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县委组织部部长梅胜言坐在吴忠诚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面前摆着秘书给倒的一杯茶,他没动。
在吴忠诚的办公室里,梅胜言从来不喝水,也不抽烟。倒不是因为他在吴忠诚办公室里放不开,而是太放得开,所以他才比那些真正放打开的人更善于注意细节。
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或许正是因为他对细节的注重,对他走到今天这样一个位置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梅胜言选个周六来吴忠诚的办公室,他要跟他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顺便增进一下跟领导的感情。周末是休息日,梅胜言得知吴忠诚这个周六在办公室,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往往在周末,又在办公室里,领导才能跟你像聊家常一样的讨论工作,而非那种纯粹为了工作式的工作。
两人说了几句没营养的废话,吴忠诚便把话题引到了教育局局长这件事上。吴忠诚对梅胜言的放心就来自于这个组织部长善于察言观色,善于在关键时刻博取领导的欢心,比如上次到邻县找了个女学生这件事,吴忠诚就对梅胜言的表现非常满意。
不过,满意归满意,他总不能让梅胜言太过于飘飘然。适当的压一压,对自己的地位和威严还是很有好处的。
御下之道,无非恩威并施。
“胜言啊,教育局……还是要尽快有人负责才行。这个事情,你是怎么看的?”吴忠诚故意让梅胜言发表一下意见,其实在他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主意,只是他想听听梅胜言的意思,虽然他的意思对自己来说可有可无全文阅读修仙狂徒。
梅胜言一愣,书记这不是想让我表一下忠心么?而且上次常委会都定了,每人推荐一位,道现在了又问我这个问题,妈的,这老小子想干啥?妈的,以前众常委们在人事上没有发言权的时候,从没见你这么问过,都是直接下任务,什么组织部门要抓紧考察啊之类的,现在居然这么好说话了?
看来,还是要有外部的压力,你才舍得给自己人一点甜头吃啊!
梅胜言想明白了这一点,心里那感觉别提有多复杂了。他和姜富强张劲松等人本应是在敌对的阵营,可他今天能够有这个超规格待遇,也是拜姜富强张劲松等人给吴忠诚施加的压力所赐,说起来还要感谢他们呢。
不过,纵然这个事情按道理说应该感谢姜富强和张劲松,可梅胜言也不至于真的心存感激。他只是有点感触,甚至就连这些感触都没有表露出来,微微一笑,欠了欠身子,对吴忠诚道:“书记,这件事还是要您拿主意。我这边一定会坚定不移地贯彻您的意志,组织部始终都是党委的部门嘛,这事您定夺就是了。”
在这个环境下,梅胜言说话就力求直白和肉麻了,不需要讲究什么艺术性了。
吴忠诚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觉得,只要是梅胜言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自己这两天琢磨的路子就好走多了,当然,梅胜言也不敢不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他现在就是个组织部长,虽然权利不小,但还是自己的领导之下的。
张劲松现在的光芒四射,让吴忠诚不得不在教育局局长这件事上动一动脑筋。他既要把教育局局长这个位置拿到手,又的让张劲松说不出别的来,而且更重要的是打断张劲松和姜富强的统一战线。虽然自己损失了一点,但撒一把米,抓两只鸡的好事,吴忠诚还是很乐意去做的。
做班长的,干事情的时候还是要讲究个方式方法,既然以前那种吃独食的搞法行不通了,那就改变策略,抛点小恩小惠出去。两桃杀三士的效果估计是很难达到,但分化对手的联盟,应该问题不大。
吴忠诚看着梅胜言,嘴角上露出很难察觉的笑容,慢条斯文地说道:“胜言啊,咱们这个班子……虽然我是班长,但也不能什么都我说算,民主集中制还是要讲的。”
梅胜言有点懵,书记这是怎么了,这话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看书记的表情又不是开玩笑。梅胜言不敢乱说话,只得放低了姿态,一脸严肃地对吴忠诚道:“讲民主,更要讲集中嘛!”
这个表态,算是相当用心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