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11、窝边草还是先得月?
吴忠诚在祥云宾馆把游戏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县委常委、副县长陈从水却在吴忠诚办公室等得心惊胆战。上次常委会上,这个身为县委常委角色的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不是怕张劲松的强势,而是那种情况下根本插不上嘴。当然了,陈从水没有及时说话,也跟他的位置有关系,毕竟他是副县长,是受县长直接领导的。
燃翼县共有十三名县委常委。其中县委这边是七个位置,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统战部长、政法委书记、县委办主任;县纪委有一个位置,书记;县人民武装部有一个位置,部长;县政府占了四个位置,县长、常务副县长、另外还有两名副县长。陈从水就是这两名副县长之一。
在会上没有对吴忠诚表忠诚,那么会后就必须找领导汇报一下工作了。可左等右等就是见不到人,问吴忠诚的秘书,秘书说吴书记有事,具体啥时候回来他也不清楚。无奈,第二天一大早,陈从水赶在上班前就来到了县委全文阅读巫在异界洪荒。
陈从水能够当上副县长,是全靠吴忠诚的,能够进入常委班子,也是吴忠诚帮他活动的结果。如果得罪了这个吴忠诚,那他陈从水的日子就没以前那么好过了。所以一直以来,陈从水都是跟紧吴忠诚的,这种紧跟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上次常委会上他没有表态,生怕吴忠诚怪罪了他,那对于他来说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赶在这个时候来找吴忠诚,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起码能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
相比于刘爱琼的汇报方式,陈从水就显得大众化了很多。
吴忠诚对陈从水确是有意见了。一个在常委会上坚定不移支持自己的人,突然有一次没有说话,那行为简直就是背叛!妈的,养只狗还知道叫几声,陈从水这狗日的就是个白眼狼!
“书记。”陈从水一脸讨好的笑,对吴忠诚打了声招呼。
吴忠诚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前方,脚下不停,面无表情道:“有事?”
陈从水心里一紧,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吴忠诚还真对自己有意见了。好在自己还是来了,如果不来,这事可就真大了。
吴忠诚见到陈从水,心里那个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时候知道来表忠心了,早干嘛去了?开会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放,老子还是一把手呢,你就想着去舔姜富强的**?哼!
陈从水跟着吴忠诚进了办公室,一副低三下四的摸样,笑着对吴忠诚道:“有些工作想跟书记汇报一下……”
吴忠诚是很想刺他一句,让他有工作去跟县长汇报,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现在是多事之秋,尽管看这家伙不顺眼,但也不能真的把这家伙推到对面去啊。
陈从水眼见吴书记坐到办公桌后面去了,却没有叫他坐。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痛快,就算我是书记,就算我是被你提拔起来的,可我这些年帮你做了多少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老子怎么说也是堂堂县委常委,一大早跑到你办公室门口等着,这么端正的态度,你居然还把我当个科级干部对待,你还真以为燃翼县是你一个人的燃翼县啊!
妈的,你吃肉的时候汤都不给我们喝一口,老子这些年帮你做了那么多,也已经仁至义尽了!
虽然心里满是怨气,但陈从水却不会表现出来。他继续站着,真的汇报起了工作:“是这样,书记,望燃高速今年是没希望了,不过我们可以多搞几个乡村公路,到交通厅跑一跑,说不定有点希望。听说花洞县、九山县今年已经开始跑了,都跑得有点眉目了。我这边准备了几个方案,请书记定夺。”
吴忠诚猛的抬起头,一脸冰冷地盯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从水同志,你也算是县里的老人了,有些工作一定要赶在前面,不要事后诸葛亮,临时抱佛脚。兄弟区县都有眉目了,你这边还没有一点准备,交通工作交给你,我看起码拖慢县里五年的发展速度!”
“是,是,书记批评得是,都是我工作没有做到位,我向书记、向县委检讨。”陈从水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吴忠诚这种家长式的作风,听他一骂,就吓得心里那些怨气都差点消散掉。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