,见到张劲松了自己怎么说,可真见到张劲松之后,经历了一个“领导学习时间”,不但没有再好地调节心思,反而更加紧张,差点就搞得大脑里一片空白了。
这个在官场老油条,面对年轻领导的时候,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鸭梨山大。
好在,他只是差点脑子里一片空白,倒还没有真正一片空白。所以,张劲松问话,他赶紧直了直腰板,一脸讨好地笑着说道:“是这样,我来就是给张书记汇报一下近期工作的。前两天,省教育厅给咱们县里的中小学支援了两百台教学用的电脑,这几天局里都忙这个事呢。”
具体的工作,包红日真不想多说,其实他今天来的目的,他自己最清楚。领导的时间很金贵,这具体的工作汇报多了必然会耽误太长的时间,这种分秒如金的难得机会,他不会放过,所以只说了一个工作便抬起头看着张劲松,等着他的指示最新章节末日小兵。
张劲松明白包红日的意思,什么**的汇报工作,教育局的工作你直接找分管副县长去汇报就是了,跑到我这个副书记这儿来算怎么回事?嘿,教育局长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好争取的啊!
不过,张劲松没有因此而对包红日有什么不满。毕竟这个事情吧,包红日也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他这个副科级可是实打实的,而且熟悉教育战线的情况,说不定就能够搅浑一潭水呢。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